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九百二十七章 死愿行仆
    赛柔没说心愿行仆,而是死愿行仆,狄冲霄心知必有奇异,来到门前,七人入眼的一瞬就察觉到七人体内满蕴死气,按理早就该是死人,可外相上一切如常,眼、发、肤生机皆存,不受死气暗蚀,绝非活尸一类。若非狄冲霄曾在神殒荒原与黄泉灵脉尸水蚀魂沼有过交集,绝无法在呼息间察知这一古怪。

    七人为首者是一老人,并不进屋,给赛柔行礼。赛柔忙过来托起老人,为狄冲霄逐一介绍。七人分以绝一至绝七为名,行止间与其说是主仆,更像是亲人。赛柔挥退所有无关人等,将狄冲霄来意说了。事关人世灭劫,七仆慨然应诺,旦凭小姐吩咐。绝二是个老妇人,极知人情世故,见狄冲霄眼隐犹豫,立知他还有些担心,便自顾将各人身世与心中感叹说了。

    这七仆,皆是因来生愿而来的死愿行仆,无一是赛柔强逼、威迫而成,各有悲痛往事,各有相合八分心愿神魂最大禁忌来生愿所指定的七种死愿。当年七仆悲凄求助无门,是赛柔以八分心愿替他们了结了心愿,事后自愿接受神魂束缚,成为非死非生的死愿行仆。这些年来,七仆对生不生死不死的滋味早尝够了,若非欠着赛柔的恩情,早去寻只拥有破禁兽赋的强兽自我了断了,今天听闻来生愿即将起行,实是喜出望外。

    赛柔是最知七仆心中苦楚之人,然而死愿行仆是神魂八分心愿专为最大禁忌来生愿备下的,是神魂天成玄奇之一,纵是她这主人也无法移改,只能是如亲人般善待七仆。今生能有机缘以破散人世灭劫为来生愿,无论是对七仆还是对赛柔,都是一个渴求不得的解脱,也是这一生最引以为傲的无上荣耀。

    绝一看向狄冲霄,道:“狄神将,我那孙儿若是没死于邪人之手该与你一般大了,也会是个热血好男儿。老夫早活够了,就是欠着小姐的恩情才苟活至今。原以为要等到小姐老死的一天才能长眠,没想到今天等到了机缘,真是可喜可贺。咱们七人就盼着还清恩情,解脱自在的一天,还请狄神将千万不要推脱。我们七人每回夜梦也都是在渴求着归于黄泉的一刻。活着才是痛苦。”

    狄冲霄轻语:“有恩必还,老伯与我一般。你们与柔小妹之间的交换与我无关,今天是我的心愿令七位走上必死的黄泉路,所以若有什么心事未了,我必将办到。”

    绝一道:“心愿早了,与人世再无牵挂,唯欠小姐。老夫虽是仆人,可一向视小姐如亲生孙女,希望狄神将他日看顾小姐。”

    狄冲霄道:“必定办到。大婶,你呢?”

    绝二笑道:“小姐对我极好,想吃什么穿什么,说一声就必定会有,没什么心愿了。嗯,非要说的话,小姐的仆人是个老太婆可不好,不知狄神将能不能办到。”

    此事上,狄冲霄正有一个法子。狄冲霄离门而出,幻现恢复神系灵源加以切分,拟现玉无暇独有的灵源神技生命年轮。指蕴灵光,轻轻点在大婶眉心。

    十数之内,五六十的大婶回还为三十妇人,颇有风韵。

    绝二拿出镜子一照,惊道:“绝非幻像神技,狄神将果然名不虚传,此种逆天之事居然也是弹指既成。我那老头子地下见了我,真是能开心笑活了。”

    狄冲霄道:“原本此一神技需要天地灵珍调和才能免去夺命反噬,可大婶既非死人也非活人,也就不用了。”看向绝三,道:“大叔呢?”

    绝三挠挠头,道:“绝二说得对,小姐对我们极好,想要什么都有,我这脑子实在想不出……啊,还真有,大叔一直想尝尝邪灵兽都是什么滋味。有些难为人呢,都是算了。”

    此事更易。狄冲霄从幻形袋中取出得一根大号带骨肉与白玛特配的各色酱料,为大叔烧烤,并附赠一瓶千年醉灵酒。

    带骨肉是于赤灼池新得到的,且是一整只邪灵飞羽,是雀鲲大鱼哥为灵技龙门跃准备下的幻形兽身之一,用完就不管了,且临行前也有言池边与池里的东西都送给小弟弟,狄冲霄自不会客气,一概收罗,半是自用,半是灵灵的兽食。

    余下四人在自身事上都没什么未完心愿,可这些年来皆收养了些孤儿,原本是想交托给身边人的,既然机缘在前,也就都希望狄冲霄能代为照抚。

    狄冲霄无不应下。他日,孩子们会在华芳城康健成长。

    四仆皆知狄冲霄一向言出必行,再无心事,陪着绝三喝酒吃肉。狄冲霄只管为七人烤肉,间中闲聊家常,毫无半点心痛。

    文家父子观情听音就知狄冲霄毫无伪饰,尽皆心里并不认同此种暴殄天物的行为,可无碍心生敬佩。要知邪灵兽肉实是灵食一道可遇不可求的灵料,换了旁人,珍藏尚嫌不及,哪会如常肉一般让人吃饱为止,这份气度,便是两大宗宗主也远远不及。不多时,酒足肉饱,七仆告辞离去,当赛柔做好起行所有准备之后,就会毫无怨悔地踏上必死之路,盼着能在死前走大运,给主人寻到一些与心愿有关的小线索。

    赛柔道:“此事至重,小妹准备妥当后就会起行。然而来生愿不比它愿,少则数月,多则一年方能暂回,期间能不联络最好不联络,还请大哥耐心等待。”

    文康泰皱眉道:“我都是不放心你一人去,左右是替狄大哥办事,当然是要先办最要命的事才见诚心诚意,一道去吧。有狄大哥做倚仗,有宣冷幽、龙王女、官神将关照帮助,家里事有父亲就足够了。”

    赛柔甜甜一笑。

    狄冲霄道:“这才像是好男儿会说的,柔小妹没看错人,我也没看错人。文大少,准备将家人安顿在哪里?”

    文康泰道:“原本还要再想想,如今就先去小柔族里寄住一年。狄大哥定不会薄待小弟,有了幽秀供给各色魂器灵食,小弟就能开个货场。”

    狄冲霄道:“好是好,只不过若是柔小妹家里人欢迎你去,你先前就不会说要再想想了。柔小妹定是顶着族里悔亲的意思一意跟着你,彼此间定然闹得很不愉快。”

    文康泰笑道:“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狄大哥,墙倒众人推,人之常情,赛伯又不是族主,哪里做得了主,如今不同了,有狄大哥撑腰,小弟底气十足。”

    狄冲霄道:“可到底还是要向彼此看不顺眼的人低头细声,不能白让你叫一声大哥,去华芳城吧,那里我说了算,文家想住哪里就住哪里。文老伯,听说你与越皇一族关系不错。”

    文父回道:“当初机缘巧合助力越皇登位,这些年来也多替越皇往来办事,关系相当不错。也正是有着这一层的顾虑,族里那些人才不敢明着下死手。”

    狄冲霄道:“就请文伯做回暗使,我有心要去越皇宝库转转,只要条件不违我的心念,再大都可以商量。柔小妹,在准备来生愿的空闲里,能先以八分心愿做些别事么?”

    赛柔道:“可以,但不能超过棘手品等。狄大哥还有何事?”

    狄冲霄取出得自文康泰的美人偶,道:“文大少该还记得这东西吧。此物确是千年前巧胜仙亲手雕琢而成,但并非原物,原物雕琢成后自生灵通,空界移挪了,巧胜仙只能仿雕一个放在宝库做为记念。柔小妹,此物底蕴与世间无危,但因着某些原因我绝不能说。我也不是要找到她,只要有她的消息就成。这要怎么定心愿才会足够简单?”

    赛柔道:“有消息就成,这样来定心愿,狄大哥又犯了先前那‘一切’饰语的错失,消息的分类可比咒怨还要多,既然大哥无意得到,那就以有没有缘相遇来定心愿。简单一类。”

    狄冲霄道:“相逢一笑擦肩过,也是三生轮转缘。就这么定了。文大少,收拾东西起程,先去越国皇都腾猿城。不走大道走荒野,我给你收罗一些建祖居的好兽料。”

    文康泰大喜,转身出屋,召集家人下属,传令收拾东西准备起程,不重要的东西一概丢了,务必将包裹与魂器尽可能地空出来。

    过得一会,厉醉枫两女抱着灵灵回转,颇是从文家所占灵地那里得到不少上品玉石,甜美笑容中又透着些怪趣。狄冲霄听完经过捧腹大笑。原来东西不是抢的,也不是换的,文家卫守在灵地的灭神师们见着灵灵如同见了鬼一样,呼天喊地,各种怪叫,连滚带爬地逃了个干净,厉醉枫两女拦都拦不住。

    堂堂文家最强战力,小虎尊只是打个哈欠居然就全都吓尿了,文父既觉解气也是满心尴尬,换了亲子主事那会,岂会没用可笑至此。

    小半个时辰后,文家收拾停当,排成队列,跳上由维朵提供的花灵器轮滑飞马,离村向西南行去。过得五六里,文家人越发惊奇,这一从没见过的古怪灵器渡水如履平地不算什么,速度惊人也不算什么,世间有很多魂器车能做到,可上高山居然和下陡坡一般快速便利,毫无任何阻滞。直到轮滑飞马顺着直直断崖轻快而上,文家人由惊奇而纳闷了,分明是以轮子为主的魂器,怎么就能直滚而上呢?

    傍晚时分,一行人已离出金玉原千多里。狄冲霄选了一处平地,于荒野露宿,留下厉醉枫两女搭建临时营地,带着灵灵去了荒野,很是闹腾了一番,带回一大堆美味兽肉。大半是灵灵的,小家伙看着小,胃口大到惊人,换了一般人,真是忙到死也喂不饱小虎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最强反套路系统〕〔网王之冰封王座〕〔全球通缉:宝贝,〕〔情到深处是沧桑〕〔西游之大娱乐家〕〔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和宿敌奉子成婚后〕〔带着超神系统吊打〕〔万界建道门〕〔首长红人(我的绝〕〔天朝远征异次元〕〔名门二婚:墨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