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秒都在升级〕〔农门辣妻:山里汉〕〔重回五零当军嫂〕〔舌尖上的神豪〕〔神医凰后〕〔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农女撩夫忙:辣媳〕〔救世我是专业的〕〔大唐好相公〕〔逆武丹尊〕〔亲兵是女娃〕〔妖女宋姬传〕〔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我见默少多有病〕〔超凡黎明〕〔槐夏记事〕〔抢救大明朝〕〔炼器祖师讨厌女人〕〔某美漫的特工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八百五十六章 鬼心鬼行(二)
    海溺鬼势强全力攻击,狄冲霄哪肯硬对,再展空界对换,以腿侧多了条枪痕为代价闪开,手点心口,展开神技蕴雷灵身。海溺鬼手中再现一鬼枪,双枪齐攻,待得狄冲霄再行对换空界,甩手掷出左手鬼枪,枪尖所指之处恰正是狄冲霄现身之处。狄冲霄已然摸出六七成对手神魂真义所在,早有防备,喷出烈雷枪震阻鬼枪,借空隙与另一灵印石对换空界。

    海溺鬼抬头看看空湖,见南方荡现一抹水痕,立时闪身向南边移去,却是扑了个空。现身的是那朽烂的木剑。

    狄冲霄闪现在西南,对着海溺鬼掷射万千灵印木球,随后再行空界对换。

    海溺鬼暗道一声难缠,可胜战信心依旧,往来追击,心道再拖一会那小子便是要血淡而死,不战而败。

    观战台上,秀镜月道:“好古怪的神魂,分明是元灵水,可水灵皆是极度厌憎海溺鬼,与他半点不亲。”

    水云遥道:“小月,你这是什么意思?旦凡元灵类觉醒,灭神师就都会和觉醒元灵极为契合,犹如朋友;更上一层就是相亲,亲如一人。越是相合相亲,元灵类灭神师就越容易化生出为自身所独有的神技。若是不合不亲,海溺鬼哪可能觉醒元灵水。”

    秀镜月道:“是天元语灵从空中水湖那里问来的,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反正不会错,别看海溺鬼是圣神境,可根本就没法操纵水灵化生中等以上神技,纵是强压威制水灵,水灵也会给他捣乱,令神技毫无作用,甚至是自行消散。”

    水云遥听得大奇,道:“我是信你啦,可觉醒这种神魂有什么用?”

    官双妍道:“两个白纸丫头,还看不明白么?他的神魂是所有元灵水灭神师的天敌。包括他自己在内。啊,冲霄要还击了。”

    两女应声下望。

    台上,狄冲霄借灵印接连对换空界以作拖延,身上雷光由微而显,忽地,对着追来海溺鬼喷出一个大大气泡,体内异状就此尽除。狄冲霄自幻形袋中取出龙牙破灵剑,甩手掷出,内蕴无尽雷灵。是本该用枪戟类魂器施展的神杀技贯星雷殛。

    海溺鬼占尽优势,得意之余不免心有放松,射来电剑又是极快,想闪避时已是不及。海溺鬼急止步,于身前幻现万重水墙,又将手中双枪合做一面土盾,盾身刻有黄泉鬼门,

    雷剑飞射而至,万重水墙稍有触及便化做无形气灵。雷声轰鸣,雷剑破穿绝雷土盾,在海溺鬼右肩留下一个剑洞,却无一滴血流出。

    海溺鬼浑若无事,以指探探伤洞边缘,道:“很久没有热得这么舒爽了。有种泡温泉的感觉。狄冲霄,十天前我就与你说过,这世上没有人,只有活鬼与死鬼。本鬼就是活鬼,被水灵拒绝的活鬼,哪里还会再死一次。”神光闪现,伤洞弥合,完好如初。

    狄冲霄皱眉道:“魔魄之血确是令人难以猜度的天地灵珍,身死人活之事也能办到。水狱之魔的鬼罚,你这神魂该是可以随心改变天地万物和水灵之间的亲合与厌憎。木水双灵本是相合,可若是超出界限,木灵就会失去生机,渐行腐朽。所以树祖木剑不是因为神技毁坏,是与无尽水灵太过亲爱,终是受到天地法则给予的惩罚。”

    海溺鬼道:“算对。本鬼只能增强天地万物与水灵之间的亲合,绝水灵珍也不例外,代价是自身受到水灵的永恒厌憎。这神魂根本无法化生出什么玄奇强猛的水灵神技,有的只是觉醒时就有的鬼罚之技,其中之一就是水蚀。与水灵太过亲密,天地万物就都会受到鬼罚而腐朽,血液里多出百倍千倍的水灵是个什么滋味,你刚刚有过体会。我这鬼罚之技并不需要耗费神光施展,也不存在什么消散,只要天地间还有水灵存在,水灵们就会自行聚向与本鬼敌对的人、兽与物。除非你能一生一世都用神光护体,都不与任何同水灵有关的事物相触,否则无形水灵就会合入你体内,不是要伤害你,是要助你击杀本鬼。”

    狄冲霄抬头望空,道:“难怪空湖浮而不降,原来是厌憎到不想与你接近。若是对上元灵水,任他神技强到逆天也是无法接近你半分。”

    海溺鬼道:“不错,任何以水灵为主的神技都是无法伤害到掌管黄泉水狱的鬼王,所以败伤本鬼并不难,可要想杀了本鬼只有一个法子。”

    狄冲霄轻语:“逆命破恒。”

    海溺鬼眼现精芒,道:“正是。狄冲霄,你杀不了世间活鬼,本鬼也不会认输,拖战下去,就算你比本鬼强上一筹也是要输。你的鬼戏可以结束了,接下来轮到本鬼主演了。本鬼对魔皇与光明宗之间的恩怨没兴趣,但此处是不灭魔皇身死之地,或许会有能让本鬼了却鬼愿的遗珍存在。魔灭之地,本鬼志在必得。”

    狄冲霄洒然一笑,道:“就我目下实力而言是杀不了你,可要想对付你还是有一个神技能办到。你体内血凝,身死人活,既可以说是人世活鬼,也可以说是垂死而不死的人。”

    海溺鬼道:“有区别么?任何以水灵为主导的神技都无法伤害本鬼,神光神技也是世间万物之一,让水灵加以亲近并合入神技中,本鬼心念间事而己。水灵们不是要破散神技,而是要增强神技威势,所以天下间只有极其少数的神魂能加以探察并化解,你那灵光奇变算半个,能探察到灵光微变,但绝无法散解。恢复万物至原状,这是恢复神系的真义,无形水灵就是所有水灵实形的初生之貌,任你灵光奇变如何玄变也是无法加以散解,只能是汲取、转化与借用。”

    狄冲霄收剑入袋,拳蕴雷光,道:“这我明白,我是没法一生一世不喝水,更不可能不服灵浆,但要在短时间内让神技与水灵绝绝并不难做到,只要能打昏你,我就能让你在成为死鬼前睡上有生以来最安稳的一觉。对付你这种怪胎竟是要用救人神技方可,老天爷还真是爱和世人开玩笑。”

    海溺鬼哪里会信,再展鬼罚之技,引得空湖翻滚不休。湖水化做万千水剑飞落而下,环卫狄冲霄身侧。

    狄冲霄道:“你这神魂还真是别扭,真想知道你神系觉醒的那一刻都在想什么。水蚀鬼罚没用的,给你时间用上最强鬼罚。”音落,体内封雷球分出一个蕴入心脏。

    无尽雷灵随血而行,旦有外入水灵一律雷解化为气灵,再行送出体外。

    海溺鬼手中幻现一柄土叉。比起先前的刻鬼土枪,此叉是完整鬼形,叉柄为鬼脚,叉身为鬼身,三个鬼角是叉尖。挥舞间,鬼嘴呜啸,阴冷蚀魂。

    狄冲霄再取龙牙破灵剑,将元灵雷天地灵源合入其中,剑推腰侧,神光齐蕴,一旦斩出就将是元灵雷与意念神系合二为一的烈雷斩星。

    海溺鬼缓步移前,身形随风摇摆,每一次摇摆都幻现出一个持叉鬼卒,或赤面獠牙,或腹鼓腰粗,或独手三目。相同处在于手中叉皆是水灵所化。

    狄冲霄从不认为已然全部摸清海溺鬼神魂的底蕴,眼见神技古怪,心中戒备大增,再将恢复神系合入到龙牙剑中。

    海溺鬼阴冷低语:“本鬼最强鬼罚便是神魂之名,水狱之魔的鬼罚。每一个水鬼都是一个鬼罚之技,专一惩戒生前犯下罪戾堕入水狱的恶魂,同样不需要本鬼费神去操纵。狄冲霄,没想到你的罪恶之深已到了百鬼齐罚也难以洗尽的境地。这在本鬼觉醒以来还是首见,劝你最好认输下台,否则本鬼即便想留手也办不到。”

    狄冲霄道:“鬼心鬼话,我信你就是活鬼。灵光奇变确是没法将天地水灵再行散解,可你那鬼罚到底还是水灵而成的神技,散化水鬼并不难,况且我也没必要用灵光奇变硬来,雷水斗逆正是简便快捷的釜底抽薪之法。”

    “那咱们就比比是你雷解水灵快,还是本鬼操纵下的水灵亲合快一些。”海溺鬼飞身前冲,脸上显现一抹阴森鬼笑,似得意,似怨咒。

    鬼主动了,百鬼随之而动,忽有一鬼回身挥叉,正中海溺鬼胸膛。鬼卒手中叉是水灵而成,绝杀不了海溺鬼,可水灵对海溺鬼有着天成的极度厌憎,无尽水灵于一瞬间自行合入水叉中,威势百倍,将海溺鬼狠狠打飞。

    狄冲霄首次摸不透海溺鬼想做什么,戒备再增,正要抢先剑斩时发现不寻常处。狄冲霄散去神光,心中感慨邪鬼盟的人还真是鬼心鬼行,鬼戏之精彩连自己都上当了。

    海溺鬼于空中转身,手中叉如雷刺出。只听得一阵啪嚓冰裂声,前方看似无人的谷角处落下万千冰块,露出内里三人,一人是御夫,另两人黑衣罩身。

    御夫身为刺客中的皇者,日常心中所想不是如何袭杀就是如何防范袭杀,警惕之高世人难及,早在海溺鬼莫名飞退之时就有了猜疑。此刻见海溺鬼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御夫立按先前所想应对,一手搭在南极肩上,一手放在天琴腰间,双脚化做车轮,于瞬间退离原处,带着两人向谷外冲去。

    南极借以隐身的冰灵幻境可说是近乎完美的隐匿神技,尤其是在夜间,就是狄冲霄的灵光奇变也无法完全摸清方位,然而天下就没有完美的神技。冰灵属水灵,海溺鬼凭借空中水湖对无形冰灵的亲爱,早就确定冰灵幻境的方位,上台比战不过是演了一场鬼戏,为的是麻痹御夫,为的是不让人起疑的施展最强鬼罚,寻机报还先前的袭杀。

    海溺鬼本就没指望一击必杀,阴声鬼笑,挥叉前指,令天地水灵极度亲爱逃遁刺皇。

    空中水湖飞卷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新婚秘爱:沈先生〕〔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撩妻100式:霍少的〕〔我可以无限升级〕〔网王之冰封王座〕〔唐案之盛世暮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