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当爱情来敲门〕〔最强医圣〕〔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真没想高调啊〕〔恋战新梦〕〔极品小厨工〕〔我的创业时代〕〔史上最强修仙〕〔乡村小医圣〕〔非凡保镖〕〔荣耀的华娱〕〔前任遍仙界〕〔影后的嘴开过光〕〔先婚后爱的我们〕〔我对你暗恋已久〕〔大美时代〕〔那年秋天花盛开〕〔超维入侵〕〔地球最后一条龙〕〔倾城剑帝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五百三十一章 斗战八部神众(一)
    墨飞两人刚走没多久,波哲罗转了进来,示意赫斯汗不用多礼,吩咐他尽离城。

    “大人,您有事让我去做?”赫斯汗心下纳闷。

    “走不走,功劳都是你的;若铁胆胜,你认为连悬红一族也敢杀的人会放过你?既然杀不了他,老僧就不可能为你出手,舍弃接近罪魔的机会。君子不处险地。”

    赫斯汗明白过来,低声道谢,送走波哲罗后召来心腹,安排好替身便匆匆离去。波哲罗来到高处,看向下方某处的狄冲霄,微微一笑,好精诡的小子,出手以来看似张狂,实是思虑周详,处处针对暗敌而做,惑敌骄敌,这下八部神众有难了。

    贵宾区内,百花真对着东面探头张望,奇道:“狄哥哥,在看什么?”

    “有人在看我,自然要回看。”狄冲霄越想越糊涂,终于决定不再想老光头到底要做什么,晚上让疯婆娘头痛去。

    百花藏走过来道:“拜依重伤下自然觉醒,逆转局势杀了阿尔特。城中黑石大牢那边有罪囚闹事,尼鲁克回去镇压,今天弃战。下面两场都是赫斯汗的,不过罪血换了拜依兄妹,看来是不杀两人不甘心了。”

    狄冲霄道:“明眼人都知道是我设法让维朵杀了赫曼,这么做就是在逼我下场,意料之中的事。倒是老光头两边捣鬼,虽无恶意可用意不明,多少要防下。”

    百花藏笑道:“管他呢,反正我们还怕他们逃呢。你挑谁?”

    “猪头,当然是挑维朵的对手嘛。敌人精的狠,狄哥哥既然救了她一次,自然不会看着她被人杀掉。最强对最强。”百花真刮刮小脸,调笑大哥。

    狄冲霄凑过头亲了亲淘气丫头,这话说得对,赫斯汗四位洗血分身中的最强者必定会挑维朵。

    大斗场外,加达利达城主府古书文典库。

    官双妍假模假样地翻了一早晨古书,看的是眼花缭乱,没心情再看下去,拉着越看越精神的童宣韵离座而去,美其名曰该去村镇找老人收集传说了,顺道品尝一下风俗美食。

    走出城主府,官双妍对着阳光美美伸个懒腰,忽地心生感应,偏头对向导童宣韵笑笑,向城外最偏僻幽静的小石山罪血村走去,心下乐坏了,终于能活动活动筋骨了。

    一路来到城中货场区,童宣韵低语:“又来了三伙,离我们各距百丈左右,实力不差。妍姐,不太对劲,都不是试探追踪的杂兵,我们来寻宝的消息不该散播得这么快。”

    官双妍轻轻点头,心中暗思:各大魔道离加达利达都有些距离,这么快就抽派强干人手过来,绝不是近两天内才得到的消息,必是在自己动身前就已收到些风声。此事的根底也就几个人清楚,绝不是卫军统帅府;以搜索宝藏为名展开任务是司恒宇提出并亲自布置的,若是出了事,他想找人背黑锅都找不到,也不会是他

    思索中,官双妍猛然想到什么,心中微惊,扭头看向洗血大斗场方向,若是所猜是真,小混蛋现在的情势可不会太妙。

    童宣韵微微皱眉,以更低声音道:“妍姐,又来了两个,实力极强。怎么办?”

    官双妍低语回道:“继续走,此处是圣血用来赚财及收集兽料的地域,在出城进入山区前,他们绝不会动手。我的实力虽大幅下降,可神技都还能用,境界也还是灵神境。若我玩阴的,他们都只会是一具死尸。”娇笑着凑过头去,附耳将作战计划一一说出。

    童宣韵边听边羞怯摇头,从远处看,就像一对好姐妹在说些少儿不宜的悄悄话。

    大斗场贵宾室内,被官双妍忧心安危的狄冲霄正笑眯眯地看着百花藏大占拉娅两女的便宜,右手假借拿东西,悄然间将魂器镜鉴万像交给百花真。

    拉娅调侃:“铁大哥,你倒是挺君子的,是怕小妹妹告诉你夫人么?是会罚跪,还是罚顶夜壶?”

    “铁大哥是什么人?铁胆包天,向来是带着老婆一起花花。小媳妇乖,亲一个。”狄冲霄偏头亲了亲百花真。

    丽缇奇道:“铁大哥,她们是你媳妇不是侍女?你开玩笑吧?”

    百花真娇语:“是侍女也是未过门的媳妇。这事不重要啦,恶男人们都是这德性,倒是你们,真准备为陌生人生个孩子么?”

    丽缇看向拉娅,见她点头,幽幽轻叹:“除去逃出竹毒,就只能在神血的神律下生活。铁大哥一直诧异我们为什么会默认五血三等制,原因很简单,其实五血三等制早就存在了,不过是近数十年来才成为不容违抗的神律,也更苛刻了,世代忍受欺凌的我们哪敢站出来反对。长久以来,逃走的凡血与罪血还有一些,不是他们本事够,实在是他们没有多少拦截的价值。纯血拥有允许经商的神恩,世代积累,就像一头养肥的猪,神血哪容别人下刀宰杀。有些老人们暗地里都说还是魔皇血洗天下的时代好,神血罪血都一样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

    “人质?”狄冲霄对竹毒又多了些了解,心中默念魔皇、神血、五血三等制,隐隐间想到什么,可又觉着很模糊,无法清晰表达此时脑中所想到的某些片断。

    拉娅黯然接道:“是钱质。纯血赚来的财富都受到严格监控,根本无法转移。说句难听点的,钱质比人质更管用,大部分纯血都过惯了享受日子,根本受不了没钱的自由。最要命的是,大部分纯血对神血定下的独有经商权视为天经地义,无法忍受外界的自由竞争,因此就算纯血家族中产生我与丽缇般的异类也没法反抗整个家族的意志。在这个国度里,唯一不受任何约束的就是神血阶层,我们都是些弱女子,没胆也没能力对抗神律,只能寄希望于为神血生下一个孩子。”

    百花藏道:“就不能和喜欢的人私奔么?到大华并不算远。”

    拉娅苦笑道:“纯血每个等级的经商权都不同,可一旦获得,基本上就是世代接替不变更,可若家中有人犯了重罪,自然就会万劫不复,腾出空位。在这个国度里,我们这些纯血女子没有爱情,也不敢相信爱情,稍有不慎信了花言巧语就会祸及亲人。这个大斗场里,一年前本有四十七名纯血女子,现在只有二十一名。除去五名因年纪渐大没法再等下去,先后嫁了人外,其余皆错信男人,死于逃奔不说,连累所有亲族触犯神血神律,沦为罪血。间接地成为别人借以上位的屠刀。”

    狄冲霄皱眉默不作声,心中越发痛恨五血三等制对人心的摧残。

    百花藏露齿一笑:“别人管不了,拉娅,若你有机会逃出竹毒,会不会试一试。”

    拉娅愣了愣,终轻轻点头。直觉告诉她,眼前的两人值得信任,况且只是说一说的话并没多大关系,发牢骚是人之常情,只要不去做,就不会有多大危害。

    百花藏侧手斜指,正色低语:“那就求他吧,那混蛋天生最爱帮助有困难的小妹妹们。”

    狄冲霄道:“我现在救不了整个竹毒,救你们两个姑娘家还不难,但前提是我要能活着挖到宝藏并顺利返回。不过,你们逃走不会影响到亲人么?”

    想到亲人,丽缇凄然一笑,在这个国度里,纯血女子很可悲,没有爱情,没有自由,连仅剩的亲人也整天用狐疑眼光盯着你,若有不妥,就能狠心杀人。

    拉娅推推她,轻声道:“铁大哥,只要不是被男人出卖活捉就行。实际上各家族在类似事上早有对策,若有莫名失踪的子女一律就说是已经遭到罪血劫杀。”

    狄冲霄展眉一笑,心道既然这样,就为两位美女安排一下以后的人生好了,王女媳妇封地那里最缺的就是人。

    过得一会,洗血对战休息时间结束,新一轮神恩洗罪开始了。

    狄冲霄面色冷厉起来,站起身,对丽缇道:“回去吧,若我能活着回来,若那时你们的心意没改,我自会设法让你们逃出这个地狱。这只是一个开头,日后我定会摧毁这该死的国度,揪出所有的神血打成烂泥,让所有人都获得自由,能放心地去爱。我不是善人,权当是神血敢打老子宝藏主意的利息。若有人问起你们在陪我期间都偷听到什么,就将这些话照实说出。”

    狄站霄可不是笨蛋,经过交谈,已然猜到这些可怜女侍对外来贵宾也负有女谍重任。这算是题中应有之意,不足为奇。

    拉娅与丽缇皆是心中感激,以一双温温秀眸默认了狄冲霄的猜想,行礼后退了出去。

    百花藏望向死斗台,暗道对方必以为将自己两人的底细都摸透了,大意之下,正是数招内就决出生死的绝佳机会。百花藏回身看向狄冲霄,见他眼中流露出同样的狠辣,咧嘴笑笑,当先启门而出。

    死斗场中,满头褐赤卷发的墨飞走上死斗台,打量一下维朵后阻止守卫宣布开始,转身望向神血通道,心中寻思:好色与贪财是对兄弟,生性霸绝的铁胆既然三番五次地救下这位罪血美女,自是将她视若禁脔,至少在玩腻前绝不会容人杀了,正是以此逼他出手的最佳机会,不管他是不是与罪魔有关,为能消去夺取金衣佛像的后患,他也必须要死。

    狄冲霄四人的身影自神血通道由远及近,百花藏半道转去拜依的死斗台。

    守卫头子事前得到赫斯汗的命令也就没命人阻拦,躲到一旁看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娱乐圈模范家庭〕〔重生八十年代创豪〕〔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毒舌君少:女人,〕〔Boss,夫人又把人〕〔崇祯窃听系统〕〔最强小民工〕〔重生之都市狂仙〕〔湛蓝史诗〕〔八零甜妻开挂了〕〔傻妹穿越追玉堂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