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时空行〕〔我能召唤人机〕〔谁教白马踏梦船〕〔我不想当老大〕〔阴阳鬼探〕〔蚀骨宠婚:总裁请〕〔会武功的德鲁伊〕〔情深缘浅:亿万宠〕〔独家宠溺:BOSS,〕〔冤家路窄:高冷男〕〔一级警戒:首席大〕〔家有萌宝:早安,〕〔虐妻上瘾:陆总裁〕〔遍地都是传送门〕〔美食猎人〕〔网游之最强法王〕〔我是天才大明星〕〔惹爱成婚:前任,〕〔豪门隐婚:惹上腹〕〔仙武寰宇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七百二十四章 恶魂折腾
    冰雾尸甲是颇为阴险的凶兽,且可借冰重生,但实力上并不是很强,只要小心不吸入就没事。朱红羽以束冰火环将四周可疑冰雾尽数驱散后带着狄冲霄三人继续北往。

    先找冰层下的绿洲,还是先去极北冰宫找死,狄冲霄心下早有思量,那就是绝不能眼看着朱红羽凭着傲性子乱来。盯着前面的大妖女,狄冲霄心下暗忖:当初玉无量在沙漠里以一人之力就能力压环姐双妍,冰宫占尽地利下,只要有一人实力在圣神四品上下就足以压下同境界的任一元灵火灭神师,红羽姐也不会例外,要怎么做才能先拖一拖呢?

    又是前行一段,狄冲霄忽地发现朱红羽似是并不知极北冰宫准确方位,只是顺北正行,心下一思,有了主意。行走间,狄冲霄故作思索,道:“红羽姐,你说极北冰宫是会位于北之极呢,还是位于寒之极、冰之极?小弟觉着到了此处,万事皆不能以常理来论,极北冰宫必然都是些专擅元灵冰的灭神师,修行起来自然是要越寒越好,与方位关系倒是不大。当然,若是红羽姐确定冰宫在北,就当小弟是胡想了。”

    朱红羽手中再现四个小火苗,道:“极北冰宫虚无缥缈,就是本会也不知底细。你想得有些道理,在这片冰原上,北之极未必就是冰之极。只是我的神技在极北冰原上定向不难,若想凭它寻找寒之极,不会有多大用场,除非我的神光能笼罩整座冰原。”转身向先熄灭火苗的方向行去。

    狄冲霄进一步道:“红羽姐,这神技能用来找冰窍么?别怪小弟啰嗦,冰宫的不竭之水定然也是找来的,既然他们能找,我们自然也能找,这东西或许在冰窍中就有。好比小弟要找的冰层下的绿洲,木灵要生长自然就要有水,说不准就有线索。”

    朱红羽不置可否,冷然道:“你的心思本堂主明白,给你一个机会,猜一猜本堂主为什么明知不敌也要一意硬闯冰宫。”

    “抢东西自然是最快嘛,可……”狄冲霄心下一沉,低呼:“红羽姐,你的意思不会是?”

    “泪儿因着服食太多神泪魔血,体内隐患实已到了暴起反噬的极限,直到现在都没有出事,皆是因着自身血脉与你那利用魔碎搭上灵光奇变进行疏理的法子才拖了下来,但越拖只能是后果越烈,若不能在半年之内解决,纵是不死也要神光消散。”朱红羽挥手震碎身边的巨大冰岩,满面悔恨自责,道:“毒蚀之海时,你与空祖爷分明都有提醒过的!是我太过自大了,明知不妥还是要让泪儿继续服食。若泪儿有事,我也是不想活了。”

    朱红羽如此直接认错,狄冲霄实是首次见着,再一次感受到两女之间非师非徒、非母非女却胜过师徒母女的火热情感。等到朱红羽心情平复,狄冲霄道:“既然红羽姐看出来了,小弟便直说了。小弟不想红羽姐去冰宫送死,要么小弟带着你去做回邪盗,要么小弟陪着你去做回交易,哪怕是舍掉这条命也要给泪儿换来不竭之水。红羽姐的高傲小弟明白,这两条必然都是不合心意的,那就走第三条路,咱们自己找,千年冰窍、万年冰窍小弟陪你下,小弟体内有黑神魂,不信找不到。五天为限,找不到就小弟就陪你打上冰宫。红羽姐,泪儿有事,你不想活;可你有没有想过你有事后,泪儿会怎么想怎么做?”

    朱红羽浑身一震,垂头看向冰面,好一会,轻轻低语:“那恶魂确有非凡之处,就给你五天时间。”

    狄冲霄大喜,生怕朱红羽反悔,走上前拉住她手就走。朱红羽皱眉要甩,可心情正处于罕有的软弱之时,怎么都提不起用力的心思,甩了两下没甩开也就任前面恶小子放肆了。百花姐妹最是可人,嘻笑上前全力对付坏哥哥,替大妖女摆脱尴尬,一左一右,伴着朱红羽前行,随口问些朱熔泪小时的事。

    极北冰原深处有太多冰灵聚集之处,尽皆是某处地域内的极寒,令朱红羽的探察神技多有误会。一行人在极北冰原兜兜转转,忽而误闯冰兽冰巢,忽而掉进冰面裂缝,忙活大半天后连一个百年冰窍都没找到。

    狄冲霄心知朱红羽面上平静心内焦切,没法子下只能和万恶的欲望主宰做回交易,交出一半身体供黑神魂作为搜索冰珍气息的凭籍。黑神魂哪是会是善类,上一个宿体又是被朱红羽压着揍,深有积怨,借着机会就闹腾开了,能羞死大姑娘的双关荤话儿。

    狄冲霄虽是早有预料,可一样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轻叹着将龙牙破灵剑递给朱红羽。

    “本堂主还没差到与一缕残魂计较,更不会上当宰了你让他有脱困的机会。”朱红羽推开剑,恨色低语。

    黑神魂控制喉舌,道:“小朱雀,你以为是本魂想占你便宜么?本魂是那小子,那小子是本魂,他有什么欲望,本魂就有什么欲望。那小子想摸你都是轻的,他胆子小敢想不敢说,本魂岂会如此胆怯无能。今晚就由你陪本魂了,本魂早想亲身试试那幻化生命之光的神技有什么奇奥之处。”

    狄冲霄夺回喉舌控制权,恨声道:“无耻主宰,再敢蓄意惹事,信不信本至尊立马与你同归于尽?”

    黑神魂再行夺回,诱惑低语:“笨小子,在这冰原之上,小朱雀的实力大打折扣,以你现今的实力只要肯与本魂合作联手,对付她就是轻而易举,到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狄冲霄不再玩夺舌游戏,狠狠给右脸来了一记耳光以示回复。

    一片好心提出实现美好欲望的绝妙法子反倒挨揍,黑神魂怒了,立马给左脸回了一记耳光,反正不是自己的肉身,痛不到自己身上。

    闹了一会,朱红羽看不去了,自心内取出魔器碎片,放到狄冲霄面前晃了晃,以示可用它做为对恶魂帮忙的报酬。

    黑神魂放过狄冲霄左脸,恶笑挑衅:“好稀罕么?小朱雀,没求过人么?当初强卖本魂避火符的威风哪去了?不如本魂给你一杖,你今晚好好服侍本魂。”

    朱红羽终忍到极根,心中忧急借着积攒的怒火彻底大暴发,揪着衣领将狄冲霄摁倒于冰面,右拳闪现白色火光,凶狠下击。百花姐妹可不敢让她打下去,急忙扑过去,一抱人一拉手。然而朱红羽哪是她们能拉得住的人物,那下击火拳的速度不过是缓了些,威势上因着神光蕴集时间的增加反倒更强了。

    黑神魂满心得意,自回暗魂之心休息了,将烂摊子交给狄冲霄收拾。想他帮忙解决危机不难,将肉身全部交出就行,到时合两人之力必能压下朱红羽,好好花花一夜。

    狄冲霄没工夫收拾胡折腾的阴损恶魂,也不愿与暴怒的朱红羽硬对,急在脸上与下击拳头上同时外附阳雷衣,借着瞬间互斥的那一点点顶阻,于电光火石间将头偏了偏。

    轰然巨响,朱红羽的全力一拳落在了冰面上,虽没用什么神技,可神光在那,令冰面不断塌陷开裂。忽地一声喀啦响,亘古冰层彻底崩陷,惊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冰洞,更有一股惊人寒息不断将冰层上的事物吞吸。

    狄冲霄无法飞空,下落中忙用神光丝将百花姐妹拉到身边捆牢,又以双手搂紧朱红羽,眼中满怀期待,以大妖女的实力必能带着三人对抗冰洞吞吸飞空逃遁。

    朱红羽身上闪现火光,很是干脆地以头锤撞向狄冲霄帅脸,正中目标,令时刻都想着大占妖女便宜的恶小子得到深刻教训。却是因着分神揍人,再想以飞空神技上飞时已是迟了,被冰洞吸了下去。

    不多时,冰洞改吸为喷,一股水流夹杂着惊人寒息冲天而起,须臾,于冰层上凝成一座千丈冰山。

    狄冲霄在沙底、地底、海底都呆过,论起滋味来皆远不上这回的冰底。躲在于冰壁上掏出的冰洞内,看着青白灵光闪亮的冰面,狄冲霄心下郁闷非常: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寒息一阵阵不说,冰晶通道之复杂连当初潜地人面蛛王挖出的地下迷宫都要逊色万千倍。

    朱红羽正盯着手中火苗,忽见熄灭,伸手就将沉思的狄冲霄拉过堵在洞前。一阵寒息涌过,冰道更加晶莹,堵在洞口的狄冲霄也很是晶莹闪亮。百花姐妹松了口气,抡锤敲开冰人,扶着狄冲霄离开冰洞,跟着朱红羽在通道中乱走乱绕。算算将近一刻时,朱红羽发现绕身四向火苗中左侧一处熄灭,立时不在绕,以龙牙破灵剑在冰壁上开了洞,带人躲了进去。不多时,寒息涌过,令刚缓过气来的狄冲霄再次成了冰人。

    百花姐妹这回没敲冰了,任由冰晶狄冲霄堵在洞口作门隔寒,嘟嘴娇叫:“这都什么鬼地方啊!!!”

    朱红羽也觉着再这么绕下去不是办法,以指作笔,在脚下冰面勾划所走过的冰道。

    没人帮着敲冰,狄冲霄只能耗用元灵雷脱去冰困,见三女没有继续走的意思,便从幻形袋中拿出得自荒城树海的皇兽品风卷炎甲象象皮,折成五叠,挡在洞口。回身来到朱红羽身前,坐下道:“红羽姐,有图也没用,寒息潮涌足以撞开任何拦路的冰壁。”

    朱红羽轻哼:“蠢蛋,本堂主是在通过冰道变化计算寒息变化。让该死的黑神魂出来,这里绝非什么冰窍,他该知道什么。”

    狄冲霄头痛低语:“不好吧,那家伙又会闹事的。若非他胡闹折腾,红羽姐又哪会揍人第一,错先飞空良机。”

    朱红羽哪肯认错,恶声道:“别用你的蠢脑袋思量本堂主。飞空之法在于烧灼气灵,热气飞腾借力飞空,这里的气灵自古皆被冰灵寒蚀,岂是本堂主在短时内可能烧灼热的。现在立刻让恶魂出来,本堂主保证不杀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新婚秘爱:沈先生〕〔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撩妻100式:霍少的〕〔我可以无限升级〕〔网王之冰封王座〕〔唐案之盛世暮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