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五百二十四章 斗场灭凶魔(一)
    换了几天前,狄冲霄还真是无法给出令百花姐妹满意的答案。

    看着墙那一张张或狠戾或善笑的脸容,狄冲霄回思毕老大所说的一切,将手指向墙画像皆有的一个青色印记,道:“洗血大斗场是神主下令创建的,只要进了这里,任何重罪人在被杀或是走出斗场前,都拥有绝罪神恩,至少竹毒卫军不敢进来抓人。这里既藏污纳垢,也藏龙卧虎,你们不许动歪脑筋,惹不必要的麻烦。”

    百花贞不干了,举手道:“若是别人动我们歪脑筋呢?难道还忍着?”

    “这不一样了,你们看着办吧。”狄冲霄天生是没法对小妹妹冷脸的人,默许姐妹俩可以有条件的胡闹淘气。

    这边话音刚落,找麻烦的人来了。

    或许是看着狄冲霄四人挺富有,或许是对清丽可人的百花姐妹起了歪心思,一位壮实男子堵在四人前面,娴熟地耍弄两把匕首,脸有一道刀伤。

    狄冲霄无意过早显露实力,扬扬大斗场的观战票,示意自己一行人是以游人身份进来的。

    百花藏心里正憋着火,黑起脸冷哼:“好狗不挡道,滚开。”

    刀疤男子怪声叫喊:“又是一个傻缺。第一次来?斗场的确明令禁止对游人出手,正确地说是禁止对买了写有‘神佑’票的游人动粗。不想死的话让那两个小妞陪我玩一天。”

    狄冲霄咦了一声,招过立在一旁的守卫,探问究竟。

    守卫恭敬回道:“铁公子,确有此规定,您手的观战票在边角印有修罗像,这表示您不介意与别人进行一场刺激的死斗战。”

    狄冲霄捂眼无语,敢情卖票妹妹问自己要普通票还是刺激票是这么一回事,害得自己满心以为买了刺激票能看到销魂美人舞之类的余兴表演。

    百花藏懒得和弱敌动手,大叫:“守卫,能不能换票?本少爷以为是会有娇俏姑娘服侍才买的刺激票。”

    “可以,像您这样想的客人不在少数,加十倍费用可以更换普通票,加二十倍费用可以更换为贵宾票,那里有您想象的所有花式。”

    刀疤男子推开守卫,傲横满脸,道:“算换,也要先将现在的事结了。”

    “乌达,你最好别给老子惹麻烦。”守卫的脸阴了下来。谁负责换票谁抽头是大斗场规法之一。

    乌达道:“明白明白,按照据,我现在向手持修罗票的人发出死神之约。小子,死神之约适用于死斗人与手持修罗票的游人,提出要求的一方不能杀人,应约一方毫无限制。相对应的,若你不敢应约,要满足我的要求。不想变成残废,送出两个小妞。”

    狄冲霄喔了一声,道:“敢情应约的人可以用任何手段杀人,这规则也算公平,多少可以制约你们这些满身血腥、肆意妄为的蠢货。守卫,他是谁?”

    守卫道:“七层斗场擂主之一。乌达,你该知道死神之约的另一条规据,若这位先生有圣血大人们的介绍,斗场卫队会毫不犹豫地解决你。”言下之意,若狄冲霄有背景快说,不然只能先打完这场死神之约才能进行换票。

    “是这样,死神之约才够刺激嘛。我也早想试试斗场卫队的实力了。”乌达浑不在意,伸舌舔舔匕刃,一线紫光隐现。

    狄冲霄冷冷一笑,区区战神境三品也想在自己眼前隐藏实力,走到一边坐下,对百花真道:“既然这位是打你们两个的主意,一起吧。守卫?”

    “理所当然,全给老子散开。”守卫高喝。

    人群见有人发起死神之约,对方也应了,便退让出一个大圈,彼此接头接耳,极是兴奋。

    百花姐妹先前恰有看过乌达的战绩与罪行,也不准备留手,翻腕亮出碧玉心亲手雕琢的九形短剑,左右散开,招手示意乌达放马过来。

    乌达盯着姐妹俩手的短剑,断定魂器来历非凡,心下暗喜人与灵器皆得,侧身前步突进,及至近前,幻出十数虚影,膝肘并用,攻向百花姐妹。

    一意示弱的百花真骤然增幅神光,以照妖镜镜现乌达神魂,一气幻出百数虚影,右手剑击出对手隐而不用的最强神技百步百幻斩。瞅着神技眼熟,深知百步百幻威势的乌达惊骇莫名,收回攻势,下意识地向左闪避。百花贞早等在左边了,毫不防御,只管硬对硬战,挨的攻击越多越重,体外神光越强超猛。不到十数,只听得乌达骨头发出“咯咔”响声,竟是新一轮硬拼被彻底压制,肘断膝裂。百花贞起脚震飞重伤乌达,娇笑着退后。此时,百花真恰好走完百步,挥出百幻斩,将乌达罩于其,拦腰横扫而过。

    旁观者有常来的人,不禁咽口唾沫,七层擂主虽是强得有限,可也是道地的战神境,居然在十数之内成了一具死尸。

    守卫招手道:“来人,将这白痴拖走。铁公子,是否需要换贵宾票?”

    “换两张行。无限制死战的乱战场在哪里?”狄冲霄递过大叠金票,心想虽是误会,可这修罗票倒是挺适合自己与百花藏的。

    守卫接过金票,调换了两张贵宾票,恭敬回道:“五十层。左转有旋梯。”

    狄冲霄带着人离去,心暗自希望那位叫“鳄鱼”的家伙名实相符,否则太没趣了。

    人群之外,波哲罗对身边的赫斯汗道:“此人不仅救治了拜依,还煽动罪血闹事,极可能与反叛罪魔有关。而且没了他,那位探险师好对付了。神主很看重古佛国遗珍,里面或许会有足以与暗魂之心相媲美的太古遗宝,不要让他失望,神主可以让你升诸天神界,也可以让你重归地狱。”

    赫斯汗一如维朵般侧身垂首,低声应是。

    波哲罗又道:“不要小瞧铁胆,他名声不显,实力非凡,不然不会到现在也让神隐束手无策。悬红一族的鳄鱼因佛宝而来,依铁胆独霸独占的性子,此次必然是冲着他来的。你先去看看他的实力。阿尔特破坏老僧使命,毁去花九朵,罪不容赦,若他活过今天,你便派人给他一个惩戒,生死看他运数。”

    “是。”赫斯汗尽量简洁,不敢多说一个废字,带着四名身着龙纹披风的人离去。

    波哲罗双手合什,轻快地走了,与人方便是与自己方便,神主的势力能减弱一分是一分,及至来到楼梯口,一位壮汉带着四人拜伏于地。波哲罗认得来人,便先停步。壮汉见他停下,心下暗喜,直起腰,将十余颗人头恭敬放到波哲罗脚前。

    波哲罗知道此事缘由,跨头而过,沿梯缓行,到得层,终柔和地道:“阿尔特,今天你只能胜。”说完继续行,三五步不见了身影。

    阿尔特直到听不见脚步声才敢从地起来,阴沉着脸,收拾地人头后带人下楼。

    旁边一人终忍不住道:“大哥,豁出去了,告神裁院。”

    阿尔特挥挥手,阴冷地道:“事到如今告诉你们也无妨,他是神主密命的镇罪神使,游走四方监察异动,不止是罪血,对神血以下皆拥有生杀大权。况且以他的实力,要杀我们捻死蚂蚁还简单。去洗血斗场,今天一场都不能输。”

    五十层一个大斗场,名为乱战场。内有十个死斗台,任何人都可台对战,没有任何规则限制,或双方无力再战,或有一方战死,死斗战才算结束。因着随时会有意外选手出场,对战赔率都是临机决定,更加刺激。

    “铁老大,鳄鱼真会来这里?”百花藏环视众多死斗台。

    狄冲霄道:“洗血对战的场次是固定的,每层最多十五场,又优先安排纯血。努基要想尽可能地多得到剩余的对战安排,不仅需要立威,也需要在这里将对手全部干掉;其次,洗血对战没钱赚,而大斗场的衣食住行又贵得离谱,要想长期住在这里,最佳的方法是来五十层以下加入死斗战。每战十场可免费住三天,成为每层前三或是各擂擂主,可免费住到下次斗场开放。”

    百花藏暗道原来如此,低问:“在这里显露真正实力不太好吧?”

    “环姐执意让我扮铁胆,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是元灵电觉醒,只要我专用元灵雷没事。与我交过手的人,除去朋友与死了的,大多力强位尊,好朱红羽、御神羽美,又或是轮回魔、千魔,个个百事缠身,哪会闲到没事跑来这里拆我台。玉香门倒有可能,可他们绝不会相信司恒宇故意泄漏的消息,必认定我之所以会躲在军营养伤是门宗一的暗算隐患发作了,此刻必是齐聚北定城商量怎么才能冲进军营袭杀我。况且我也有准备,在利用它,我远不御神羽美,可朴知训强十倍,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想用它。”狄冲霄抬手指指心脏处。

    神魂变幻并非灭神正道且运用次数越多越会对自身觉醒产生恶劣影响,若无必要,狄冲霄根本不想用,别的不说,御神羽美四十年来实力近乎原地踏步是最好的明证。

    百花藏心下会意,微微点头,继续打量对战场。

    百花真贴到狄冲霄身前,低语:“我与妹到现在还是想不通罪血们为什么被逼到如处万丈悬崖还不反抗,这一阶层与凡血阶层在人口可是占去了竹毒国七成还多。”

    狄冲霄道:“他们的心早已麻木,只懂得逆来顺受。洗血大斗场惨无人伦,罪血们不反对不说,各个罪血村还按指派送人死战。此事我是在问过波哲罗才明白原委,当一个家族或是一个家庭为神圣的洗血斗场奉献百人后,他们的罪洗轻了,会有神使前来判定他们能否回归低等凡血。”

    百花姐妹默然无语,皆想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百人?这需要多少代的鲜血?

    l/book/35/35300/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最强反套路系统〕〔网王之冰封王座〕〔全球通缉:宝贝,〕〔情到深处是沧桑〕〔西游之大娱乐家〕〔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和宿敌奉子成婚后〕〔带着超神系统吊打〕〔万界建道门〕〔首长红人(我的绝〕〔天朝远征异次元〕〔名门二婚:墨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