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幸亏爱上你〕〔重生之御医〕〔都市最强赘婿〕〔六十年代小美好〕〔上门狂婿〕〔重生太子妃:鬼王〕〔穿越古代成贤妻〕〔冰冷少帅荒唐妻〕〔谁的青春不怯场〕〔鲜嫩小娇妻:老公〕〔神女宠夫:师尊你〕〔全球诸天在线〕〔灰烬之燃〕〔极品小神棍〕〔楚臣〕〔独步九天〕〔亮剑之最强系统〕〔都市最强仙尊〕〔重生于火红年代〕〔画棠清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七百四十一章 往见宫主(二)
    动手在即,狄冲霄毫无畏惧,伴着朱红羽起身,潜藏心底的无尽杀意充塞心魂,令大厅的森寒多了一抹令人心悸的尖锐。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对手太强,不以全力拼命,落败身死是呼息间的事。

    对视一会,佟总管忽地一笑,又是春风满面,回座坐下,道:“心窍精灵,心魂尊傲,利不能诱、威不能服。这小子极不错,老殿主没挑错人,是与他分明两类人,异数。”

    冰宫之主也是一笑,道:“我倒是觉着正常,那死老鬼连自己也要否定,寻个毫不类己的怪小子恰在性子之,既然妹子开了口,算他过关了吧。狄家小子,既然你认了死老鬼做义父,本宫主也认可了,那他与本宫主之间恩怨便只能着落在你身了。乖儿子,先跪下来叫娘,你给死老鬼磕几个响头,加倍给娘磕。别的事,等你叫过磕过再说。”

    狄冲霄大叫:“白日作梦!要打要杀奉陪到底,管你叫娘,我哈哈哈哈哈!乖女儿乖孙女倒是有得叫。”话到此而断,心下纳闷了,怎么真绕到这事了,这要是真叫她娘,那她不成了施老伯的老婆,这到底是谁在占谁便宜啊。

    这边没想出结果来,狄冲霄那边被人踢了两脚,是朱红羽,瞪眼怒视,意思不言而喻,你要是敢以这种方法讨便宜求饶,立刻火焚了你。

    狄冲霄本没打算应下,犯愁苦思,越想越觉不对,看向冰宫之主,道:“戏演得不错,小子差点信了,别白费心机了。施老伯那么怪的脾气,哪是会觉着娶老婆生孩子也不错的人,他否定的我若是赞成,才真是灭了电魔威风。要战战。”

    “死老鬼确是没挑错人,接着。”冰宫之主手一翻多出两样事物,随手抛出。

    狄冲霄接物入手,细细一看,惊骇出声,竟是十魔会的魔王令!翻过来再看,只见面刻着人形与魔号,一是飞电魔施无隐,一是冰水魔水晶凝。

    狄冲霄摩挲着两杖令牌,光从令牌隐蕴的灵光与威势可以断定是晶魂器,且电魔令与电魂灵玉极为相似,绝非可以仿冒的东西。

    朱红羽不禁皱眉,心道难怪天封冰魔在冰宫胆小如鼠,原来此处是老十魔冰水魔的老巢,只是从没听人说起过极北冰宫分属十魔会。

    冰宫之主水晶凝隔空收回令牌,道:“本宫主与那死老鬼是天生冤家,虽说到最后都没能正式婚典,可孩子都给他生了四个,当得起你叫一声娘。”

    狄冲霄年纪轻于某些事少些阅历,此刻再听这一声死老鬼,立时想起师娘骂师父来,浑身一个激灵,这才明白为什么总觉着那死老鬼施老鬼的恨意怪怪的了。

    狄冲霄暗道一声要命,道:“老十魔自不会胡言乱语,况且宫主与施老伯实力相当,若他不想给,宫主绝无可能强夺电魔令。可,唉,真是要命了,不是施老伯对您始乱终弃吧?别的怨、别的仇一身当之绝不皱眉,唯有这个小子绝不愿背,能说个清楚么?”

    水晶凝道:“你这孩子与那死老鬼真是一个天一个地。死老鬼一生不信情否定爱,并非会主逝去之后才变得如此,早在他与会主相遇之前是。我与死老鬼的相遇也早在他与会主相遇之前,碰头要战,入了十魔会更是天天打。外人所知的理由是冰与电天生冤仇,其实这只是一半缘由,死老鬼明明喜欢我得厉害,偏是生来否定一切的性子,无法完全否定心情爱之下便和自己闹起了别扭,一边想法接近我,一边又在接近后寻我麻烦,好从得到否定情爱的根本。我会应景姐所请加入十魔会,性子之怪自然也不你义父差到哪去,最爱是折腾那死鬼,最看他那无法否定的纠结神情,所以他否定的事我肯定,他反对的事我赞成。明白了么?”

    狄冲霄直着眼道:“也是说,施老伯觉着爱情也不错的时候,宫主冷脸气人;施老伯觉着爱情是狗屁的时候,宫主热情粘人。你们两个看似一样的怪,可宫主实是极爱施老伯,说是要折腾他,其实是谁都明白他的怪性子,施老伯一生都在否定这个那个,但偏偏最为喜欢的是那种试图否定却又无法确定可以否定的心绪。然而以施老伯的实力,天下间近乎没有什么是他否定不了的,宫主为此便与施老伯闹,为的不过是让他开心。珍视心爱之人珍惜之物,宫主身处极北冰原,却是心热如火的多情人。”

    水晶凝笑道:“除去景姐,你这孩子是第二个听几句明白的人,难怪你能得到景姐女儿的情心。当时论实力,我自问不在水里的话逊那低调死鬼一筹,他若能狠心杀了我,便算是否定了情爱,偏对我施展不开手脚,即使是被逼急了也只是逃。后来极炎魔入了会,恰也是个他无法否定的人,他终于为违备本性亲近本宫主寻到理由了,那是为能彻底否定极炎魔,其它有待否定的小事通通先放一边,而魔魔联手是最好法子。我那大儿子是那时怀的,此事,除去景姐,即便是时光错那妖婆子也多有不知。算知道也不会明白,她是一孤婆子,不通男女情爱,必然是会认为是那死鬼仗着别人不知的超绝实力以让魔位为由大占我这个十魔第三魔的便宜。”

    狄冲霄无语以对,面只是笑,心想:一语的,老姑奶奶那时的欲说还休必然正是对两魔之间的情事有所误会。又心想难怪施老伯临死也不提及有老婆和孩子,实是在和自己闹别扭,若是说了是在承认一生都在否定的老魔王到最后居然连天下间最为普通的男女情爱也没能否定。

    水晶凝又道:“魔灭之战后,本宫主没心情再留在十魔会,在世间转了几年后便回还冰原,其后接掌了冰宫。会除去死鬼与会主,没人知道我是冰宫一脉,那死老鬼见我要走,便陪着我走,陪着我在极北冰原安安静静地生活,修行、吵嘴、斗战、生孩子,你说,这是为什么?”

    狄冲霄道:“还能是什么。施老伯又犯怪了,必是在想连魔皇的情爱天都能给否定,自己必然也不例外,等着宫主因爱生烦杀了他。否定情爱,不一定是要施老伯杀了宫主,反过来一样,只要宫主下了手,施老伯一样赢了,用命否定了世间有真情。难怪施老伯恨极炎魔到不想活,施老伯离开宫主独处那些年后必是已经明白今生绝无法否定对宫主的情与爱,这才会越发痛恨连至爱妻子也能痛下杀手的极炎魔。该也有些嫉妒,妒嫉极炎魔才是真正能否定一切的人。”

    水晶凝轻叹:“正是痛恨与嫉妒兼而有之,那死鬼在冰宫等了二十余年,直到我怀小四,他终放弃等我杀他的无聊念头,寻机逃出冰原。并留下话来,不许我去找他,我与他之间的情怨交由命运来决定。死鬼能说出这话来,等同于是向我投降了,从那时起,我便不出极北冰原,等着天命给我一个交待。这一等是十四年。死老鬼选择身化灵玉也是有怕要面对我的一天,因此他的命运交给你来决定了。若你磕头叫娘,今天便是那死鬼与我了结情怨的一天;若你不叫,便是天命替他说了不字。本宫主不为难你,任你回返外界,那对小淘气也还给你,但从今往后绝不要再来极北冰原。”

    狄冲霄挠挠头,自体内取出电魂灵玉,道:“施老伯,这事实在不是我不帮你扛,实在是扛不了,抛下怀孕妻子逃溜,这事实在太过没品。你自己和义母道歉吧。”将电魂灵玉交到水晶凝手,郑重跪下,给义母磕了六个响头。先前在劫母内磕了三个。

    佟总管笑道:“恭喜宫主夫妻团圆,又收得好义子。”

    水晶凝托起狄冲霄,道:“本宫主向来说一不二,从今天起你是冰宫雷殿少殿主。只是有一桩事,你这孩子想错了。娘说的了结情怨可不是要一块破玉当牌位供着。今天,娘倒要看看那死老鬼还有何话可说。”将电魂灵玉放回狄冲霄手心。

    狄冲霄道:“义母,你这话好怪,不是怀疑我替义父有所隐瞒吧?我发誓,义父当日真的是在散魂之后伤发,身化火球。”

    水晶凝笑道:“瞧你这孩子的咬舌头劲,娘不管你叫那死鬼做什么,但认了我做义母便要叫娘,水娘晶娘凝娘也可,别的听不惯也不想听。那死鬼是散了魂,也没了肉身,可他那元灵电不过是第二觉醒,他那第一觉醒是什么,又擅长什么,不会没和你说吧?”

    狄冲霄道:“真的?那我当真了啊,施老伯最不想我感激他,真叫他义父,他在九泉之下定会气得跳脚。水娘,你说的,我知道,通灵神系,神魂与魂魄的镜现、切分、移转、治疗、交流等有关,可施老伯的魂灵一半毁于电魂灵玉,一半毁于极炎烧灼,如今真只是剩下这片残玉了。”

    水晶凝道:“那死鬼天生是做一事否定一事的人,这说,他无论做了什么事,一转头会否定前面已经做成的事。明白了没有?”

    狄冲霄默然一想,迟疑地道:“水娘是说,施老伯溜出冰原之前做了什么安排?”

    水晶凝道:“正是。”转过头,道:“小妹,接下来的事,你安排吧。我要带霄儿与他媳妇去雷殿。”

    朱红羽火起,正待要对狄冲霄出手,耳边却听到冰宫之主的低语:“想清楚再下手,本宫主绝不拦着,若能你杀了冲霄,便是否定了你心不应有的温柔,万事不提;若杀不了,你这丫头迟早会为他生儿育女。本宫主是过来人,便是用不竭之水赌你下不了杀手也绝不会输。朱红羽,赌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墨引流觞〕〔顾太太的豪门日常〕〔新婚秘爱:沈先生〕〔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梦里忆歆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