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秒都在升级〕〔农门辣妻:山里汉〕〔重回五零当军嫂〕〔舌尖上的神豪〕〔神医凰后〕〔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农女撩夫忙:辣媳〕〔救世我是专业的〕〔大唐好相公〕〔逆武丹尊〕〔亲兵是女娃〕〔妖女宋姬传〕〔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我见默少多有病〕〔超凡黎明〕〔槐夏记事〕〔抢救大明朝〕〔炼器祖师讨厌女人〕〔某美漫的特工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五百一十九章 五血三等制(一)
    有些事女人家不好问,最终,狄冲霄被好心爆棚的官双妍推了出来。 ()

    狄冲霄挠挠头,委婉地试探道:“苗老爹,那老光头是不是还特别喜欢传收女弟子?”

    “没有没有,他特别喜欢的是给庄稼、果树与灵草治病。也不见他用什么药,念几遍经结束,失败说是必死之命,治好非说是佛法无边。说来十次有五六次能给他蒙,我们都笑他根本不是佛宗弟子,是个爱开玩笑的灭神师。因着不要钱,我们那边没事也爱找他去给庄稼念经,像他常说的,不信神佛,可心里总希望活的更好更顺些。”

    狄冲霄一行人纠结了,尽管不喜欢女人,可也对一大半,他到底会不会是那棵神树呢?

    过得一会,苗森林看向竹毒那边,道:“到现在不现身,基本今天不会来了。关姑娘,老头子拜托你个事,要是在对面哪里碰那老头,让他来药苗族找我。”

    顺手之事,官双妍应下了,送走老人家,沉吟着道:“灭神师么?冲霄,那晚你有感觉到他有什么不妥么?”

    狄冲霄道:“若实力强过我们太多,或是像小秀那样是通灵神系觉醒,都是近在眼前也无法察觉到什么异样。可惜了,当时小真在净沐室里胡闹。”随又道:“幸好没见,不然小真突然变成一棵树,包准能吓得我们不知所措。”

    众人想想那种场面,尽皆笑出声来。的确,木灵生灵能不能被‘照妖镜’映进去,以什么形式映进去,还真是说不准的事,若真是变成一棵树,包准连神树也会吓得逃之夭夭。

    该是面暗打过招呼的缘故,竹毒那边的守关千御长特别简办并提供一切便利,包括提供本地向导。面对好意,官双妍断然拒绝,理由是现成的,探险师一向自有规据法度,尤以信任第一,绝不途加人。

    竹毒千御长也只是按着面的要求抱着万一心情说说,见她拒绝便不再自讨没趣,指点了前往加达利达的路道后便祝一行人一路顺风。

    离了边境关卡,众人顺道慢行,沿途欣赏异国风情。到得边境重城加达利达城郊外五里处时,狄冲霄目光忽地一凝,盯着远处的高挑农家少女,大赞是小家碧玉的品。百花姐妹见他夸得没边,便凝目细观,觉着确是极为秀美,是姣好面目隐有一团化不开的忧愁。

    狄冲霄自幼便是照顾师弟师妹的大师兄,又是情圣圣多情的两世兄弟,最是见不得小妹妹犯难,快步跑前搭讪,若是她有困难准备伸手帮一帮。该是铁胆的脸容太过冷狠的缘故,农家姑娘如受惊小兔般惊惶逃走。狄冲霄走回官双妍身边,痛苦地指指脸,铁胆笑起来有这么可怕么?

    官双妍摇摇手,道:“误会了。各地自有风俗,你是被她当成收买女奴的人了。竹毒是最为光明宗垢病的国度,在城民歧视屡屡阳奉阴违,三十余年前更是变本加厉,明目张胆地将城民分为五血三等:第一阶层是神血,意味着神之后裔,这些人并不直接掌权,其势力却是这个国度的真正主人;第二阶是圣血,意味着圣人后裔,他们是神的使者,替神管理国与人;第三阶层是纯血,意味着纯洁信徒后裔,他们是神的仆人,允许经商并将珍之物贡奉神明;第四阶层是凡血,愚昧世人的后裔,每天辛苦劳作以求神恕与神恩;第五阶层是罪血,邪魔及污秽罪人的后裔,只能操持贱业,承受永世的折磨。说白了是贱民,可随意买卖。每个阶层又分下三等,皇族不过是等圣血。”

    百花藏怪了,道:“这么嚣张?不怕光明宗下令灭了他们?”

    官双妍道:“自然是有所依仗嘛。魔灭终战之后,各宗各国都很清楚光明宗元气大伤,再无法像从前般稳占天下第一宗的宝座,只不过互相牵制下谁也不敢明着乱来。然而笨人总是有的,竹毒在某些有心人的唆使下当先跳了出来。在光明宗眼,竹毒不过是跳梁小丑,不值得多花力气,让阳奉阴违的局面持续下来。这一结果让竹毒圣血阶层自信心极度膨胀,认定光明宗是一只纸老虎了,越发狂妄起来,与魔道各宗勾勾搭搭,作起独霸天下的美梦来。此次光明宗之所以会经由大华派人搜索,多半是想借我们转移竹毒神血的视线,内里另有图谋。至于要图什么,难以猜度了。”

    百花真不解地道:“妍姐,算光明宗不想分神多管小事,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不会反抗么?为什么能忍受几十年?”

    百花贞附和姐姐的说法,换了是她,在这种国度真是一天也呆不去,不是逃,是举刀反抗压迫了。

    官双妍轻叹:“这也是光明宗一直没出手的原因之一,竹毒城民以他们自古是这样活着为由认可了这种非人制度,你让别人怎么想?这世间,别人轻贱你不可怕,怕的是你也轻贱自己。刚刚那女孩,手脚的小圆环可不是手镯脚环,名为三生罪环,以示她是第五阶层的罪血,像她那样一个人出来是极危险的事,无论是被强行掳走,还是被淫污,犯事者都是罚些钱了结的轻罪,若是犯事者是纯血以,那连轻罪都不会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狄冲霄苦笑无语,很久之前从冥鉴门看过一些有关竹毒国的卷,没想到现实卷还残酷百倍。

    官双妍指向前方的加达利达,讲述这个名字的由来。

    原来这四字在竹毒古语的意思是混乱的罪民之城。此城是附近被划为罪血阶层的城民大量聚居的地方,然而罪血们不抗争自己的命运,却对欺压同样不幸的人深有兴趣,这导致城秩序相当混乱,流血事件天天有。若说相对安全的区域,城也有,即由那些圣血阶层控制下的内城货场区与城外赏景区,这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若有下等阶层敢胡闹或想污指,绝不手软。

    闲聊,狄冲霄一行人来到城门前,商议之后分成三组:百花藏带着童宣韵及妹妹们先去找酒楼;官双妍前往内城寻找隐于城的光明宗支脉——影门,这一支脉专责隐伏刺探各类消息,有如阳光下的暗影无处不在,人数虽少,尽皆实力强横;因着司恒宇与极炎魔的关系,狄冲霄对光明支脉影门是既无好感也缺乏信任,便没有跟着去,溜到隐密地与柳风雨联络,随后按着老人家所说来到一家魂器铺子。

    店铺不大不小,内有四个人,一个东家,三个伙计。

    为防意外,狄冲霄现在是闾怀恩的小帅脸,左右看看,一派对魂器饶有兴趣的模样。

    见客人不像是逛逛走,东家不再与伙计们闲扯,亲自来迎,对着货架的东西展开烂熟的介绍,过了一会,见狄冲霄只是点头可没货买的意思,便真诚地道:“伙计,城里可不安全,尤其是夜里。刚刚那尊魂器可不是简单的风灵连弩,名为浮月之鹰,必要时可借用风灵让人浮到十丈高空。威力强,蓄灵时间短,只需两尊可对付百御卫军的围攻。”

    狄冲霄笑了笑,低语:“一点烛光照幽冥。”

    东家作梦也没想到狄冲霄会说这话,傻楞楞地盯着人瞧,忽地大笑高吼:“原来客人是想要特别好货,不用这么小心。不是我吹,只要你有钱,除去浮空岛与天象魂器,加达利达没有我毕老大弄不来的货。请跟我来。”转身走。

    狄冲霄跟着东家进了地下室,看着一屋子的大小魂器,不由得摇头失笑,还真是应有尽有,连幽秀不货卖的幽秀酒尊都有三箱之多。

    毕老大道:“坐,没想到是冥鉴门的朋友。来历我不问,烛光或鬼影?”

    “幽冥鬼影。”

    “我父亲的死因是鬼影查明,冲这点份,所有消息半价。”

    狄冲霄道:“不必,鬼影行事各凭良心。我想知道这张名单的魔宗都分布在边境哪些地域。他们也是人,日常生活所需绝不会少,绝瞒不过操控地下货场的竹毒地头蛇们。你毕老大是此城最强的地头蛇,没有之一。”

    毕老大瞄了瞄狄冲霄手名单,骇然发现前三个是十二刺皇、四圣会及悬红一族。毕老大心口一窒,接过名单在屋内来回走动,终涩声道:“换了不是绝对守秘的冥鉴门,我十成会转身将你卖了。你的来意,我不想知道,但要说一句,去了是送死。”

    狄冲霄笑道:“我说过,鬼影做事全凭良心,你这边收钱那边卖我也没什么。”

    毕老大犹豫了会,将名单揉作一团,塞进嘴里,狠狠地嚼着,吞下去道:“若你想要具体的消息,只怕没人能说得清。这回我不收钱,既然你敢来送死,想必绝不是一般的灭神师。杀三个人,救一个人。”

    狄冲霄道:“我的良心只在守护世间美好,也爱帮助有困难的小妹妹们,若是你想借机打击同道对手,你要失望了。”

    毕老大道:“我对幽冥鬼影的行事风格一向极是敬佩。听完我的交易条件,你觉着不合适尽管抛到脑后,一应消息双手奉送,半个子也不要。这个国度是魔鬼的天堂,善人的地狱。可笑的是,有些魔鬼的行径,连我这个恶鬼也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恶心与颤栗。听说过洗血大斗场么?”

    狄冲霄摇摇头。

    毕老大道:“竹毒神主倒行逆施,为城民划分出严格的等级并制定一系列的非人律法,底层民众想凭自身努力摆脱厄运基本是不可能的。哼,处于顶端的神血与圣血们,很是仁慈地主动给洁血和凡血阶层一条成圣入神的道路:在众神与虔诚信徒们的环视下斩杀邪魔与罪人。这才是洗血大斗场的真正由来。”

    l/book/35/35300/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新婚秘爱:沈先生〕〔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撩妻100式:霍少的〕〔我可以无限升级〕〔网王之冰封王座〕〔唐案之盛世暮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