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这位帅哥是〕〔帝少追缉令,天才〕〔绝色魇梦人:先生〕〔王爷,奴家门前是〕〔天秀从绝地求生开〕〔年先生,慢慢喜欢〕〔我在抬头你在看〕〔盛世书香〕〔娇媛〕〔金币即是正义〕〔全能影后:云少,〕〔直播快穿之打脸成〕〔妙手狂医〕〔诸天之最强BOSS〕〔那龙家族〕〔圣者〕〔我的任性大小姐〕〔都市极品仙尊〕〔国民男神是女生:〕〔自完美世界开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八百三十一章 相会智慧天(二)
    对于狄冲霄的评价,智慧天只当是赞美,拿过酒瓶,自斟自饮。

    正如先前所说,谈判一事,自古便是我请你喝酒,你请我谈事;你请我喝酒,我请你谈事。没有永恒的强势,也没有不变的弱势,一切都要看谈判双方能不能看透对方的底牌。雾神再差也是圣神境,狄冲霄只是稳胜而非必杀,一意以命相搏,自然是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先前潜在暗处观战的智慧天在看到狄冲霄不惜以伤换命求速胜的一刻时便得出一结论。

    智慧天有的是时间拖,狄冲霄拖不起,只能再请老人家喝酒,当是认输了。也是暗示自己的事不能让第三人知道。

    智慧天心下会意,吩咐武胜天、吉祥天退离。两人已然明白狄冲霄不会动手,行礼退了出去。

    屋中只有两人,狄冲霄敛容正色,自幻形袋中拿出天净星的书信,递给智慧天。

    智慧天接过信,心下暗猜莫非是神隐长老堂的书信,及至抽出信展开,尽管信中没有任何可作身份识别的内容,可字里行间满透着那唯有自己才熟悉的语气,宛若小弟就在身前。智慧天双手轻颤起来,眼中隐蕴泪光,多少年了,天众一族的良心还活着,还在以自己的方式为身在地狱中的亲人们洗雪罪孽。

    良久,智慧天合上信,轻语:“狄冲霄,先前为何不直接拿出此信?”

    “老人家该能猜到的。尽管我要办的事至急至重,尽管我相信天老对大哥的敬重与推荐,可我还是决定先看看现今的智慧天配不配看这封信。”

    “答案呢。”

    “除去年纪,天老没变,他的大哥也没变。”

    “小弟才是真正没变,一直都是无畏参与赌局,哪怕是用自己的生命作赌注,如今,又将生命余焰押在你身上了。”智慧天顿了顿,又道:“不管八众如何想,从今天起,智慧天将追随神将骥尾。”

    狄冲霄道:“你老可不是一般族老,如此押重注在我身上,天王一旦知道必是不会同意。”

    智慧天淡然一笑,道:“老夫从不做天王,可两代天王一个是我私生子,一个是我私生子的儿子。此事除去爷子孙三人,就只有一人知道,可已逝去多年。”

    狄冲霄听得一愣,心道身前这位不像是爱好此道的人啊。

    智慧天道:“其中缘故不说也罢。刚刚那话是我此类只想多活几天的老人家才会用的下注法子。他日神将大人赢了,老夫什么也不求,功成身退自在看书;败了,反正没人知道老夫是暗子,甩甩衣袖便去看书了。人死万事空,到了我这年纪才懂得很多时候苟延残喘比永垂青史要得得多。”

    狄冲霄道:“果然有道理。咦,喔,有趣,你先前只是打个比方,是在说不管什么理由,越老的人越怕死?”

    智慧天笑道:“正是。神将大人千万别以为人老了看得世情多了就不怕死,事实上,越是强大的老人,九成九都会比普通人更为怕死,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渴望更强、渴望某种改变。只有活着,才有可能达至更强、看到改变;只有活着,随着强而来的名声、权势、女人、财富才有价值可言,包括梦想。无论双子魔的寄命肉身有多年轻,那颗老人心永远不会变得年轻,只会越来越老。”

    狄冲霄点头认同,自袋中取出由冥鉴门及流火山脉所得合录而成的游一半文卷,又取出一本小册子,册内记载皆是有关于游一半神魂与脾性的,来源于寒宁馨转述极炎魔、托星魔,水晶凝与施无隐,及轩辕虎夫妇。交给智慧天。

    智慧天逐一翻看,及至一卷一册看完便是重头再看,手中多了支笔,有的段落直接划掉,有的字句着重标出。

    狄冲霄看了两眼便是满心钦佩。

    原来此老划去的段落正是冥鉴门也觉着不可靠的那些,而标出的字句皆是一段一页之核心。

    一瓶酒的工夫,厚厚文卷便是等同于二十来张纸。

    智慧天再看薄册,抚须赞道:“到底皆是世间强者,说话简明扼要。”说着将狄冲霄的猜想段落尽数抹掉。

    狄冲霄苦着脸道:“那可是我耗了极多脑子才写出来的,就这么不中看?”

    “中看不中用。神将大人这是要将魔事札记当成神技神典编个修解方便人看?神将需要的不是让看的人知道自己对魔人魔行的想法,而是要知道看的人自身对魔人魔行的想法。别和老夫说是给笨人看的,此种惊天之事,那笨人对着满卷的高明见解又岂会有自己的想法,到头来,与自己一个人乱想有什么区别?”

    狄冲霄想想还真是,挠挠头,呵呵一笑后只管喝酒。

    过得一会,智慧天合上薄册,闭目沉思。

    狄冲霄停下喝酒,端坐屏息,于心中寻思生不灭到底犯了什么怪性。

    小半个时辰过去,智慧天睁开眼,笑容中满是自信。

    是笑不是愁,狄冲霄心下大喜,道:“有什么结论?”

    “强者身、平凡心,游一半正是人中最为苦恼的那一类。无须任何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是平凡世人皆有的心念,但大多数只是想想就算,偏游一半拥有当个懒汉的本钱,因而他的平凡就与一般平凡有所不同,介于平凡之上与平凡之间,就是上与下、强与弱、高与低、争与弃、尊与卑、勇与怯之间。由此就可推知游一半在游姓一族中天资上不好不坏,地位不上不下,不被长辈喜爱也不受长辈讨厌,不受同辈尊崇也不被同辈卑嫌。凡事,一念起便要一意争,一念灭又是随心弃;遇难之前雄心万丈,遇难之后灰心丧气。”

    “有点意思,的确,游一半明明有实力一战,可最后连试试力无尽的念头都不敢有,正是低弱卑怯灰心到极处的弃。继续。”

    智慧天喝杯酒,接着道:“强者身、平凡心,此种人比任何人都渴望不平凡,但只在神将般年纪时才会去做,相比平凡之上的年少气盛,平凡世人的年少冲动,此种人用年少骄狂目空一切才妥切,所以当年游一半进入十魔会之时绝不会超过二十四五,自以为神魂玄奇无人可知,一意幻想着一步登天。事实是残酷的,亲身体会魔皇神威之后,游一半灰心丧气却又不甘心,然而这种不甘心既不是平凡之上的奋发上进,也不是平凡世人的含恨退离,是自己骗自己,寄影不了魔皇没关系,只要寄影极炎魔就有足够实力足够机会寄影魔皇。神将大人,这种平凡心若是再受打击,你若是游一半会怎么选择预伏寄影?”

    狄冲霄心下恍然,暗道难怪游一半最后挑了相对不强也不弱的传令仆魔,非是行事知道怕了,是无法再承受失败,同是惧怕失败,平凡之上是谨慎后勇为,平凡是犹豫后蛮莽,而两者之间是逃避。举起酒杯,对着智慧天隔空敬酒,一饮而尽。

    “一念灭随心弃。随着阅历世情增长,壮年游一半不再是目空一切,对曾经的天下第一已然是随心弃了,平凡心由尊转卑,行事多逃避。及至中年,智慧在岁月磨练下有所增进,那颗平凡心又从随心弃变为一意争,觉着自己当初很可笑,为什么要一口吃个胖子,寻个有天资的,以我的实力与智慧替他修行,一样会是天下至尊。这份骄狂依旧的梦想并不是力无尽打破的,游一半修行之后便明白了,他在修行别人也在修行,可他是先断再重头修,天资相同努力相等的情况下,哪可能超越本就强过自己的人,就是不愿承认。力无尽的出现且实力远胜当年,不过是令他再无法逃避现实罢了。神将大人,近五十年过去,不管游一半还能活多久,都已是真正的老人家了,争争弃弃,弃弃争争,极度灰心之下只会再是一念起一意争,只要活着就有可能是天下第一,万事都不如活着实在。”

    狄冲霄再敬一杯酒。

    “现在,一个极意幽诡、极度不想死、一心逃避失败的老人家会怎么选择预伏寄影便是呼之欲出。首要,不会是正魔强者,这两种人仇人太多,一个不慎就会是死于袭杀;其次,不会是天下闻名的少年英才,此种人深为长辈们看重,天下神魂无奇不有,一旦让人发现他影子有异,到时就必会是影散命消;再次,绝不能是兽袭强猛的地域,若是预伏寄影人被吃了,他一样是要死,至少也要是大损元气。……”

    狄冲霄深为叹服。

    那些话说着简单,听着也简单,可与旁人不同的是,智慧天是有绝对自信,而非随心随想胡侃。

    “……为此,游一半在成为百兽帮主之后的寄影预伏在目的上绝不是天下第一,只是保命,是要让所有人无法在一月内找到他,其后的寄影换影才会是看重天资与实力。既然是目的是隐迹,首重的必是地域,平凡之上必去荒野深处,平凡世人多去偏远小村,可游一半是强者身平凡心,且逃避了几十年,又是别有隐事要办,荒野与偏远便是都不会选,要远离兽袭,要与灭神宗门若即若离,要消息灵通,要利于逃遁,要英才会聚,此种地方只会是繁华大城,其它地方不作考虑;其次是人选,无论男女老弱,必会是容貌寻常、才智平平、天资一般,然而不惹人注意的普通人难免会被人欺负,所以人选的家世上要相当不错,最好能与某个强者极为亲近,以此作为散影重生之初的护身凭借;再次是人选天性,大善大恶一样会是万众瞩目,必是要避开,以游一半的冷血,小善他是能装,但会有破绽留下,一般人看不出,可时间一长绝计瞒不过至亲之人,必是小恶之性……”

    狄冲霄拿出一份地理图,边听边在符合条件的地域上打个圈,心下暗喜,这么一来,只要有灵灵操纵飞舟,最多半月时光就能找上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新婚秘爱:沈先生〕〔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为你所致〕〔墨引流觞〕〔顾太太的豪门日常〕〔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