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炮灰攻略〕〔顶级神棍妻〕〔农门贵女有点冷〕〔秦先生的朱砂痣〕〔夫人,你马甲又掉〕〔农门有甜:病娇夫〕〔错惹娇妻:法医大〕〔穿越之田园贤妻〕〔徐少逼婚之步步谋〕〔顾先生的第一宠婚〕〔田园小针女〕〔恐怖片场〕〔混沌祖龙诀〕〔盛世凰谋:天妃〕〔承包大明〕〔文娱帝国〕〔我混烘焙圈的〕〔捡个古人当特助〕〔快穿守则:黑化男〕〔神级最强系统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七百九十章 伤魂还魂
    百花藏来了,童宣韵自然也来了,从高空悠然而落,手上耍着一根神光线,脚下的粉色神光如风中落叶,又如江上鱼船,轻轻托着主人,随风逐波。

    狄冲霄眼力是极高明的,不禁为童家妹妹深感开心,难怪她能以一根神光线就在无尽碎片中穿出一根正确的“离界路”来,原来破界灵神了。

    百花藏身上外伤已是完全恢复,跃至狄冲霄身边,看向黑袍人,傲然摆动右手食指。

    黑袍人已然将身外冰层尽数化去,面对挑衅冷哼举拳,正要出手之际心生警觉,身向左飘。

    来人并没有出手的意思,淡淡看着黑袍人,眼神色满是悲怜与痛恨。正是掌管幽冥浮空岛的南宫岳。

    黑袍人道:“原来是你搞鬼,难怪那丫头能破开空界禁制。你要记得你的承诺,有生之年不与我动手。”

    南宫岳轻叹:“我记得,所以你还活着,所以我一直为那些死在你手中的人深感愧疚,入地无缝,只能去天上了。”抚抚须,又道:“我是有做过那样的承诺,但没说过不会自我了断,给你十个数,若是到时你还在这,你想走也走不了,陪我一起去地狱向死去的人赔罪吧。”

    黑袍人半身受伤不轻,正担心狄冲霄反击,闻言飞身退离,须臾无踪。

    南宫岳回身看向狄冲霄,笑道:“你这小子还真是命硬,累得老夫输给一个没人知道多大年纪的老妖婆。”

    狄冲霄大笑回道:“老姑奶奶去岳爷爷那了?好嘛,小子在下面打生打死,你们在天上看热闹。”

    南宫岳道:“没那么夸张。那天你走后就有一大群翠星蚀甲鹰驱使火雀毒蜂攻岛,老夫无法分身不说,其后回来的管家小子也是重伤不起,最后还是任宗主跑来帮手才彻底赶走麻烦,又逼着老夫与她打赌。怎么不问那人的事?”

    狄冲霄耸耸肩,道:“问什么?管他是什么人,他日遇上就是他的死期。”

    南宫岳微微一笑,对空挥手,令空界门幻现。

    任水心一向是怪脾气,伸手管了蓝依的闲事,却是不理只有半口气的管定林。正当蓝依哭急之时,空界门打开,狄冲霄一行回到浮空岛上。蓝依先前一直昏死,不认得狄冲霄,却是一眼就认出狄冲霄套在指上的鬼脸戒指,明白他就是此次前来救援的幽冥鬼影,飞奔过去,拉住人哭泣求救。

    狄冲霄知道任水心为什么不管管定林,轻轻一叹后来到管定林身前,发觉伤得确是至重,指蕴神光点在他心口上。管定林脸色舒缓下来,也不在咳血,呼呼吸吸,犹如沉睡。蓝依大喜,直视狄冲霄如神人。狄冲霄将后续疗伤事交给百花藏与童宣韵,转身去了里屋。南宫岳自去屋外修复满是坑洞的浮空岛

    任水心正坐在窗前小酌,桌上放着一根翠纹鹰羽,见人来了便道:“令垂死者进入永恒沉睡,算是救急一道中的至尊之选。先前就是你那前世神魂?”

    狄冲霄上前行礼,道:“是也不是。魂梦二十年在我两世魂聚之后就彻底消散了,重生之后虽有相通之处可与死后重生再无半点关系,玄奇处主要是变化并增强了魂梦二十年在空界上的奇异,能让伤者进入永恒沉睡不过是原先那能令死者变为永恒沉睡的弱化,只此一技且别有限制,实不足为道。”取出净尸花,道:“老姑奶奶是算到这东西会于我手中出世才来的么?不过它不像是千年木灵。”

    任水心道:“此物由尸水残魂而成,满蕴无尽死气,时间轴迹完全停滞,算是老姑奶奶的克星之—,没法算它。而且对小秀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也没必要算它所在。这回是算到南宫家老小子这里会有需要的兽料出现才会跑来一趟。花是死魂之物,果实倒是半生半死,老姑奶奶便为你算上一算,看看它与你有益还是有损。”说着以指轻点伤魂果。

    狄冲霄心下欢喜,若是结果能与师妹有关最好不过。

    不多时,任水心轻语:“你这孩子总是能让老姑奶奶感到惊喜,竟是算不准看不清。伤魂果是能创造奇迹的灵珍,自古至今,没几个人有缘找到。你怎么得到它的。”

    狄冲霄将前些日发生的事详说了一遍,又道:“合丝莲爆与心意灵彩互斗而成的威势实在太强,终将藏身地给毁了,水渊地层破碎下陷,原来那渊水不过是上层,下面是更大的地下水脉,渊水也更加粘稠苦涩,再下就是尸水蚀魂沼。尸沼灵脉对活人活兽极有敌意,便在移转之前聚合尸骨、尸水与沼泥幻化一个龙兽傀儡,强到吓人,我与灵灵皆是有伤打不过它,狠挨一顿揍后被它用*双灵神技给轰了出去。飞离之前,我见那龙兽傀儡爪背上长着朵花,心下稀罕,就用流电环将那根长着花的骨头给移了过来,没想到是净尸花。”

    任水心道:“你这孩子运道真不错,若非你身裹破界而成的天地灵光,就不是被轰出去了,是给轰碎了。”

    狄冲霄咧嘴笑了笑,道:“老姑奶奶,既然小秀要它无用,要不您给算算兰芳国传说中的神花彼岸幽芳。”

    “老姑奶奶的规据,一天只为一人进行一次神预。”任水心将目光转向伤魂果,道:“在这东西上,倒是可以破例帮你一回。世人只知伤魂果能给活着的生灵一次现世轮回的机会,只要服用者能熬过死气摧残由死复生,自身天资中残弱不足的那些就能变化一新,从此废才变天才。然而这只是伤魂果最为低等的用法,此外还有两等,皆是灭神师才能使用。一名为伤魂,需要灭神师用神魂去赌,境界最低也要是斗神境,若能死而复生,那不仅是天资有变,也会在神魂不变的情况下令神系觉醒变化一新。”

    狄冲霄心下一震,低呼:“七极神系?!”

    任水心道:“不错。神系觉醒有八类,此法玄奇处就在于残伤神魂,八中变一。无论能不能变化到七极神系,此生都不可再觉醒其它神系,原先的神魂也注定是要再无寸进且会降至凝神境,有如死去。这才是伤魂果一名的真正由来。对灭神师而言,复生后若不能变化到七极神系,那种滋味足令任何人发疯寻死。其中缘由你该最为清楚,七极神系无论拥有几重觉醒依然是单系觉醒,不受伤魂果的制约。”

    狄冲霄轻叹:“这根本是比赌命还惨烈。老姑奶奶,怎么施展伤魂?”

    任水心道:“伤魂果皆有一黑色尸斑、一白色尸斑,任取一斑,将神光蕴于其中。那时伤魂果会自行将灭神师神光吸尽,再以无尽死气封禁,等到尸斑变化为神光本色就可服用。此法万罪老祖该知道,但绝不会有胆子去赌,也没必要去赌,必然是想用伤魂果雕琢破界灵食。这后一用法,天下间只有我与魔皇才知道底蕴。此法名为还魂,唯有灵神境以上灭神师才能施展,玄奇处可令灭神师回还神系觉醒,而不管他是因为什么而失去神系觉醒。”

    狄冲霄忍不住问道:“老姑奶奶,育花兽先不说,世人中真的连极炎魔也不知道?”

    任水心没有回答,抖手敲了狄冲霄一个脑瓜崩。

    狄冲霄摸摸头,就此醒悟,道:“七极神系?”

    任水心点头道:“还魂一法只有七极神系灭神师才能施展,灵源蕴黑斑,神光蕴白斑,当伤魂果变为半黑半白时就是果成。自古至今,有多少七极神系?又有几个七极神系有缘得到伤魂果?在你之前只有魔皇一个,然而魔皇对伤魂果的兴趣只是探究上古灵果传说的真相,完全弄明之后便没了兴趣。魔皇生性尊傲,便是亲如夫婿,有些事也是你要问她才会说;极炎魔的尊傲不比妻子差上半分,你不说他便是绝不会问。你说他会不会知道?”

    狄冲霄道:“确实。老姑奶奶,你定是不耻下问了。唉哟。”挨了个爆栗。

    任水心收回手,道:“猜错要罚,老姑奶奶是不愿问人的冷性子,便用一个约定与魔皇换了她不要的净尸花,然后从中看到了她所发现的一切。再猜,什么条件?”

    狄冲霄哪里猜得到,正要说不,福至心灵,惊呼:“花巢圣种,时光之泪!!”

    任水心道:“正是。那回可是花了不少工夫才找到魔皇所说的那粒深埋地底的太古花灵残种,却是不明白魔皇要做什么,只是依约保留着,直到你这孩子出现,老姑奶奶才明白此事上必是魔皇逆天改命布局中的一环,只是依然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只能自算一番后寻个时机交给你。世间事变幻无常,不管极炎魔要做什么,他绝不会让寒宁馨脱离控制,必会以某种方法动摇寒宁馨对你的情意。此事无关生死,所以老姑奶奶不想插手,然而极炎魔有魔王气度,你的那些死仇就没几个有气度的,为防万一,多杖还魂果不是坏事。还魂果一人一生只能服用一次,若是心怀侥幸,人虽不死,神魂将彻底消散,再无觉醒可能,所以你这孩子就别觉着有所依仗便去找万罪老祖拼命胡来。”

    正中心事,狄冲霄尴尬笑笑后丢开心中的小小算计,心想老姑奶奶看人心比得上冷幽听人心。

    任水心道:“原本还魂果长成后最多收存五七年,但若有我的天地灵源加以禁制,便能亘古长留。此外,不论七极神系灭神师有几重觉醒,要想得到还魂果,就必须是几重觉醒皆灵神,你这孩子的第四重觉醒差了一个境界,要想在短时间让你维持四重觉醒皆灵神,当世只有两人能做到了,一是我,一是生不灭。现在就让老姑奶奶看看你这孩子最快能用几个月就将第四重觉醒破界至灵神境。先前神预虽说不明,可还魂果在你与寒宁馨一事上会是一个不测变数无疑。”指蕴灵光点向狄冲霄额头,展开威慑天下的神技时光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至尊〕〔文娱崛起〕〔最强小民工〕〔倾世强宠:战神王〕〔甜妻天天想逃跑〕〔万界大盗〕〔刀剑三尺〕〔重生八十年代创豪〕〔重生之都市狂仙〕〔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Boss,夫人又把人〕〔都市小神医〕〔桃运小医仙〕〔湛蓝史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