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八百四十二章 复真阁孟逸少
    星界灵印极为玄奇,可令主人在天地所及的范围内随心移挪,不足之处有二,一是无法控制移挪地点,二是只能将灵印刻于自身,若是非要带人移挪也是可以,必须以手相触,别人抓着人抱着人也成,代价就是神光消耗与神技反噬都要强过独用数倍,甚至十倍百倍。

    狄冲霄是第一次使用星界灵印,还是带着个人,空界移挪的感觉之糟如同被万山对压,及至移挪停下,神光大降、身体麻木,自天而落,与被救人摔作一团。被救人本就重伤,又受神技反噬与重摔,立时晕死过去。

    过了百数,狄冲霄缓过气来,治伤之余打量周遭,只觉雾气森森,不仅目力受阻到只能是对面相视,就是万灵神视也是灵效不及三尺方圆,压根就辨不清东南西北,就别说认认是什么地方了。狄冲霄心下纳闷,这是掉到什么古怪灵脉里了,还是直接移到黄泉幽冥了?

    胡思乱猜间,狄冲霄听到一声低吟,就此心神回转,先将垂死人送入永恒沉睡,随后百味灵浆、无忧灵浆齐上阵,辅以长春魔灵、魔相轮回,一阵忙活后终将被救人从黄泉路上拉了回来。解除永恒沉睡,看向垂死人,狄冲霄微微一笑,暗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比藏少帅上七分的小子,难得还是满身阳刚气。

    不一会,被救人坐起身,自体内舒泰上明白伤势无碍了,仔细打量狄冲霄,忽地笑道:“就说不灭居哪来的居卫,原来是你这个惯爱胡闹的胆大小子。狄冲霄,真没想到会在这遇上你,更没想到你的实力竟是已经强到连我也难言稳胜的地步,匪夷所思。”

    狄冲霄奇道:“你知道我是谁?若是与你这种强手照过面,我绝不会毫无印象才对。”

    “因为我见过你,你没见过我。你那时是铁胆,顶天崖上,忙着和官双妍大演双簧。事后,我寻人要了一张你的画像看了看。”

    狄冲霄道:“原来你也是顶天崖上的贪心鬼之一,是哪家的少年天才?不会是十二刺皇吧?”

    被救人爽朗笑语:“为什么非要是魔道?”

    “正宗?当时没几个正宗啊,以你的气度与实力,飞猿还是腾蛇的少宗主?”

    “两大宗还不配让本人当弟子,是被你小子整天碎念不停的那个倒霉宗。”

    “咦?你是光明宗弟子?!!”狄冲霄恶色揪起人,大叫:“原来就是你小子当初在竹毒算计人,害得我差点丢命。”

    被救人回道:“何止是你差点丢命,我也是。我师父布起局来真是六亲不认,我当时正被镇界神血们暗察暗寻,愁着是保小命还是完成任务,结果你小子胡闹一通后弄得情势大好,两样皆得。我想你现在该猜到我是顶天崖上哪一伙人了。”

    狄冲霄松开人,道:“原来假冒十二刺皇抓走赫斯汗的败类是你小子。他还活着么?”

    “那种人渣还应该活着?怎么不问问我姓什么叫什么?”

    “就不问,憋死你小子。”

    被救人放声大笑,笑完道:“宗中就没一个你这小子般的有趣人,不是正气满脸,就是死板严肃,这两样还算好的,有些人道貌岸然、人面鬼心,死一百回都不足以消怨平恨。”

    “有这句话,本至尊有兴趣问你小子名字了。”

    “孟逸少,安逸少、愁苦多。师父赐名真如。”

    “逸少不错。复我真如,你师父该是复真阁阁主。”

    “这可不是能猜到的。寒宁馨是极炎魔亲女,与你关系至密,从她那得知的?我还有个别号叫复真,你叫这个就好,我惯了不用真名。”

    狄冲霄点头。一应双答。

    孟复真道:“本阁与圣洁之暗同为继承守护理念的真正分支,两者皆是专一破散隐在光明中的黑暗,只不过圣洁之暗对外,本阁对内。”说完眼现热切,低语:“狄冲霄,竹毒之后我便注意你了,你不觉着你那守护一切美好的心念与本阁极为相合么?若你愿拜入本阁,你我联手,光明宗终有一日会复还真如,守护世间万物。”

    狄冲霄摇摇手,道:“复真阁要破散藏隐在光明中的黑暗,我极是赞成,可此种想法不过是世间美好的一个,远不是全部。逸少,为什么一意要复还光明宗的真如?复真阁就不能化阁为宗,以肩担起卫世五老遗留下的重任么?相比之下,圣洁之暗更有担当,无论尊主还是弟子皆不关心光明宗是不是还存在,求的只是世人们的光明,哪怕是用自己的黑暗去换。”

    孟复真不死心,继续道:“你不觉着对于受到邪秽蚀染的美好,只要还有一分可能,就该去挽救么?”

    狄冲霄微微一笑,道:“所以我会帮你,却不会加入。同为挽救,你志在一个完整的光明宗,而我只在卫世五老遗留的美好心愿,不管光明宗是整是分、是存是灭。”

    孟复真轻叹:“果然,你小子没那么容易说服,原以为一丝期望失望不大,事到临头才知自己根本没那么洒脱。”

    狄冲霄道:“能有这话才是真洒脱。做不得同门可以做朋友做兄弟。瞧你样子就比我老些,就便宜你当大哥了。”

    “冲霄弟才是真洒脱。先前事不再提,这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

    “不知道?先前不是你施展的空界移挪神技么?”

    狄冲霄很是无奈地摊摊手,将星界的移挪限制略说。

    孟复真听完哭笑不得,心道此种逆天神技真是能将人活活气死,对敌人对主人都是。再行打量周遭,道:“该非灵脉,是某种灵光幻境。有相当可能是邪灵兽兽巢所在。”

    “最怕的就是这个,小弟故意不说,孟大哥偏要提。唉。”狄冲霄双手捂头,惨然低呼。

    孟复真道:“亏你还有闲心逗乐,依我的意思,还是再来一次星界的好些。”

    “小弟就这性子。星界上,我一个人用没什么,要是再想带人耍就还要多休养一会,而且下回移之前要多做些准备,万一掉进海里、钻到万丈地心里去,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孟复真心想也是,坐到地上休息。

    狄冲霄又道:“闲着也是闲着,孟大哥不如说说怎么会被神主追的。”

    孟复真正有此意,避过阁中事不提,简说此行来意。

    原来孟复真此来是顺着赫斯汗所知再行探察神主底细,一番辛苦,虽不至于白忙,可也只是小有所得,就在犹豫要不要回返复命之际,偶然间得知神主最为亲信的顺命神仆将会暗巡边界,就此起意擒捉,为求必成便前往不生不灭居,然而却是没能找到地,只能罢休,按计划潜隐伏袭。意外的是,本该是神主分身的神仆竟然是神主本人,亏得是神主有意活捉才能凭借护身灵珍带伤逃遁,却是用尽法子也无法甩脱追踪。

    狄冲霄边听边思,心想明显是神主在对有人暗探一事上有所警觉,这才会散播假消息预布陷阱以探究竟,若是再往大处想,复真阁阁主这回又用徒弟小命布了个局,而神主的故布疑阵正中他下怀,概因只有光明宗中人才会对复生阁有所了解,才能打探到复生阁可能要做什么,而那个人就算不是神主,也必与神主极有关连。

    孟复真补充道:“这回中计固然是智逊一筹,也是消息上真假参半,毫无破绽。神主对神血与八部神众一向是既用又疑,尤其是夜叉王与冲霄弟订下的罪血换人约定,令神主大为疑心夜叉、洛迦两众与叛魔有关,借你之名送走罪魔,虽说有花神力证当时情势是情非得己,可神主哪会轻信,明松暗紧,秘派顺命神仆察探八部神众实是必有一招。”

    狄冲霄心中认同,正要再问,心有感应,以指贴唇。孟逸少知他灵光奇变对于灵光变化极为敏锐,立时隐敛神光,全神戒备。

    不多时,脚步轻轻,自两人三丈外悄然而过,忽又退回,打圈兜转。

    狄冲霄自心底隐现的顺从避让之感断定雾中来人是神主,心下震骇之余哪还敢留在原地,可也不敢就这么退离。心念电转,狄冲霄从幻形袋里取出两张纸,刻上空界对换灵印,借着雾气中灵光极为混乱的有利情势以流电环悄然送走灵印纸,随后空界对换,来到南向五丈外。

    非是力不足,是不敢再远,空移越远神光消耗越大,一旦神光强到一定程度,哪怕雾中灵光再乱一些,神主也是必会有感应。

    静立五数,没听见有脚步声,狄冲霄稍稍安心,取出一张纸,撕成数十片,逐一刻上灵印。五丈复五丈,碎纸将尽之时,狄冲霄两人终是暂时远离神主。

    孟复真凝神静听,确认没有动静后低低轻语:“必是咱们先前的笑声引来神主。稀奇,连你都不知道星界会落在哪里,神主怎么算到的?”

    狄冲霄面现坏笑,低语:“刚刚还真被他吓了一跳,绝非是他是有本事追踪星界,更不是有能耐一瞬百万里,是咱们命好也命背,星界落点必然还在雷马山脉里。有兴趣再伏击他一回么?不是说笑,我猜到这是什么地方了,雾属水灵,正是我在找的地方,只要能寻到一样东西,就能借力吓吓他。那令人一想起就眼皮发跳的星界,都是能不用就不用的好些。万一咱哥俩今天的运道非常背,下一回就有相当可能掉到魔神兽兽巢里去。”

    这番话有所含糊隐瞒,可毫无虚假,树祖借以隐身的水灵幻境,不仅是极炎魔深为头痛,连任水心也是无法神预,就别说逊了多多的神主了。只要能借用树祖灵光,威吓疑心病极重的神主便是轻而易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过龙门〕〔余光之恋,情深入〕〔重生八零:军妻有〕〔暴君倾城之凰途殇〕〔小香猪的豪门日常〕〔秦总入戏太深:老〕〔凰女之海棠无香〕〔嫡女心计〕〔农门辣妻:拐个王〕〔最强时空旅人〕〔王者峡谷闹鬼啦〕〔宇宙级木叶村〕〔漫步动漫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