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九百零八章 遇逢雨兰岛
    光明纪六百五十五年十一月七日,或许是有邪灵海兽于海底斗战,或许是海底有强猛灵劫出现,兰芳国东界边界海域天翻地覆,惊人海啸一重覆一重,尽毁兰芳卫军用以警戒海兽的浮海岛。更为麻烦的事随之而生,万千海兽兽群借浪涌强攻撕裂沿岸地陆,化平地为海域。若是任由海兽夺地化海,不消一月,兰芳地陆必将缩减七成以上,等同于灭国。

    东界边界没有足够分量的强大灭神宗族,单凭卫军之力难以支撑,兰芳女皇只能求助于国宗仙兰,然而东界边界地域太过广阔,仙兰及各个宗门又要防御地陆兽袭,以至于能抽调出的人手相当有限,除去必保的地域,很多地域只能够以封城魂器拖延时间,趁隙撤离城民,剩下的全交给天命,盼着海兽会随着灵劫散去退回汪洋,到时就能慢慢回复被毁去的地理。

    边界港城雨兰,名为城,实是一个距地岸四十多里的海中岛,此城在兰芳东界诸大海城中排不上号,却是海中灵岛国中圣地,极多深为世人喜爱的异株兰种皆是出自此岛。有灵花自然有育花人,皆是神魂与土灵、水灵、光灵、花灵有关的灭神师,各有玄奇,可皆是不强,对付一般海兽都是勉强。

    雨兰岛是兰芳国的圣地,但此次灵劫与海兽潮袭非同一般,人手极度不足之下,女皇于保地与保人之间只能选择保人,下了一道护卫育花师撤离的弃岛皇令。可到底是圣地,只要有一线可能就舍不得弃,就将皇族支脉中最为强盛的智兰一族派了过去。

    智兰一族心知圣地已是死地,去者九死一生,可皇令已下只能派人,一番商议后将大任交给刚从大华回来没多久的艾德华,志在借他神魂快去快离。

    艾德华责无旁贷,身为爱花之人也不会拒绝,带上人手,会合皇令使者后赶到圣地,登岛的一瞬就知保岛是空想,全力撤人移花。随行的皇令使者不知是无知浅陋,还是别有用心,坚执认定纸面土魔足以将圣地吞下卫护,仗有皇令,统御并煽动随行皇卫逼着艾德华收岛,并令封岛,不准任何人离岛。

    双方僵持间,一个大到惊人的海漩于岛东十里处化生,雷电风流自天而落,搅得海潮翻涌,重重海啸向四周撞了过去,数个体形惊人的碎岛螯驱使大群水炮鱼随海波游荡,万鱼穿射下,雨岛周遭的大小赏景岛屿纷纷化为海中碎块。

    艾德华不再与皇使、皇卫统领争论,来到高处观望动静,道:“本少不管你们有什么心思,只能说你们蠢到自寻死路还拉着所有人陪葬。碎岛螯土水双灵,那对巨螯天生具有破界碎界的兽赋,我的实力又远逊于邪灵兽,纸面土魔绝无法避过它们的阻截,只需轻轻一触,纸面土魔必将消散无痕,到时所有人都将成为海兽饵食。”

    皇卫统领高喝;“艾德华,别拿你的阴暗心思衡量老夫,你的神魂足可将圣岛吞下,能做而不为,老夫纵死也不甘心。”

    艾德华道:“统领大人太高看本少了,本少若是灵神还可一试,斗神,他说你就信么?况且圣岛并非浮海岛,与海底陆地相连,我那神魂可没有牙,能咬断再吞。皇使大人笑得这么开心,该是别有逃生之法。你说,本少该不该下手宰了你,为即将冤死的人与花讨个公道?”

    “智兰一族惧死违令,置圣岛于不顾,还有脸讨公道么?况且你也没机会了。”皇使冷狠一笑,手中闪现一个灵珠。灵光闪过,消失无踪。

    艾德华耸耸肩道:“本少连吓都没吓竟然就逃了。如此无能惧死,真是什么事都能办砸了。人界珠仿器,这可不是皇使会有的魂器。统领大人,你准备怎么办?”

    统领冷声道:“都是你们这群争权夺利的败类让兰芳满是恶臭,老夫决意于圣地共存亡。”

    艾德华道:“统领大人可真不合适当官,会是一个不错的宗主。其实皇使大人太过心急了,本少是说过绝无法护岛,但没说要保一小部分没法办到。当然,要用命去赌。”

    统领一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艾德华道:“碎岛螯碎岛易如反掌,岛碎后只要有人能舍命挡一挡,本少就能操纵神魂吞下一块残地,趁乱顺着连海地陆沉入海底溜掉。只是拦阻人必死无疑。”

    统领断然道:“老夫用命陪你赌一局。只是老夫手下你必须要带走。他们都是好孩子,不该死在令人作呕的内斗中。”

    艾德华叹道:“本少哪里想和那些人斗,是被人找上门逼着斗。一言为定。去迎雨滩吧,好孩子是不该死在肮脏恶欲之下。”

    统领飞身下丘,艾德华紧跟其后,来到岛东北的迎雨滩。此处是岛上最低之处,且开阔,海兽登岛最易。

    七个皇卫刚打退一波金甲龟与紫鳍鲨,无不带伤,见统领来了持剑行礼。统领命手下退进纸面土魔内,拔剑出鞘,看向不远处现身的碎岛螯,骇然发现远不是三五只,是邪灵为首的皇等蟹兽群,多达三四十,任意一只也非灵神可以对敌的。皇卫统领心下满是绝望与死志。

    不多时,雨兰岛周遭小岛尽被毁灭,不知为何缘故,除去一只碎岛螯,其余皆在最强邪灵的带领下绕开雨兰岛,藏身海流,向东南海域疾游而去。留下的那只碎岛螯统御大小兽群围岛而至。眼看着巨螯临岛,皇卫统领神光蕴身,做好死拼拖阻的准备。艾德华将神光蕴至最强,尽可能地将纸面土魔变大。

    危急间,两道雷电闪现,撞开钳岛巨螯,随后而来的震天雷鸣声中,一道银光闪现在艾德华上方。

    艾德华对来人神光色泽最为熟悉,大喜抬头,他来了,圣地就有救了。

    狄冲霄放开两女,落下地面,笑道:“可不是巧,来这片海域有半天了,一直在两百里外帮着海界卫军撤离浮海岛的居民,事完后刚准备走就发现你小子的神光气息了,打散几个飞鱼群后赶了过来。怎么回事?碎岛螯是深海海兽,极少来到近地海域。”

    艾德华道:“鬼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深海海底有惊人灵劫出现,海兽们不得不浮海逃难,顺道泄泄怒气。你来就好,有小虎尊在,必能对付它。”

    狄冲霄道:“很不巧,灵灵出去玩了。这只邪灵,在地陆上我还有法杀它,海里没可能。只能拖住。”

    维朵自一朵七瓣凤首兰上收回目光,道:“好有灵气好美的岛,毁了真可惜。”

    厉醉枫道:“艾大少,你在修行上真是如同原地踏步一样,维朵都快追上你了,不过也是斗神五品了,操纵土魔吞掉两成岛域不难吧?”

    一语正中,艾德华不掩惊容,道:“厉神卫与分别前可谓判若两人,土魔吞掉两成半就是极限了。冲霄弟,你来碎岛,咱们将岛上最好地域收下。”

    狄冲霄道:“维朵说得是,如此灵岛毁了太过可惜,我要全部。但总是要防个万一,艾大少,你先将岛上人全都收进土魔内,要快,我只能给你三百数时间。维朵,醉枫,那些能离海登岸的兽给你们。”音落就已在数里之外,浮空正对碎岛螯。地上落下一杖灵印石。

    艾德华对狄冲霄最为信任,不理统领大人,飞身离滩,去救援那些因皇使被耽搁的零散育花人。

    皇卫统领已然明白是何人来到,心下多了三分希望,看向厉醉枫,道:“姑娘,接下来怎么守滩?”

    厉醉枫看了看人,没答理,随手将脚下兽尸剪成千百魂器,剑盾枪刀皆有,再用神魂将千百魂器合为一柄长枪,挥舞间,枪身又有盾剑瞬现瞬隐。厉醉枫拦在滩前,魂器形态千变,每一变都能正对一兽的致命弱处,五等以下王兽也是一击毙命。

    “老人家自便,我们姐妹无需帮手。”维朵自魂器袋里取出一朵得自地心火窟的落阳花,从中抽出一张灵弓,火灵绕护,炎灼热力令三丈方圆内飘落的海水化为水气。蕴入神光化箭,

    松弦,火焰箭劲射而出,将一只跃海耀威的王等紫鳍鲨化为火灰。余威不衰,裂散做万千小箭,如雨落下,令海面沸腾如煮,王等以下海兽尽皆毙命。

    两女互相配合,令借潮涌上滩的兽群难越雷池半步;又是凭借海兽不擅地陆战、天性惧火畏热,压得皇兽也难以登岸,只能海中远攻。

    皇卫统领看了一会便退到一边,心中轻叹老了,论神光远胜于两女,可真打起来,百数之内就要丢命。感叹中皇卫统领想到狄冲霄处,跃上高处,想着帮上一帮,至不济也能用命作盾,给狄冲霄争得一线空隙。皇卫统领四下望去,寻到方位,正要跃海帮手,却被一人一兽对战而成的海流撞飞,一身强横神光竟是连手中魂剑也护不住,寸裂碎断。

    维朵见状急从魂器袋中取出一朵中品柔云花,以神魂抽出长长一条云毯,白白软软、似真似幻,脱手飞掷,正垫在统领身下。

    撞击之下,统领悟出怪毯玄奇所在,就势滚动,将附身威势尽皆丢给云毯吸噬。人离云毯,灵光暴起,云毯碎裂,散作点点灵光。

    厉醉枫护到统领前边,皱眉道:“兰芳国的皇卫怎么一点眼力也没有?那边是你能插手的地方么?真不知你是怎么修到灵神的。真是添乱,以你实力还要问么,必是防范皇兽。”说着再展神魂梦幻剪纸,借兽尸剪出一剑一盾,交给皇卫统领。

    皇卫统领老脸一红,接过魂器,绕行海滩,专注海中皇兽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最强反套路系统〕〔名门俏医妃〕〔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带着超神系统吊打〕〔全球通缉:宝贝,〕〔网王之冰封王座〕〔首长红人(我的绝〕〔西游之大娱乐家〕〔万界建道门〕〔情到深处是沧桑〕〔天朝远征异次元〕〔和宿敌奉子成婚后〕〔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