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是鬼脚七〕〔我!最壕狂婿〕〔撩妹圣尊在都市〕〔颜控蜜恋史〕〔昏婚欲睡〕〔重生之苍莽人生〕〔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我在英伦当贵族〕〔医武兵王〕〔我的佛系田园〕〔开局一个亿〕〔第一侯〕〔许君不知情深浅〕〔八零年代女首富〕〔苏惟推开的那扇门〕〔快穿之放开那只男〕〔巧女喜当家〕〔校花之最强狂人〕〔绝望与希望的轮舞〕〔江城第一赘婿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四百四十三章 灭世魂器(一)
    过得一会,狄冲霄带着百花姐妹返回船主室往见碧玉心,指向外边正在宣行健监管下清理魂器残块的海盗们,询问有没有找到一些可证明魂器来历的东西。网 ? ≈r />碧玉心晃晃手中的残破兽件,耸耸香肩,道:“只能说这些玩意来自坚国,皆是同类魂器中的陈旧货色,十家货场中至少有七家有得卖,令人无法抓住任何痛脚。”

    狄冲霄哈哈一笑,果不其然,郭让不愧是赌道王者,行事细密谨慎。

    屋里正聊着,宣行健带着海盗教习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细小铁管,恭声道:“姑爷,他说有重要事情报告,条件就是希望能将他当作海盗交给大华卫军处置。”

    狄冲霄看向来人,道:“你倒是很知趣。也很懂得开价。叫什么?军中职级?”

    “我叫格尔夏,二等雕琢师,海界卫军千御,主责魂器雕琢与修整。我不知道神将大人为什么要对付你们,只是服从命令,但却知道若我以卫军身份被关进大华牢狱,我的家人都要受到连累。我的女儿才五岁,聪明可爱,身为父亲,我不想看到她的人生之路因为一些不相关的事变得一片黑暗。”来人四十向上,络腮胡。

    狄冲霄道:“停,扮可怜没用,说正事。你就是想用这根铁管与我交易么?”

    “是的,但它不是铁管,是一种很特别的方位指引魂器。”

    碧玉心伸手接过,将魂器外壳卸下,盯着内里,缓声道:“有尸蝇的灵光气息,这种微小凶兽能在百里范围内准确探察每一具腐尸的方位,进而食尸控尸并将蝇卵寄于尸中。它的确是一种方位指引魂器,不过这种手段很普通,世人并非皆是拥有无上神光的灭神师,蚁卵魂器中若没有方位指引魂器,远处的雕琢师就无法加以操纵。”

    “不不不,它很特别。各位,我在雕琢一道上算不得宗师,可自问当得起出类拔萃,尤其一生都在卫军中度过,对蚁卵此类攻战魂器最为熟悉,这个半圆有粉的东西才是属于它们的方位指引魂器,兽料源于三生蝶花翼。于细微处稍加改动,是我国雕琢师用以相别他国同类魂器的惯用作法。”格尔夏掏出一个薄片魂器晃了晃。

    狄冲霄心生不妙,沉声道:“格尔夏,说出你所知道的事。我可以将你放了,到时只要你说当晚太混乱在攻击下与海盗逃散了,相信没人能拆穿你。”

    “我不想背叛我的国家,可我的国家抛弃了我,我不想死,而且他们也不该制造灭世天劫,这是地狱恶魔才该有的行为。这一魂器对应的本尊是一种还在摸索中的极密魂器,属于天象类魂器,威势在于能将世间常见的种种天象幻化为威势无法估计的灭世天劫。核心所在与浮空岛相关,具体的我不清楚。”

    狄冲霄皱眉道:“既然是极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百花藏冷哼:“格尔夏,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本钱,所以别卖关子,更要想清楚再开口。若当我们是白痴,拧断你脖子。”

    “十年前,我奉命前往接近极北冰原的永恒冰6,主管御寒魂器的雕琢。有一天,在巡察魂器状况时偶然现新来的宣慰天使溜到西亚蛮、兰芳等国所占的永恒冰6地域埋入长铁管。当时出于好奇,我就偷偷拔了一个回去,准备拆开来一看究竟。结果,结果……”格尔夏满眼泪光,哽咽轻语:“是我害了他们,那一天空中飘舞着无数冰山,像破纸般摧毁冰6上的所有事物,包括有灭神师联合防御的封界魂器,而我因为要给宣慰天使送行,不在冰6军营,这才活了下来。我是罪人,事后我什么也不敢说,设法逃离了残破不堪的永恒冰6,可今天我又看到了这个恶魔。”

    碧玉心猛然一惊,当年的永恒冰6那将整片大地撕碎的冰风天劫有五万余人丧生,皆是各国各宗百中挑一的专才与强者,直到今天爷爷还常和自己说起这场莫名而来的冰劫。

    看向局促不安的格尔夏,碧玉心心中如海浪翻滚,当年连光明宗派人探察后也说是冰风天劫,毕竟冰6紧挨着号称世间冰灵之源的极北冰原,冰灵暴起成劫不稀奇,就是威势古今罕有,难道真是人为而成的冰劫?!

    轩辕虎接过铁管,掂了掂后道:“玉心丫头,你有没有听过关于‘灭世’魂器的传言?正好也是十年前,神隐风组、龙组与暗组皆曾接到过探查任务,死了不少人,只得到一条还算是有价值的线索,‘灭世’源自一个不存在文卷记录、名为‘神罚’的浮空岛,而这岛恰是属于坚国。”

    格尔夏急道:“请相信我,必须要尽快将这些该死的玩意全扔掉,否则我们就会被灭世魂器攻击,天劫之威无人可挡。”

    碧玉心道:“格尔夏,我还有一点想不通,天象类魂器的确都是要从浮空岛进行攻击,且需要指引魂器指定目标方位,可当年冰6事件中,冰劫并不是突兀而来,事后光明宗也找到了它的源头,冰劫是由本该南下的、由天象家命名为‘暴风雪’的极寒天象变化而成。请说出你知道的所有事,越详细越好,比如从你现指引魂器到生冰劫,有多少时间间隔。”

    格尔夏对此事可谓刻骨铭心,轻叹回道:“从宣慰天使埋设魂器到冰劫暴起足足有十一天间隔,期间指引魂器并没有异常,因此我便觉得手中玩意没什么危害,或许只是天使大人不想要的陈旧魂器。然而就在第十二天清晨,天使大人匆匆提前返回,神将大人前去送行,离去前营中专司天象的百御长派人知会神将大人将有一个大极寒天象南下,间中混有极为庞大的雷灵与冰灵。神将大人担心宣慰天使的海行魂器会出意外,便临时捎上我送行。半个时辰后,冰劫出现了。我站在甲板上以魂器远望,看到了人间地狱。原本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可宣慰天使失神中低语了一句:‘该死,它怎么脱离预设方位了。’就是这一句,让我明白定是我将索命恶鬼拿回了营地。以此来算,只要我们能扔掉所有指引魂器并逃得远远的,就能逃过接下来的天劫魂器。”

    碧玉心一字一句地道:“现在你的话百分百可信。爷爷曾和我说起过‘灭世’魂器,他有一位至友是坚国人,是当世公认的第一天象师,也是雕琢大师,一生致力于用魂器消除可能要生的天地灾难,甚至是天劫。然而他在冰6冰劫事件后莫明失踪了。失踪前,他通过一人秘密将一组正在研究的古怪星图送给爷爷,还是我破解了其中的意义,将散乱星图重整,上面全是他苦心研究的天象与星图文卷,除此之外就是一句话:我在幻想希望,也一直认为他们是我的希望,但我错了,他们只是一群自私自利的恶鬼,大错已铸,我只能用生命嘲笑恶鬼,在此将希望留给我的至友。相信这就是神隐会下达搜索命令的原因。”

    狄冲霄道:“什么是‘希望’?克制天象魂器的东西?”

    碧玉心道:“不是,是他毕生对天象与星图变化规律的研究心得,他认为某些天象在变化为灾害之前是可以完美解决的,如飓风,在风灵积蕴之初若能按他的方法从浮空岛给予足够强的神光轰射,就可以打散自然积蕴的风灵。狄哥哥,我当时小,对天象与星图没兴趣,就没太在意这件事,现在想来,他的渴望根本就是柄双刃剑,打散灾害与增强灾害皆有可能。”

    狄冲霄轻叹:“最重要的是,打散天灾代价极高,却没什么利益;相反,若能制造一些只对他人有麻烦的天灾,甚至是天劫,就等同于得到天大利益。十年过去了,相信坚国在‘灭世’魂器的雕琢上已然大成。头痛啊,我对天象也是两眼一抹黑,有谁能告诉我附近海域日常都有什么大天象?是气流、风流,还是海流?”

    没人可以回答这一问题,但都能肯定必然有,不然敌人不会不计代价地暗设指引魂器。

    碧玉心道:“狄哥哥,我觉得正相反,坚国在‘灭世’的雕琢上该还是处于略有小成的程度,所以指引魂器才会是与十年前一般无二,而我们就是一个用于验证改良魂器的目标。这种指引魂器很脆弱,若是交战时唤醒,很快就会被神光威势毁掉,因此敌人只能在天象魂器攻击之前加以唤醒。按格尔夏的说法,冰劫是在天使入海半个时辰后才暴起,以此来算,我们现在还有将近二刻时应变时间,唯一的生机就是将指引魂器全数毁掉。在这之前,停航。”

    停航?!格尔夏最先大叫,会死的!

    宣行健、菲莉一众人也是觉着不太可能找到所有的指引魂器,这时改乘快艇远离才是最佳选择。

    百花藏诸人是无所谓,一切唯狄冲霄马是瞻。

    轩辕虎道:“虎哥没心情费脑子,狄小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狄冲霄道:“停航,寻找。前方就是大华海界,我不管你们怎么想,我绝不希望由我给岛上渔人、沿海城民们带来一场无法抵御的灭世天劫。天劫无情,心存畏惧世之常情,有人想走尽管乘快艇离开。玉心,解除傀儡兵对俘虏们的监管,想留下无所谓,想走,送快艇与足够的食水。”

    “能与姑爷一起作战,实是行健的荣幸。有命令尽管吩咐。”宣行健面现崇敬。

    狄冲霄点点头,道:“玉心,由你借用星图仪探察飞鸥内外所有瞬间出现的异样灵光。虎哥与虎嫂留下护卫玉心、寒烟,其他人全去搜毁热指引魂器。行健,料库中有探察魂器,赶紧去拿。大家记住,先前蚁卵化作的蚁兵们在毁损前可能已经将指引魂器放置在某处,必须要不放过它们经过的任何地方!”

    众人轰然应是,各自分组,展开大搜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我可以无限升级〕〔顾晚霍西州〕〔唐案之盛世暮歌〕〔生生不灭〕〔重生全能娇妻:老〕〔撩妻100式:霍少的〕〔仙君别撩,要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