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婚100分:总裁,〕〔我是王〕〔重生农女:带着系〕〔举鼎而行〕〔变身非常大小姐〕〔鸾鸟成凤:妖妃,〕〔我是首富继承人〕〔婚不由衷〕〔校花的兼职神医〕〔驸马爷,你家娘子〕〔天下归凰〕〔重生悍妻有点甜〕〔妾身要开店,殿下〕〔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秘玺〕〔神医狂女〕〔时光怂恿我爱你〕〔谜之档案〕〔总裁的二婚新妻〕〔逆仙武帝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八百五十五章 鬼心鬼行(一)
    灵光幻虎带着四邪虎的期待凶狠撞在银光莲种之上,却是无法撞穿。莲种丝毫无损,以极速吸噬冲撞灵光,一抹嫩芽自种壳显现,银光闪耀。

    见此异状,山啸悟出要想破去这一防御要么以灵光撑爆莲种,要么令莲种无法吸噬神光。山啸深知这两样皆是自己没法办到的,就此退出主阵核心,与大哥邪风虎山威交换方位。这便是四虎杀阵的玄奇处,不似一般合击神技轰出后就不能变化,只要四虎杀阵威势仍在,四虎就可随心变换主阵人,在不改变原有杀阵的情况下将杀阵中对己方最为有利的一面极度增强。

    随着主阵人变换,灵光幻虎那附蕴风神锁的虎尾变做九条,随风摇摆前延,将灵光莲种绕锁三五匝,全力封禁灵光莲种吸噬转化灵光的玄奇。

    打量向枯萎转变的莲苗,狄冲霄不禁眼蕴赞赏,暗道不愧是能被夜麒麟看中并选来,灵神中能与四人一战的屈指可数。过得五数,狄冲霄终是将四虎杀阵底蕴摸出六七成,明白单个莲种要想散解四灵源合成的邪雷风神锁不是不行,可极花时间。既然露了底,狄冲霄也就不想白耗时间,再行吞下一个莲种,增强玉露映霞的威势。

    双种齐噬,威势倍添,五数内就将绕身虎尾化散吸噬,抽枝展叶,至此吸得灵光越多,成长越速;越是成长,灵光吸噬越强。及至双花并开,四虎杀阵消散无踪。双花同时结出灵光莲蓬,垂落狄冲霄手心,化做两个银色光球。狄冲霄将双球合二为一,银光灿灿,正是恢复神系天地灵源。

    四邪虎力尽跌坐于地,心中惊骇难言,若非最后时刻断然弱降杀阵,收回部分天地灵源,灵源势将被狄冲霄永恒封禁。

    狄冲霄笑道:“不愧是四邪虎,竟能逼我双种齐用。又是当断则断,令我无法完全补回先前对战以来的灵源灵光消耗,好在也差不了多少。”

    邪风虎山威站起,道:“惊世神技不为过,若我兄弟在你防御之初就当机立断散去杀阵又如何。”

    狄冲霄道:“很好的问题,灵源神技的不足之处就在于只要用了,灵源灵光就会消耗;天地灵源的不足就在于内蕴灵光再多也是有限,一般来说只能是在日常修行中积蕴回补。两者合一就是灭神师等闲不会施展灵源神技的最大原由。所以你兄弟要是散去杀阵,咱们就皆是凭白消耗了有限灵光。不过相比你们的四虎杀阵,我这神技在灵源灵光的消耗上要少很多,接下来再打,还是你们吃亏。有此回复,夜会主该可满意了。”

    山威不在说,恭敬行礼。另三虎同时行礼,过后跟着大哥退返台下。

    四圣会四邪虎一向桀骜不驯,便是在四圣会中也只是对堂主山白虎与会主夜麒麟恭顺,没想到对狄冲霄竟是例外,观战强者无不惊奇,

    四虎下,一人上,颇是英俊,可脸无血色,身形单薄,行步飘摇,鬼气十足。挥手间,尘土聚集化作一柄长剑,剑身刻满百鬼,阴森邪异。

    狄冲霄以流电环束缚尘土聚于身前,外形上一如长剑,道:“海溺鬼,你是不是元灵土我还是能分得清楚,就别鬼逗人了。你体内满是魔魄之血的灵光,服用神泪魔血的灭神师修到圣神境的我听过一些,可真正见到的只你一个,你该是极为幸运的一类,魔血内中的不明意志与你自身的觉醒心念大致相合。”

    海溺鬼道:“本鬼可从没说过第一觉醒是元灵土,操纵土灵只是习惯而已。水狱之魔的鬼罚,没想到你对神泪魔血的隐密也有如此深刻了解,这可不是灵光奇变能散解来的,那种时刻被莫名强大意志扰乱暗蚀的苦痛、无奈与愁闷是只有神泪魔血服用者才能真正体会与明白。百花家的双生丫头不在其中,她们只是一人一半,不是纯粹的神泪服用者。”

    狄冲霄道:“的确,一是灵光奇变,二是暗魂之心碎片,三是我曾遇上过一个人,他绕过了神泪禁忌,成功破界灵神境。”

    海溺鬼道:“这倒是有趣。狄冲霄,光明宗来人超出本鬼预计,春老头并非一般长老,绝无圣神可以对敌,势将必败,你真打算争战到底?”

    狄冲霄道:“用你十天前的说法,一场鬼戏而已,能演多久就多久,演的人开心,看的人精彩,就足够了。”

    海溺鬼挥剑前指,道:“鬼话人心,本鬼很中意你,你若是本盟中人,鬼主之位迟早会是你的。”

    狄冲霄散去徒聚外形的土剑,取出树祖木剑,道:“人话鬼心,信你就是活鬼。水狱之魔的鬼罚,听音就知是元灵水,真难以想像你的鬼愿是沉到海里溺死。”

    海溺鬼轻语:“你猜,本鬼有多久没喝过水了?”说话间以指点空。

    周遭水灵汇聚,于比战台上空化作一片水湖,浮而不落,悠悠荡荡。

    狄冲霄没有看望,心中警惕倍添,暗思头上的水湖分明只是最为低等的神技,可内中水灵竟是蕴有某种极强的情绪,与玉心那七情生命符而成的假命战兵颇有相似之处。

    海溺鬼并没有操纵水湖攻防,飞身向前,手中百鬼土剑前斩。

    谨慎起见,狄冲霄没用汲灵神盾卫护,以灵光护拳隔架,震碎土剑后还以剑涛千叠。内蕴意念、通灵两重觉醒神光,百重百叠。

    海溺鬼手中再现百鬼土剑,抽身后退,剑尖前指,无形水灵瞬间化做千重水墙。

    剑斩灵光飞冲而至,一气撞散大半水墙后威势消减。余下水墙由此合化为一重水团,柔韧不可破,卷着内里灵光极速旋转,忽地直升天空,与空中水湖相接,须臾,空中水湖将水团吸尽,连带着将余下剑斩威势吞噬,令原本平静的湖水如狂风袭卷,翻腾不休,可依然是没有一滴水落下。

    狄冲霄收剑,心下暗道:海溺鬼既然能聚现如此大的空湖,借用空湖化生神技半点不难才对,若是说谎不是元灵水,刚刚绝无法化生水墙之技,颇有些诡异。

    海溺鬼抬头望天,轻语:“我的鬼愿就如这片空海,永远都只能是看得见。狄冲霄,人的血是流动的,还是干凝的?”

    狄冲霄正要回复,忽觉体内隐现异状,虽有神魂拼搭神裔自行强化卫护心脏,可并无法化解那种难以言喻的阴冷与虚弱。

    海溺鬼挥剑再攻,面上鬼气越发浓厚阴森。

    狄冲霄闪避无力,急以树祖木剑全力硬架,神光强盛依旧,可体内不适越发深重,不仅是心脏处,向身体各处蔓延而去。

    双剑对撞,海溺鬼逊了一筹,手中土剑再毁,退出七步方站稳,双手一晃,百鬼土剑再现。

    狄冲霄以剑拄地,以体内防御神技“唯我独尊”防御体内,异状由此稍缓。狄冲霄心下暗奇,于体内蕴现神光丝,护住内腑之余探察异变,却是没发现什么异常,暗道既然神魂护住心脏就必是有异,但并无外来神光伤蚀心脏,眼下的异状也不像是心脉有损,越发诡怪了。

    海溺鬼深知灵光奇变的玄奇,哪会给狄冲霄时间查找异状原因,阴声鬼笑,双剑同攻。照旧只是蕴入神光力斩,而不是借用水灵化现神技。

    体内不适,狄冲霄再无法像先前般精准控制神光,又是要分神探察体内异变,面对来剑便是招架为主,边打边退。及至退到台边,狄冲霄手中远胜金灵的树祖木剑莫名朽烂。海溺鬼早有所料,趁机前击,双剑剑身上的鬼像齐发厉啸,摄人心魂。

    狄冲霄无惧邪音,可体内异状越发令人虚弱翳闷,心念闪动,暗将空界灵印刻于剑柄,甩手射掷。胜战在际,海溺鬼哪肯分剑隔架,暗以神魂操纵水灵汇聚头顶,合化做一条水鞭,抽飞木祖木剑。海溺鬼手中双剑幽紫光芒十倍于前,剑身鬼像浮凸而出。

    灵光闪过,海溺鬼斩了个空,将朽烂的树祖木剑斩个正着。

    狄冲霄于空中直落而下,右臂上有一道剑伤,并不重。

    刚刚体内的不适令狄冲霄在施展空界对换时比起以往慢了一线,与弱者对战没什么区别,可换了对手是海溺鬼、索拉三世一级,就会是败战身死之源。

    看着手臂上的流出淡红色血液,狄冲霄笑了笑,心道问题果然是出在血液上,海溺鬼的神魂还真不是普通的邪诡。

    海溺鬼转身,道:“看来你知道原因了,可惜水蚀已成,就算是你那灵光奇变在短时间内也没法化变散解鬼罚之技。狄冲霄,你先前说过,这场比战唯一的规则就是灭神师神魂所及一切皆可,所以早在你与御夫比战时,本鬼就出手了,暗中做了些布置。”

    狄冲霄以流电环将树祖残剑收回手中,打量下道:“没有树魂的木剑并非什么了不得的木灵器,可到底是神树树枝,比起一般皇兽品魂器要强得多,轻轻易易就朽烂了,仿佛在水里泡了一万年般。水木双灵相生不假,可天下事物极则反,若是水亲木太过,木灵无生必死。爱之浓毁之深,我有些明白你那水狱之魔的鬼罚了。”

    海溺鬼阴森鬼笑,不再回复,手中双剑合化为一柄土灵长枪,硬干胜金灵,枪身上只有一个鬼相,头顶四角,浑身焰火。海溺鬼全力挥枪横扫。

    观战台上,索拉三世冷然一笑,心道海溺鬼鬼心鬼行不改,志在必杀,却是小瞧那小子了,区区水狱水蚀之罚根本就不必动用那灵光奇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名门俏医妃〕〔仙若空岚〕〔我成为七个白月光〕〔残颜旧梦何时休〕〔我的老公不正经〕〔终极特种兵王〕〔漫威里的世界穿梭〕〔张龙周晴〕〔重混人生〕〔一家之主之农家女〕〔末世最强系统〕〔无敌,从仙尊奶爸〕〔首席大师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