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吾家娇女〕〔神魔之上〕〔兵王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文明〕〔她有一间时空小屋〕〔首富身边的女人〕〔帝国星穹〕〔大符篆师〕〔我是光明神〕〔林雪薇楚炎〕〔废少重生归来〕〔颤抖吧,渣爹〕〔都市透视医尊〕〔都市超级高手〕〔封先生,你的剧本〕〔转天〕〔诸天之主〕〔命运之主的侦探屋〕〔穿越之教主难为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七百四十九章 智救小妖女(一)
    朱红羽压下心中杀机,带着百花姐妹落地,缓步走近,盯着药灵,将假死的狄冲霄扔了过去,正在祈绝水与药灵之间。药灵瞄了瞄附身火衣犹在烧灼的血污死尸,心惧沾染火光遭受无妄之灾,又是本就无意救人,忙向侧旁移了两步。

    朱红羽冷声道:“药灵,还真是巧,刚从极北冰原回来就撞见你。本堂主不管你是怎么抓到泪儿的,立刻放人。做为交换,岸边那群废物就都还你,之后你想对游海一族做什么,本堂主不管。”

    药灵高叫:“一般神技至死便休,焚仙火衣却是化灰方休,朱堂主实在狠恶的可以。只是你都说他们是废物了,我会傻到交换?别说区区百罪狂兽,就是千罪长老又哪比得上朱堂主的心爱小徒弟。”

    祈绝水阴阴地道:“朱堂主,你绝非蠢人,哪里会有千罪长老不用,反倒是以这两个连半口气也欠缺的废物来作交换,留守的蒋老弟与本族弟子必然是早已成火灰了。药老弟说得对,本族不缺那些下等的千罪长老,死便死吧,不值得为此伤了两家的和气。不过咱们是凭本事抓的小妖女,朱堂主有本事尽管抢回去,若是做不到,就要乖乖听话。也不难为你,只要毁了水宫,我们就放人。此事对朱堂主的神魂来说易如反掌。”

    朱红羽手蕴火灵,将手中百罪狂兽的尸体烧成灰,冷傲回道:“本堂主先前有说是还你活人么?这就是本堂主的回答。四圣会朱雀堂从不接受任何威胁,给你十个数,若是不放人,本堂主就站到游海一族那边。祈绝水,别以为你站在大海之上就拥有地利,你连天封冰魔一根手指也比不了,本堂主杀你只在心念之间。”

    祈绝水将手放在朱熔泪脖颈前,道:“这话,我信。朱堂主的克星是元灵冰不是元灵水,只是本人再无能也能在朱堂主动手脚的一瞬间捏断这可爱脖子。朱堂主,千万别赌悬红一族会怕血腥会怕恐吓,本族弟子哪一个不是身有重罪。我不逼你,给你一柱香工夫考虑。”

    药灵接着道:“朱堂主,不得不说,圣神境中你是顶尖的存在,我与祈老哥除非能合成一个人,否则绝不是你对手,但我的神魂你是知道的,百倍灵性之下,我与祈老哥伤免不了,死不可能,杀了人之后不难逃进海里,到时朱堂主可没法煮海抓人泄心火。徒弟就这么一个,是要帮外人杀徒弟,还是救徒弟杀外人,朱堂主应该知道怎么选。”

    朱红羽哪会接受更进一步的威胁,面现勃然却又是投鼠忌器,心情流露,毫无虚矫。

    药灵与祈绝水虽占上风,可也不敢过于进逼,心下实是进退两难。

    僵持间,百花真故作神秘地上前与堂主耳语。

    朱红羽听完叫道:“本堂主几乎上当。药灵,我那徒弟远在南方,岂会在这里出现。要想我信,让她说话,本堂主只等十个数,否则,哼!”

    药灵道:“朱堂主真会说笑,我又不知你会来,为何要弄个假妖女带着?”

    朱红羽哪里会听,自顾数数。

    祈绝水忽地心下一震,忙道:“朱堂主此求合情合理,咱们照办就是。”对药灵打起眼色,暗示朱红羽在玩缓兵之计。

    药灵先是不解,随后会意,若让朱红羽寻到借口转身就走,那接下来的事就难办了,既要分神防御朱红羽,又要应对游海一族,一个不慎就是全军覆没之局。既明此点,药灵哪里还敢拖延,自怀内取出一粒灵药,塞进朱熔泪口中。既解禁制,也是替她疗治重伤。

    朱熔泪苏醒过来,看看朱红羽,又看看假作朱雀弟子的百花姐妹,虽不知师傅怎么来了这里,却知道有救了,更知道那气人恶小子就在附近。

    朱红羽叫道:“泪儿,伤得重么?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朱熔泪极是精灵,立时知道师傅是在隐说一定要说有事、一定要说伤重垂死。又见师傅有意无意间看了前方尸体一眼,朱熔泪心知必有原因,假作伤痛垂头惨哼,快速扫了尸体一眼,发觉此人脸虽陌生,可身形与手脚细微处极是眼熟。有此发现,朱熔泪再看那烧身火光,立时又有一悟,是师傅常用的焚仙火衣不假,可此种火衣恰也有隔绝神光的玄妙,兼且深知狄冲霄具有散火之能与假死秘技,就此断定尸体就是狄冲霄。

    朱熔泪压下心中惊喜,明白只要能寻机离开药灵与祈绝水几步,就能逃出生天。眉头一动计上心头,朱熔泪暗掐伤口令脸色更白,惨然抬起头,咬破舌头,喷出老大一口血来,再加上那欲说无声的虚弱劲,十足一派伤重垂死的凄绝模样。

    药灵接到祈绝水眼神,傲然道:“朱红羽,多说无用,本人的黄泉鬼幽丹,你该听过吧?”再取一粒灵食,塞到朱熔泪口中。

    朱红羽冷声回道:“你那保命灵食的神效,山白虎已经用他的愚蠢与大意为世人验证过了。只是本堂主信不过你会舍得用此保命灵珍,你身上多得是激发生命元气的魔邪灵食。若想我信,唯有一法,我退离十丈,百数之后,你必须要证明泪儿伤势大好且无隐患。只要是真,本堂主就帮你这一回又有何妨。”

    药灵大喜,叫道:“何需百数之久?二十数便可。”忽见祈绝水微微竖起两根手指,心下会意,又道:“但十丈对朱堂主而言太过近了,为防出现意外造成误会,需离二十丈。”

    朱红羽没有意见,带着百花姐妹退后二十丈站定。

    药灵犹自不放心,与祈绝水打个眼色后独自前行十丈,隔在朱红羽与祈绝水之间,若有万一,便可拦阻,为祈绝水赢得时间。以他那百倍药性的神魂,虽是不敌朱红羽,却能在硬拼之下做到伤重不死。灭神师神魂就是如此,各有奇奥。

    朱红羽离得远,又有药灵为盾,祈绝水这才彻底安心,放开朱熔泪,吩咐她可以绕圈走走,同时手中水剑灵光闪闪,以示朱熔泪千万不要打歪主意。

    朱熔泪自不会蠢到以伤重之身强行逃遁,假作活动手脚间一点点接近地上死尸。祈绝水心神半在朱红羽那边,半在水宫游海一族处,哪里会想到被火衣神技烧灼的尸体有鬼,只管跟着朱熔泪,绝不让彼此间相距超过四步以上。及至来到尸体旁,朱熔泪暗道成与不成就看坏家伙的了,故作脚软,喷血惨叫后倒向地面。

    祈绝水急伸手去扶,心下叫糟,什么都算到了,就是没算到小妖女比想象得还要恶坏。

    朱红羽哪会不知是徒弟有心作怪,配合前冲,大叫:“药灵,好大胆子,当着本堂主面弄鬼,找死!!”

    药灵一向对自身神魂与灵食极具信心,见此不应有的状况,心下一转就认定是她师徒俩故弄玄虚制造抢人借口,急忙上前迎战,心下暗赞刚刚的决定是正确的,若是没有自己拦在中间,就算是在二十丈外,以朱红羽的能耐至少有三成可能在己方重新抓人之前抢回徒弟,至不济也能抓着自己或是祈绝水,那时不想交换也不行了,眼下只要拖着就好。

    三步之距极短,祈绝水一步而过,眼看着就要抓着朱熔泪,惊见一道电光自百罪狂兽死尸口中喷出。

    灵神境的雷魔吼方是真正的雷魔吼,又有封雷球与黑神魂暗助,威势惊人,极大拉近了狄冲霄与祈绝水之间的实力差距,更兼是电闪雷轰,迅疾处令祈绝水避无可避。

    要么抓人,要么保命,祈绝水断然选择后者,收手护在胸前,借身处水城的地利幻化防御神技聚海天啸铠。那一层薄薄水甲并非死物,甲中水灵如海啸般翻腾,能将所有攻击都加以翻搅化散,因着水甲连着水城、水城又连着无尽大海,恰也可导引击身雷灵入海。一如竹毒八部神众墨多借铁线导雷。

    自假死回转的狄冲霄压根就没指望雷魔吼能杀了占有地利的祈绝水,一吼喷出,再行以另八个封雷球为助力连环八喷,每一击都令祈绝水多退三步。成功逼退祈绝水,狄冲霄翻身跃起,在周遭悬红一族弟子反应过来之前震碎外衣,自隐在内里腰间的幻形袋中拿出龙牙破灵剑,三重神光尽数蕴于剑中,击出剑涛千叠与破灵斩合而为一的破灵千叠!

    神光漫漫,十重十叠,瞬间袭至药灵背后。硬接,以狄冲霄如今三重觉醒皆灵神的实力,就算是圣神境的药灵也要受些伤,除非他能及时吃下专攻防御的灵食。

    前有朱红羽已是不敌,药灵穷于应付下明知后方剑袭是在逼自己让位,可无法取拿灵食增强防御之下哪里还敢任由剑光击中,不得不斜跃避开,给朱红羽让出一条道。朱红羽强攻硬杀就是为此,留下火焰傀儡拦阻药灵,背生火灵飞翼,浮空疾飞。

    祈绝水此时已从电击中回复过来,却是离开原处二十四步,距朱熔泪不到八丈,心中觉着尚有可为,飞身前冲,一手掷剑射向复活死尸,一手幻变水索,掷向朱熔泪。无论是斩杀狄冲霄,还是套中朱熔泪,都可在朱红羽冲到前重新掌控局面。

    周遭罪徒们终于回过神来,知道那复活死尸绝非自家人,一半合攻狄冲霄以作牵制,一半飞步前行抢夺朱熔泪。一众罪徒刚行数步,只见一片水潮飞卷而来,半数化做水墙封隔十恶罪首,半数化为水灵傀儡拦截百罪狂兽。

    不远处,百花姐妹手牵手,甜甜娇笑。

    原来百花真借着祈绝水全力攻杀的良机成功镜现到他那元灵水觉醒。虽然一时间难以镜现什么高等神技,但借用海水化生傀儡与水墙之类的中低品神技,姐妹俩早在官双妍处就已是玩得烂熟。

    水灵傀儡们没可能赢,可拖时间绰有余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倾世强宠:战神王〕〔一线黑粉〕〔万界大盗〕〔最强小民工〕〔拯救喵殿下〕〔重生八十年代创豪〕〔Boss,夫人又把人〕〔神魔之上〕〔仙祖破天〕〔从斗破开始当咸鱼〕〔林雪薇楚炎〕〔我在仙界当女掌门〕〔女配重生:boss养〕〔喵我变成猫了〕〔兵王之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