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幸亏爱上你〕〔重生之御医〕〔都市最强赘婿〕〔六十年代小美好〕〔上门狂婿〕〔重生太子妃:鬼王〕〔穿越古代成贤妻〕〔冰冷少帅荒唐妻〕〔谁的青春不怯场〕〔鲜嫩小娇妻:老公〕〔神女宠夫:师尊你〕〔全球诸天在线〕〔灰烬之燃〕〔极品小神棍〕〔楚臣〕〔独步九天〕〔亮剑之最强系统〕〔都市最强仙尊〕〔重生于火红年代〕〔画棠清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六百二十章 玉家三灵(一)
    屋中众人心知有异,顺着门旭荣目光看去,赫然发现地上汪着一大滩水,墙上也是潮湿一片。

    玉秀尊找到发作机会,怒叫:“谁洒的?不知道净水有多宝贵?门彩,是你负责净水配给,怎么解释?!”

    门彩以更高声音回吼:“白痴!此谷早已是沙漠,水道枯竭,如此水量只能是地下水脉上涌,官双妍来了!”

    门旭荣暗道来得好,起身道:“堂老,不用派人探查了,想来幽明沼泽那边定是官双妍弄出的动静。从时间上算,她必是没能占到便宜,撤退时顺道绕来这边添乱兼示威。死仇来了,我们是不是该合力对敌?”

    香满堂道:“当然,无论怎么着,也不能让仇人看笑话。无缺,官双妍来,狄冲霄必到,看来我们的总门主不仅失手了一回,还被年青人将计就计耍了一着。荣哥儿,狄冲霄今天要是不死,总门主可是要成为世间笑柄了。”

    门旭荣不紧不慢地道:“堂老说得是,有四位副门主在,那小子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金光谷。”言下之意,若狄冲霄活过今晚,你们就会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不等玉家人恶声回敬,满含不屑的爽朗笑声自屋顶传来。

    狄冲霄震破屋顶,垂头看向下方,撇撇嘴后道:“明知不妥居然还有心情举行火拼大会,你们可真够闲情逸致的。门宗一算得上是一代豪霸,偏无用人之明,有你们当属下,难怪直到今天还是一事无成。玉无量,你身边的老阿婆就是玉无瑕吧?啧啧,年轻时必是一等一的美人,这一生,你害过多少女人?每晚睡觉时会不会梦到自己就是那些可怜的**妖姬,惊惧尖叫,直到在绝望中麻木?”

    此语正中玉无瑕心内隐秘,略显淡白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枯瘦双手握紧拐杖,青筋毕现。

    狄冲霄压下心里愤怒,低啸:“原来你也会心虚、害怕、作恶梦!同为女人,你比玉无量、玉无缺更加懂得女人心,更能体会惊惧眼神中的渴望与期盼,然而你没有一点点同情之心,反倒百倍折磨那些可怜女人!都滚出来,今天,不是玉香门绝灭,就是我狄冲霄下地狱!”长啸声中高高跃起,对准屋顶圆洞喷出一个雷球。

    雷球鸣啸着下冲,表层电光游移,亮到令人无法直视。

    玉无量经过长时间疗治与休养,已是回到巅峰状态,心中以老眼光看人下哪里会将狄冲霄放在眼里,傲然不动,手蕴神光,准备打散雷球,给无知小子一个下马威。

    狄冲霄看看右手心的雷灵母球,冷冷一笑,运劲握碎。

    母球有变,飞射的雷灵子球瞬间破裂,化作无数银色雷光箭,阴阳对半,互缠互绕,旋转着、如雨射罩向小屋!

    坚实小屋眨眼间就变得千疮百孔,雷光箭落地,蕴在阴阳两箭之间的封雷弹不再受到束缚,放射出强猛雷灵,借着漫升上来的地下水脉于同一时间电击所有人。电光压目、鸣啸刺耳,难以想象的超猛雷灵令屋内人浑身麻木,尽皆惊骇失色。尤其是玉无量,万万没想到不过大半年没见,狄冲霄在元雷灵的修悟上与当初已是天壤之别。

    “雕虫小技。”玉无瑕冷哼一声,手中拐杖顿地,神光笼罩屋内。

    除去玉无量、玉无缺、香满堂三人无需帮助,其余人只觉腰两侧暖热升温,雷击而来的麻木与刺痛随之大大降减。

    门旭荣挥散绕在身前的水气,随口赞道:“玉婆神威不减当年。”话到此而断,用力猛吸几口,心想自从此处变沙漠后空中气灵一向是既闷又热,这会怎么变清润了。

    其他人也觉察到屋内虽是水气弥漫却一点也不闷,疑心是官双妍搞鬼却找不到任何异常。

    玉无缺戒备着扩展万灵神视范围,发现官双妍站在东边一个沙丘上,离小屋尚远。玉无缺心下大安,正要喝令众人出屋迎战,神色猛变,厉喝:“全退出屋!”来不及开门,神光蕴肩撞向墙壁。

    玉无瑕、玉无量、香满堂也是反应过来,各择一方,身蕴神光,撞向墙壁。

    四人反应不算慢,可到底还是慢了一步。

    一个闪烁电光的小小雷灵弹悠悠地自屋身破洞处飞进屋内,令大量由地底河*解而来的气灵轰然破灭,威势之强,比飞雁山大英雄戏院那会还要强上一筹。

    狄冲霄自空中落地,连连后跃,来到官双妍身旁,笑道:“见面礼太隆重了些,玉香门估计还不起了。”

    “若没有玉无量在,至少要有一半人被活埋。可惜,你应该减少雷光箭的数量,洞多散气快,以至屋内气灵比预计的要少很多,令地底水泡破灭上喷的威力弱了两成以上。”

    “别这么说嘛,是你心太贪才对,导引至屋下的地下河水太多了,阴阳雷光箭的数量要是少了,哪能在数息内以雷灵斗逆散解那么多河水。玉无缺那些人都是人精,稍有空隙,就会察觉我们的意图。”狄冲霄耸耸肩。

    百花姐妹见狄冲霄只顾和官双妍说话,不由得嘟起嘴,一左一右,抱住狄冲霄胳膊,俏脸写满某种渴望。

    狄冲霄恍然,由衷赞道:“淘气包成大姑娘了,屋内充气作瓶塞、屋下水泡蕴气上喷,以这种方式类仿洛迦王的灵源神技天地沧桑大合奏,就是你们妍姐也想不出来。”

    “哪里哪里,也要你与妍姐悟性高,能默契配合才能办到嘛,不然再天才的主意也不过是个空想。”百花真面露得意,嘴上却是假客气。

    狄冲霄大笑,搂着姐妹花转向西面,叫道:“玉无量,是想装死,还是想偷袭?若是后者的话,就别白费力气了,在大英雄戏院的时候我就能做到对沙下动静了若指掌。都说人老成精,你却是越老越蠢,这么久了,居然连我用什么神技进行沙下探察也弄不明白。”脚下连点沙面。

    隐伏沙内的神光丝如活物般涌向某处,层层包裹,经纬互织,合成一件“如意囚衣”。

    蓦然,沙层旋动,不断膨胀,撑开“如意囚衣”,短暂停止数息,又如皮球般放气般瘪缩。

    如意囚衣趁势加速收缩,直至紧裹沙层,下一瞬,轰然爆灭,掀起数丈高的沙浪。

    二十余步外,玉无量钻沙而出,拍去身上湿漉漉的沙粒,面色越发阴狠。数十沙傀儡于主人身后升起,沙体崩散,露出藏在内里的玉无缺诸人。

    狄冲霄示意百花姐妹退后,上前数步,道:“玉无量,沙子泡在水里,令你很难受吧?”

    玉无量阴声道:“狄冲霄,你来得好,省得我们还要专程去攻打北定城军营。这回可没有朱红羽来搅局。你的天仙百御人不齐嘛,做了鳄兽食料?”

    狄冲霄不置可否,回道:“若想在短时间内打垮百兽帮精锐,不付出点代价,可能么?玉无量,以你的实力与神魂想要护住所有人并不难,怎么身后的人少了三四成?让我瞧瞧,有趣,门旭荣,暗门分支不会只剩你与门彩了吧?”

    门彩只当狄冲霄是在吹牛,只管将怨毒目光扫向玉无量。

    门旭荣强压下心火,笑容重回脸上,高叫:“狄冲霄,好本事,居然能在玉老警戒下悄无声息地侵入到屋顶展开突袭,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最后一句故意加重语气,令人一听就知是在阴指玉无量三人皆老成废物了。

    官双妍听得直摇头,这帮人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还是内斗不休、借机谋算,实在是令人齿冷。

    狄冲霄也是懒得再与邪人们多啰嗦,喝道:“我们之间的血仇不在乎多一件、还是少一件,这个黑锅我替玉无量背了。你们现在可以商量一下怎么打了,我奉陪到底,直到一方死绝才算完。先跑的是……,算了,你们本就是出名的绿毛龟孙子,和你们打赌,我是没事找亏吃。”

    玉家与香家世代经营**秘窟,恶事作尽却最忌讳有人提及乌龟、王八之类的词,此刻惨被狄冲霄讥讽戳中痛处,香满堂白眉倒竖,火上心头,沉声道:“荣哥儿,狄冲霄、官双妍、百花家的小子丫头都归我们。他的手下,由你负责解决。”

    门旭荣道:“是。”转过身,高叫:“门彩,准备好灵食,旦有伤者,第一时间治疗。”

    香满堂怒道:“荣哥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门旭荣不紧不慢地道:“堂老,暗门分支现在是什么状况,不用我说吧?在暗门弟子钻出沙底之前,我也只有门彩可以用了,你有意见我理解,要不,你拨些人手听我调遣?”阴森语调中隐蕴杀机。

    香满堂不悦冷哼,却也没脸再明着逼门家人死绝。

    玉无瑕隔到两人中间,冷笑:“此事上,玉家与香家本就没指望你们门家。旭荣,你想撤、想挖人、想看热闹,都随你,只是有一条,若是想暗中使绊子,休怪我下手绝情。你的分量还不足以令双面圣人与玉家决裂。”

    门旭荣巴不得她这么说,带着门彩退离,以神光探察自家子弟被困方位。毕竟灭神师师远胜常人,一口气足以支撑很久。

    狄冲霄看向玉无瑕,道:“门旭荣都不够分量,那些暗门子弟就更不用说了。心毒手辣、果敢决断,不救门家人必是你的主意。你若是男人,玉家族长轮不到玉无缺。”

    玉无瑕道:“狄冲霄,如此浅显的离间计不觉得可笑么?说实话,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穷追死打,你要美女,玉家多的是;你要权势,总门主必不会让你失望;要财、要享受,香家更会让你如处神界。人活着,不就是图个酒色名利么?!”js3v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新婚秘爱:沈先生〕〔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为你所致〕〔墨引流觞〕〔顾太太的豪门日常〕〔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