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云北去慕星辰季〕〔坏总裁的枕上盛宠〕〔重生八零:家有媳〕〔乡村极品妖孽〕〔天降我才必有用〕〔九零奋斗甜军嫂〕〔最强医仙混都市〕〔穿越之千丝万缕〕〔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早安,苏医生〕〔第一战神〕〔全能影后:云少,〕〔太古剑尊〕〔阴倌法医〕〔都市之最强仙帝〕〔雪落关山〕〔九零美发人生〕〔八零福运娇娇女〕〔不朽神帝〕〔主播小傲娇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九百二十一章 神族一支
    神族领头人万万没想到狄冲霄能从赤灼池中安然而出,面色铁青,心里终是对今回复生族人之事不再抱有希望,但并不觉着己方会败,对着身后手下挥挥手。纵然神光相当,神族中人哪会将没有生命的火灵傀儡放在眼里,各展神魂,各用魂器。

    狄冲霄夷然无惧,左手寒晶剑,右手破灵剑,独挡前方。厉醉枫操纵百余傀儡化做一个兵阵,将池边围住。艾德华带着维朵、芙瑞琳退入兵阵中,操纵满蕴火灵的泥土化做极为灼热土人傀儡,攻守皆是不足,却能牵制骚扰,为厉醉枫争得最多的剪纸时间。对艾德华来说,赤灼池地域也是大占地利之处。

    淡如兰已不在试图摆脱束缚,静静看着,眼现忧虑与怯惧,神使根本就无法撑控局势,再这么下去,自古就隐在兰芳背后的阴影必会现身,到时一切就都完了。

    眼看着双方死战一触即发,一人突兀出现在池边,身形修长,四十上下,一身赤袍,双眼冷厉。

    来人看着与普通人一般无二,可在他出现的一瞬,火灵傀儡与土灵傀儡尽皆散作火浆与土粉,连赤灼池也没那么热了。

    狄冲霄与老十魔、生不灭、空天合、任水心、神主、秀仙梦皆有过交集,也与树祖、玉祖、育花老祖、鱼哥这些魔神品的强横存在打过交道,识见之广博,同代英才中只有了了数人可比,见了此人手段,立时明白绝非尊神境的尊神意蚀,是极神境才能修悟的极神意缚。来人极强,狄冲霄毫无畏惧,对众人轻语一声极神。

    那人之后又有十余人现身,尊神二,余皆是圣神。

    前后两拨人加一起,除去十魔会与光明宗,已然足以匹敌天下任一宗门,艾德华不禁手脚发冷,兰芳地域竟隐有此惊人宗门,却又是毫无人知。

    狄冲霄退到池边,以灵光奇变破散极神意缚对厉醉枫四人的影响,示意四人不必太过紧张。面对毫无可能战胜的对手,面对远远超出事先预计之外的意外变化,艾德华不知狄冲霄还有什么法子应付,可一向极是信他,也就不再烦恼,转而思索要怎么才能逃出死地。

    新来之人一脚踹飞原先领头那人,厉色喝道:“既然测出他是复生少族主的稀世活祭,居然还敢自作主张,事后再惩治你。”转过身,又道:“狄冲霄,本人一向隐居苦修,极少过问外事,对你的事有所耳闻,却没想到你会是本族等候千年的相合之人,我儿复生有望,这世间重归神族掌中的一天终于来到了。”

    狄冲霄道:“终于来了个说得了话做得了主的人,远古亡魂,你口气是不是太大了些?神族十二支,你想掌握世间也要看看其余十一支答不答应。别的我不清楚,游姓一支绝不会屈于你之下做狗为仆。十二神族有三支毁于四千年前,你必是毁灭三支中侥幸逃生的人。天下玄奇神魂无尽,你多半是隐觉不妥,便预先做了重生的安排。”

    新来之人道:“非常好,才慧上也很相合。你的消息没错,神族十二支,四千年前毁去三支,本族就在其中。本族酉姓。”

    狄冲霄道:“酉族主,我很好奇,以你们的实力与势力确是称得上惊世,可根本就不是天地四极任何一位的对手。远古虽没有等同于魔皇的存在,可相类天地四极的强者多少还是有一些,凭你们哪可能越过这些强者至尊天下。”

    酉族主道:“小子很会探消息,反正你将成为我儿的活祭,告诉你一些也无妨。太古之时,得到天神恩赐,天地间有十二个人同时神系觉醒,是为十二祖神,灭神师的历史就是由十二神族开端并谱写的。也就是说,现世所有能神系觉醒的人,其体内都有十二神族的血脉,这就是血脉传承的根源,没有神族,天下就不会有神系觉醒。”

    有其主必有其仆,狄冲霄总算知道先前那些人的狂傲自负从哪来的了,放声大笑。

    酉族主道:“笑什么?是觉着本族主虚言骗你么?”

    狄冲霄道:“不,我相信族主说的全是真话,但实在过于可笑。你们啊,不过是十二个灭神师的后人,非要说不同,就是先人们不过是这片大地上第一个觉醒的人而已,只是先人们在灭神天阶上比其他世人先跑了一步罢了。然而后人不肖,整日沉浸在先人的光辉中以神裔自居,终在某一日跑得慢了,让后边奋起直追的英才给赶上了,嫉妒与不甘并没让你们清醒,反而变得心灵扭曲,狂傲自大。祖神后人,就让我这个后世小子对你说一说灭神师的基本:灭神师之所以能觉醒,不是神的恩赐,是内心那强烈璀璨到如太阳般的火热信念;灭神师之所以能无限强大,是能以命坚守觉醒心念,虽死不悔。你们这些远古亡魂是复生了,可当初无法成为灭神至尊,如今也做不到!我会是无上至尊,亲手粉碎你们的骄狂傲慢!”

    酉族主道:“好到妙,我儿一向认为十二神族太多,至尊只能有一个。”回身道:“尚存三杖摆渡兰瓣,除去我儿,还有两人可复生。摆渡兰瓣变生不易,错过这次机会,少则三五十年,多则千年,那两个女人抓到养个百年也没什么,三弟,五弟,你们有什么想法?”

    两尊神齐声道:“族主所想极是,一切听族主安排。”

    “大族老与七族老的神魂更为重要些,淡如兰,一年前令你寻的活祭办得如何。”酉族主对着赤灼池弹出一点神光。

    赤灼浆船挨了撞击,左右强猛摇晃起来,最终将淡如兰甩了出去,平稳落在岸上。

    淡如兰道:“回禀主人,办妥大半,唯有族老相合难寻,纵有一二也只是勉强。神族至重,老奴岂敢敷衍,深思之后便暗育孤幼,不出十年就会有合适活祭。”

    酉族主道:“也算你尽心,就先容你多活十年。”

    狄冲霄寒声道:“老国师,兰芳皇权上的事,我懒得理;复生神花只有一株,你争我夺无可厚非,我也没打算在此事上为难你。暗养可怜孤幼为活祭,此事便是魔道凶邪也多有不为,若你心中还有愧疚与良知,现在立刻跳进赤灼池里,人死万事消,否则我必杀你。”

    淡如兰叹道;“所以老夫先前奉劝狄神将杀了老夫。”

    狄冲霄道:“那就当你一意为恶了。酉族主,依你所说,摆渡兰瓣变生极为不易,你能等到复生的一天真不容易。”

    酉族主道:“的确相当不易,神花每回花开,只当双数朵花时才会有摆渡兰瓣变生,意喻有来有回,然而花开成双,百回无一。”

    狄冲霄又道:“若无意外,神花的存在该就是你那复生安排中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

    “你与我儿果然一般聪慧,可单有复生神花并不足够,皇兰一族的始祖就是安排下的花奴,所以皇兰一族才会知道神花隐秘。然而花奴在得到神族毁灭的消息后就背叛了,抛弃神令,独占神花,最后就只留下了种种含糊传说,及那可笑的守护神花的先祖使命。好在背叛一事早在本族主预料之中,别有安排。小子,你想知道的事本族主都回答了,现在是你自愿坐上兰船,还是要本族主出手?”

    狄冲霄道:“我倒是想打,可哪里打得过你。只是我这个人的命极硬,区区一朵花船,未必就能载得走我的魂。”

    酉族主道:“此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来人,祭骨。”

    一人应令上前,手里捧着一个灵晶团,内里保存着一截断骨,是连肘右手。那人将灵晶团放到花根前,灵晶自行散碎,残骨落地,不一会化作泥土。彼岸幽芳闪现灵光,须臾,一朵摆渡兰瓣飘落地面,化做一条小小兰船。狄冲霄对着厉醉枫、维朵笑了笑,跃到兰船里坐定,悠哉哼起小曲。兰船灵光四变,可狄冲霄除去神光弱降不少外,别无异常,活得好好的。

    酉族主道:“灵光奇变果然不同凡响,只是你以为能与神花灵光对抗多久?”

    狄冲霄道:“绝不放弃、至死方休,我一向如此。大族主,反正我没法撑太久,为什么不再多聊聊。看好你身后的人,我现在可是连防御也没法做到,他们要是乱出手,兰船坏了还有备用,我要是死了,你儿子怕是要等上万年才有可能复生。”

    酉族主挥手示意族人远离退后,道:“狄冲霄,你还想聊什么?”

    狄冲霄道:“说来游姓一支我接触过,还杀了他们派在人世的棋子总管游一半。你就说说另两支都姓什么,有没有复生安排。还有,你这一族复生的人都在此处了吧?”

    问的事很有些蹊跷,酉族主终是心下起疑,可又想不出狄冲霄还能有什么隐手,看向淡如兰。

    淡如兰会意,道:“此子只是带了两人前来无误,赤灼火池一事,老奴也只是听令而行,并不知所有安排,他就更不会知道了。”

    酉族主心下释疑,可还是觉着不太对,对着身后族人挥挥手。神族中人四散探察,然而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狄冲霄看向艾德华,笑道:“艾大少,瞧瞧,亏他们有脸夸口说自己是神族呢,我看他们的祖先必定是幻形神系寄魂类神魂,兽魂是鼠兽,喝口水都要一惊三疑。”

    艾德华本是愁得不行,可还是忍不住笑了。

    酉族主半点不气,然而源自魂灵深处的狂傲委实无法忍受挑衅。冷哼一声后,酉族主依着狄冲霄的意思聊了起来。反正对面人都是要死,也就毫无隐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一线黑粉〕〔崇祯窃听系统〕〔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湛蓝史诗〕〔Boss,夫人又把人〕〔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劈天斩神〕〔秦时明月之天明崛〕〔反派的正义之路〕〔娱乐圈模范家庭〕〔从超神学院开始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