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五百七十三章 极炎魔造访(一)
    极炎魔扔下手中被烧成木炭的波哲罗分身,看向树祖,沉声道:“我们终于见面了。树祖。”

    树脸做个叹气的表情,回道:“今天真是树的命劫,不过是稍一分神就没法操纵迷境拦阻不该来的人。要命的玩意终于招来要命的人了。极炎魔,我见过你,你没见过我。”

    “没什么区别。树祖,你的实力只是略比小薇稍逊五分,但天性上不擅攻杀,而我的神系觉醒却是所有木灵的天然克星,所以你最好别逼我动手。乖乖交出树心与树魂。”极炎魔微微侧身,对着一棵大树弹出一缕黑光。

    黑光遇树化作黑色火焰,数息间就将两丈来高的大树化为黑灰。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极炎魔,树与世无争,并不代表对万事都会逆来顺受。你擅长毁灭与攻杀,可生死轮回才是世间正道。你认为一棵静静活了数十万年的树会惧怕死亡么?”树祖对着黑灰吹出一团绿气。

    绿气到处,黑灰化作无数细小种子,入土、伸根、发芽,不一会就长成百余株小树苗。

    极炎魔看看身边绷着脸的寒宁馨,道:“觉着父亲过于霸道么?比起你亲娘,父亲算客气的了。”

    “你想毁树夺物是你的事。小秀最是爱护木灵,若她能看到会说话的木灵,定会开心到疯。”寒宁馨脸冷声更冷,丝毫不因面前人是父亲、是魔中之王就隐瞒心中所想。

    极炎魔摇摇头道:“乖女儿还真是气量如海,任婷秀可是你的情敌。”

    “我说过,珍视心爱之人的珍视之物,这份心情你永远不会理解。此外,小秀不是情敌,是我的姐妹,没我的点头,师兄最多只敢亲一亲。”

    狄冲霄正在树身上苦熬,听着冷硬女声如闻天簌,精神陡振,拼尽全力侧过头,透过树枝的空隙看着寒宁馨若隐若现的倩影,顿觉心脏骤然加速,一时间连正与树身分魂对抗都忘了,火热情思如天河飞落流趟全身,若非无法控制身体,早冲下树去抱起最爱女人打转了。

    极炎魔对寒宁馨的话不置可否,扫扫树身某处,道:“树祖,既然乖女儿不想我为难你,今天你只要回答一些问题就行。况且以你的规据,也不会让有缘见面的人白跑一趟。”

    “对树而言,能不争斗就不争斗。虽说你我见面实属恶缘,但也是命中注定的缘份,问吧。”

    极炎魔道:“若问些难事,只怕乖女儿会在心里埋怨父亲是在制造毁树的借口。就从简单的开始吧。树祖,你与小薇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很普通的问题,却让树身上的脸皱成一团。

    这个问题极简单也极为重要,更会牵涉到树祖与魔皇的某些约定,眼下若不回答就是在逼极炎魔下杀手,可要是回答了,极炎魔接下来的问题就会以此为中心步步进逼。两难之境,不由得树祖不感到纠结。

    比起静静等待回复的极炎魔,树身上的狄冲霄更为激动,事前千想万想也是没想到探听魔皇往事的天大机缘就在眼前,刚想设法知会官双妍分神极炎魔那里,双眼忽地一黑,复明之后来到暗魂之心的奇异世界里。

    狄冲霄看着狠盯自己的黑神魂,急急大吼:“你神光多到用不完了?放我出去!”

    黑神魂回道:“确实突然有点多到用不完的感觉。那个新出现的女孩子就是你一直挂在嘴上的寒宁馨?没想到此刻你心内只是想和她见一面的欲望居然也能强烈到似永无止境的程度。平常为什么要故意压着思念,甚至是遗忘?”

    狄冲霄嘶声叫道:“因为宁馨让我忘,她不想我去找她,她想我活着!活到有能力抢回她的一天!黑神魂,放我出去!这场对抗,我绝不能输!绝不会输!我要抱起宁馨,转她三十圈!”叫完猛觉不对,天变黑了,难道虚幻魂灵世界里也有日食?

    “发现了?”黑神魂坐回神座,看向天空,悠然道:“黑日其实就是你心内最强欲望的化身,难怪它一直似暗非暗。压抑越久,欲望越强,汲取到你心内最深最强欲望的黑日终于要向永夜星空变化了,真是无比美妙的事。今天,本魂将真正与你的欲望完美融合;今天,这片天空终于要成为黑晶时代的永夜星空。出去吧,现在的你,是真正的黑暗宿体了,虽说并不完美,可不需要树多事也能承受树身分魂与果实灵光的冲击。不过最后要想保住小命,将体内超出极限的神光宣泄出去是唯一方法。”

    狄冲霄此刻哪有心情废话,一记大脚丫子就踹到缅怀往事的黑神魂脸上,竖起中指比划两下,急急回到外界。低头看向犹自缠斗不休的银黑光芒,狄冲霄终是放开所有束缚,眼射银芒,低声嘶吼:“绝不向任何事物屈服的奇迹之果,你那因万千强者而成、无论如何也要生存下去的意志也是我的意志,轮到你粉碎一切反抗者了!”

    随着奇迹果实的第二重禁制解除近半,内蕴彩点的银光骤然强盛,明亮十倍,展开大反击!

    情势逆转,墨绿色花纹由控制半身退回右手。

    树身分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没有全力攻击下不甘心就此舍弃脱困可能,以全部神光展开最强最猛的新一轮攻击,准备毕其功于一役,盘算着得到宿体与净纯分魂后就逃离树祖身边,越远越好。

    最后的死拼开始了,作为两股神光互斗的比战场,狄冲霄又如身处梦魇般无法动弹,拼尽全力扭偏脖颈,死死盯着被茂密树叶挡住大半的少女——寒宁馨!

    树身下,树祖终于决定回答极炎魔的问题。尽管心中并不想这么做,但更不想正在树身上为一棵老树舍命拿取暗魂之心的狄冲霄在极炎魔的怒火中化为飞灰。

    “通过身合天地,本树在景海薇离海而出的一刻就知道有一个绝世强者来到世间;同时,她凭借着体内的暗魂之心也注意到本树的存在,很快就找到本树那时所在。一山不容二虎,身为黑暗宿体的她也不容世间有能和自己对抗的事物存在。幸运的是,树天生就是没有任何争胜心的生灵,在认定本树不具备任何威胁后,加上她身具探险师探究世间一切隐秘真相的终极欲望,最终放弃与一棵老树作生死对决的打算。之后,她在树身上住了三年,听完本树的故事后就带着采集的树枝与树果离开了。”

    极炎魔点点头道:“原来小薇身边那些令人头痛至极的木灵器是源自你的树身,难怪。第二问,你有没有参与魔灭之战?想清楚再回答,小薇会放过你,除去你毫无威胁,也必是因为日后会另有交集。”

    “并没有直接参与。身为一棵树,我没心情搅和到人类的纷争中,波哲罗此类老树弟子更不会以世人凡俗眼光看待魔皇,对他们而言,民生疾苦才是首重之事。在魔灭之战暴发前,我与成为魔皇的景海薇还见过五次,前两次她来找树都是问些太古生灵的事;后三次或是摘果,或是讨要些树魂,也有闲聊。至于做这些事的原因,问她也不会说,树也就只能自行猜测,想必是为后来的魔灭之战做些准备。以此来说,我也算是间接参与了魔灭之战。有此推断是因为第二次见面后,她并没有直接回魔皇殿,而是去了涤魂石那里,无意中与你相遇;也正是在与你相遇后,她的行事风格才有了些微妙变化。”

    寒宁馨听得一愣,难道是亲娘预测到什么就在那里等着属于自己的情缘出现?

    极炎魔是当事人之一,立时猜到什么,面露怅然,轻叹:“命运,捉弄人的命运。小薇要是性子弱些,不想和命运赌一回,或许就不会遇上我了。”

    树祖道:“命运就是如此奇巧,你越和它赌气,就越会沉陷其中,偏魔皇是不会向任何事物低头的性子。我相信以你们两人的缘份,就算不在涤魂石那里相遇,也会在别的地方一见情生。好比风情谷。”

    听得风情谷三字,极炎魔伤感之色顿消,瞳孔凝缩,射出凌厉神光,转身盯着寒宁馨,缓缓问出第三个问题:以树祖身合天地无所不知的超绝探察神技,不可能不关心与自己有深刻交集的魔皇,既然这样,在魔灭终战时,有没有发现到两个极炎魔的魂灵同时存在!

    正凝神偷听的狄冲霄心神猛震,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是他极渴望知道的!

    旁听的寒宁馨也是屏住呼息,等着树祖说出答案。

    此事实在太重要了,与魔皇的布局与魔灭终战都有着直接牵连,更能验证极炎魔之前在被妻子打伤一事上到底有没有说谎。

    然而树祖的表现令三人都感到失望与费解。

    沉默了一会,树祖答非所问地道:“她就是你与魔皇的女儿么?”

    “是的。第四问,你树身里是不是有暗魂之心碎片。”极炎魔并不逼迫,直接问出下一个问题。

    极炎魔是世间顶尖灭神师之一,也是圣洁之暗的无上暗尊,智计超绝,已从树祖的反应中推出树祖在某些秘事上必与逝去妻子有过某种约定,爱屋及乌下,便放过树祖一回。

    “不错。魔灭终战那天射入树身。你是无缘之人,本树无法将它交给你。”

    极炎魔傲然道:“本人想要的东西自会动手去取,不屑人送。第五问,我女儿的状况你该发现到了,有什么方法能让狂暴的永夜魂灵重归宁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最强反套路系统〕〔网王之冰封王座〕〔全球通缉:宝贝,〕〔情到深处是沧桑〕〔西游之大娱乐家〕〔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和宿敌奉子成婚后〕〔带着超神系统吊打〕〔万界建道门〕〔首长红人(我的绝〕〔天朝远征异次元〕〔名门二婚:墨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