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洲农场主〕〔邪帝狂后:废材九〕〔你跑不过我吧〕〔我用美食拯救世界〕〔点歪你的技能树〕〔重生之都市魔尊〕〔我就是超级警察〕〔白头吟〕〔神奇宝贝之精灵掌〕〔都市绝品仙医〕〔市井之徒〕〔逆天九小姐:帝尊〕〔仙子请自重〕〔灰塔的黎明〕〔超级医生在都市〕〔影后重生之女神修〕〔网游:王者天下〕〔武神主宰〕〔盛世贵女之王牌相〕〔神探悍妻之老婆大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八百三十八章 天地四极生不灭
    :。: 。

    夜麒麟只是负责将人送到,遥对小院行礼之后乘龙而返,留下狄冲霄一人对着石碑后的宽广草地发愣。

    山风吹过,一半散一半存,青茎黄叶的小草们半摇不摇。

    狄冲霄收回神光丝,看着半断半连的神光丝,心下断定先前的直觉没错,此处以石碑为界,碑外是安宁人世,碑内是生死之间,无论花草山石,皆是神光幻晶而成的晶魂器,内蕴生不灭那不生不灭、半活半死的古怪意志,一旦进入,后果必然只在碑内活、离碑死,碑内死、碑外活及安然无事这三者之。

    碑内活、离碑死,意味着永不能离开不生不死居。隐合恒。

    碑内死、离碑活,意味着永不能见到半死半活人。暗喻恒。

    唯有不在恒的变数才能安然无事。

    狄冲霄捡起一杖石子,刻空界对换灵印,向里面扔了过去。石过碑界的一瞬,石面灵印便是半隐半现。及至灵石落地,狄冲霄依然想不出强行对换空界是会胡乱掉在哪里还是半身半石对换,安全起见,将走捷径的念想抛到一边,越碑而过。

    脚踏草地的一瞬,狄冲霄顿感左半身毫无生气、右半身生机勃勃,半身交界之处痛楚难当,仿佛要裂成两个人一般。换了是别人,惊遇此种异状,算不立刻逃返碑外,也必然是要以神魂神光对抗,狄冲霄却是明白自己属于变人,既不生也不死,是想堂堂正正地走到不生不灭居没可能。盯着远处院落,狄冲霄不禁想起少时的离界死斗战,绝不愿屈服威压之下玩心大起,以神光丝吊起左脚,只管右脚单独前蹦。

    过得十余步,狄冲霄哎呀一声摔倒草地。刚刚左右半身的异状对调了,犹如人死轮回,死变活、活变死。

    狄冲霄试了两遭,可半身死去之下连神光也是蕴入便隐,个痛楚与难受之先前也强了多多,根本无法发力起身。狄冲霄心下愁起,轮着侧身单脚蹬可不好玩。狄冲霄更不想爬着去见生不灭,思索,张嘴咬下一根草,有意以灵光变散解,却是没得到一丝灵光。青草回还神光消散无踪。

    狄冲霄再咬一根,结果一般,心下寻思这该是木灵常理的驻土生、离土灭,同个地方,新生的神晶草会不会是倒过来呢?

    静静等待,一点嫩绿自地面冒出头来,狄冲霄张嘴便咬。与之前不同,先将恢复神系蕴入晶草增其生命灵光后再咬拽。晶草入嘴消散,却在消散之前留下一抹不应有的草味,狄冲霄由此体悟到一点不同。又等了会,狄冲霄没等到半身生死轮换,心下恍然,单脚侧蹬,前行两丈多些,体内终现生死轮回异状。

    狄冲霄早有准备,在生死变换将定未定的一瞬,以四重觉醒的恢复神系天地灵源蕴入死半身,以元灵雷天地灵源震击活半身,将两个半身压在生死混沌之间,突地喷出口血,自草地翻身跃起。狄冲霄活动下手脚,心想没猜错,恒修一道在有外在恒与内在恒,越碑踏在草地,便是受到了生不灭合入意志的外在恒侵蚀,以我目下的实力无论怎么样也是无法摆脱半生半死的境地,却可以用自身的内在恒给它加个半死半生,此事等同于和生不灭硬拼,可在灵源灵光消耗一尽前便会是一切如常。

    “非常好,想到异状源于恒修合意已是不易,做到以恒对恒难加难,老夫原以为你小子会像以往那些人一般爬着过来。竟是猜错了。”

    狄冲霄向声音来处走去,大叫:“不想活的生老头,你可真够怪的,让人爬着很有意思么?”

    “够胆调侃老夫的年轻小子你还是第一个,来找老夫都是有事相求,本事够自己走来见老夫,没本事要拥有舍弃一切也要见老夫一面的倔强,怕死怕丢面子放弃的,所求之事无论大小轻重,老夫一概听都不想听。”

    狄冲霄道:“此话有理。死不掉的生老头,圣神如我一般走着见你的有几个?”

    “不多也不少,可你从容的只有两个,一个你小子极熟,一个是光明宗人。”

    “是红羽姐么?”

    “正是小朱雀。前面左绕,那片草丛是灵源所化,是内在恒,专一招待尊神以,你小子硬要走只能爬着过来了。”

    狄冲霄应声左行,绕过那一片堵在路道间深绿草丛。不一会,狄冲霄行到院落,踏入院的一瞬,顿觉体内异状尽皆消散,说不出的轻爽,满溢生机。狄冲霄四下打量,将目光凝定在湖边钓台,那里正有一个青袍老人垂钓,头发半黑半白。走近再看,发现其人露在外的皮肤也是半有老斑、半如童稚。

    青袍生不灭指指一旁的石凳。

    狄冲霄会意坐下,将代为交托的锤与板从幻形袋取出,放到桌,摸猜他心事之余先将归玄武的心愿说了。

    生不灭收回钓竿,转身看向狄冲霄,一手抚须。

    狄冲霄知他是在默问原由,便道:“小子觉着和你老谈崩的可能一半对一半,都是抢在说正事前将可怜老人家的心愿传达一下较合适。成与不成,看他运气了。”

    生不灭点点头,道:“此事老夫知道了,长生不死对他而言并不是心渴求的永恒。你小子对老夫有什么看法?”

    狄冲霄坦然回道:“不赞同也不反对,任何生灵生来都是拥有独属于自己的心念,各有不同,这便是世间最大的美好。只不过往往很多生灵都只觉着只有自己美好,便去毁灭其它的美好。你老所行不在其,恰是在防止此种事的出现,极度的魔与纯粹的正都会毁灭自身之外的所有事物,是太过局限,世间可不是只有正魔两道。”

    生不灭道:“相类的话,当年魔皇也说过,且你多说了一句,极度的魔与纯粹的正一旦势成是无法再行制衡,到时皆会在最短时间内毁去一切。”

    狄冲霄心生认同,也悟出这番话的隐意所在,道:“你老执意要见我一面,是否是小秀复生木灵一事我办得正太过?”

    “闻一悟十,连老夫也要赞一声聪慧,却非一见正意,是附带。老夫从未说过十株皆正,为何一意善正?九为数之极事之极,加一成十看似圆满,可自古至今没有完美无缺之事,只有物极必反。无论正太过还是魔太盛,任家小丫头即便活了也不过是补回必死之命因意外缺失的几年寿命。此外,天下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你小子对复生失败有何准备?”

    狄冲霄道:“我从不做失败的准备,只做应变的准备。”

    生不灭放声大笑,笑毕道:“有趣的小子,不枉老夫破例见一见。老夫对世间扰乱恒的变数一向好感缺缺,所以才会与另三个怪物联手制约魔皇,然而直到事临己身方是终明白有些事无论生与死皆是逃不得避不开,时间越久越苦痛,唯有化解才能真解脱。无奈的是,世间因果别有玄妙,不是你实力强能化解,像任老妖婆需要你小子代为寻找才能破去任婷秀的必死之命,同样,老夫也需要一个真正能破斩命运的变数才能真正解脱。”

    狄冲霄道:“你们这些老人家说话是绕,原来是有事需要小子跑腿,小事,只要不毁灭世间美好,再难也必定办到。”

    “有些事,说了反而不美。随你小子做吧,结果是好是坏,老夫静观其变。”

    狄冲霄头痛了,想了好一会方道:“又绕,还是拐着十七八道弯地绕,你们这些老人家的心思还真是只有一般老的智慧老人家才能了解,我至少差了六七十年。嗯,你老的意思是你的麻烦,身前小子无意间已经参与其了?来时夜会主曾提及万罪老祖知道他不该知道的灵雕秘法,偏灵雕秘法需要的两种灵珍都落在我手里。是这个么?”

    “小麒麟竟与你说过此事,他是有心帮老夫,却非那个能斩断命运的变数。是不也是。”生不灭转身望向湖水,将欲抛竿之际又收回,道:“长久以来,找门的变数向来是进居难离居更难,但你这变数竟然能让老夫心生喜欢,心情很久没有这么矛盾过了。”

    狄冲霄想起夜麒麟的那句谨慎应对,微微一笑,道:“我要是连不生不灭居也无法离开,又哪里会是破斩天命的变数。”

    生不灭眼现精芒,如雷喝道:“非常好!这方是天地变数才会有的气魄!除去伪极之技,老夫别有指引神技,其之一名为逆命破恒,若你能在时限内破去此神技,七极四重便会在老夫灵源神光引导下得到一次天地灵光凝练,此神光大进,至于到底能得到多少好处,一看天资,二看运道,三看破恒时限,越短越好,超出三天便是再无破恒可能。若无法破恒,你那神魂此生再无法有所寸进,是谓恒而不变,可也不是全然恶坏,于恒修一事不用付出任何努力是自然而然地达至巅峰。”

    狄冲霄一怔后心下狂喜,起身正对生不灭。

    生不灭道:“不再想想?”

    狄冲霄道:“为能超越魔皇,每一天每一刻我都在努力变得更强,如此机缘,岂会放过。”

    生不灭眼蕴赞赏,手闪现一点灵源神光,送入狄冲霄体内。

    狄冲霄只觉身体再现那种半死半活的异怪,忽地咳吐起来,及至吐出一个银光团才平息,体内异状也随之平复。

    银光团落地便是渐长渐高,万千元灵汇聚之下化作狄冲霄模样,有血有肉,有魂有魄,是毫无生气可言,好似活着的尸体。死气狄冲霄睁开眼后仰天长啸,银光冲霄而起,七极四重毫无虚假,且皆狄冲霄强一些:意念神系圣神一两品之间,元灵雷灵神九品,恢复神系灵神九品,通灵神系灵神两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最强小民工〕〔前任遍仙界〕〔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拯救喵殿下〕〔倾世强宠:战神王〕〔甜妻天天想逃跑〕〔重生之都市狂仙〕〔桃运小医仙〕〔综漫之夺命之镰〕〔万界大盗〕〔重生全能娇妻:老〕〔从斗破开始当咸鱼〕〔都市风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