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秒都在升级〕〔农门辣妻:山里汉〕〔重回五零当军嫂〕〔舌尖上的神豪〕〔神医凰后〕〔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农女撩夫忙:辣媳〕〔救世我是专业的〕〔大唐好相公〕〔逆武丹尊〕〔亲兵是女娃〕〔妖女宋姬传〕〔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我见默少多有病〕〔超凡黎明〕〔槐夏记事〕〔抢救大明朝〕〔炼器祖师讨厌女人〕〔某美漫的特工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三百六十八章 往会司恒宇 2
    司恒宇极具权谋,不必思索就明白狄冲霄不说不语的真义所在,不禁眼露赞赏,对面小子是个人物,明白他有本钱拖,我这边却是拖不起。?网

    抱着对面小子年纪轻或许会心急的小小希望,司恒宇又等了会,可得到的依然是狄冲霄的胡扯与微笑。既然没便宜可占,司恒宇也就断了对方先开口的心思,可也不想直入主题陷入被动,思妥对策后故作长叹,做话道:“贤侄先前目露诧异,显是没想到司伯伯是真的病了。小枫,姑娘家家,加件浴袍,你姑妈要是见到你穿成这样与男人一起泡温泉,姑父的耳朵根子又要不清净一月了。”

    “只要姑父不告状,姑妈哪里会知道嘛。”厉醉枫哪里肯包得像棕子一般,仗着宠爱娇笑不依。

    司恒宇怅然道:“都是一般地宠,一般地纵,小枫只会让人感到像一株挺拔松柏,刚烈中透着妩媚;可我那逆子,唉,不成器,连颗歪脖树也比他强十分。”

    狄冲霄哪会不知他是在做话说,故作不知,将错就错,道:“司伯伯说哪里话,过份谦虚可是骄傲。司兄以千人之力横扫天威、力挽狂澜,这事,古往今来都没几个人能做到。”

    司恒宇由此想到伤心事,自嘲轻语:“看吧,连贤侄都认为伯伯该只有一个儿子哩。”

    狄冲霄一愣,心下戒意稍减,冲这气度,司恒宇就够得上枭雄。

    司恒宇道:“有些事连小枫也不清楚,今天一并说了吧。不过在这之前,伯伯要向贤侄道歉,若非逆子当时正在玉香贼窟,小枫就不会被认出来,也就不会让玉香门有所准备。玉香门果然有一套,居然将最大秘窟设在戏院里,难怪以往无论怎么搜索都毫无进展。可惜了,这本该是将玉香两家一扫而空的绝佳机会。”

    狄冲霄又是一愣,司恒宇绝不是好人,可他能从话音里听出对玉香门是自内心的痛恨,与败家子司方定没多大关系。

    司恒宇观色知意,接着道:“当日逆子在天威听到宝藏消息后就带着人南下,打算为司家夺占宝藏。此事原本没有成功希望,可有时老天爷就会和人开玩笑,逆子居然真的带着大批奇珍异宝秘返回家。等到贤侄那里传来真假宝藏的消息,伯伯恍然定是逆子运气好,撞上一个假宝藏。然而没有什么是比看见子女有所做为更能令父母开心的事,欣喜之下,伯伯竟没想到逆子居然隐下了两成。查清事实后,逆子又早带着珍宝与狐朋狗友躲了起来,伯伯一怒之下就追了过去,可到了飞雁山地界就犹豫不前了,到底是亲生儿子,抓着又能怎样?还能杀了他不成?就是以处,也远远不够死罪。唉。”

    狄冲霄还没有孩子,却从师父师娘身上体会过相类的心情,心生感触,陪着叹了口气,暗思司恒宇绝没有将真情全说出来,可其中至少有八成事实,正暗合先前在此事上的揣测。

    千思万想,狄冲霄为能暗示对极炎魔一事的交流诚意,终决定以此为契机渐行进入主题,斟酌着道:“司伯伯,司家已是很富足了,为什么还要宝藏?不要误会,只是好奇,相信醉枫也将小子占下半个假宝藏的事告诉你了。”

    司恒宇点头笑笑,随又面色秧秧,表侄女是隔了一重的亲人,可还是将获得珍宝毫无保留地送给自己当礼物,偏那个亲儿子……。想到心痛处,司恒宇再次长叹:“此事并不是什么绝密,因为司伯伯想复国,这事需要的财物,几百亿几千亿都如同海里的一滴水。”

    狄冲霄心下骇然,事前猜过很多答案,就是从没想过司家想谋朝篡位,这事可不是有钱就行的,缺少灭神宗门的暗助,只会是个笑话。狄冲霄闭目沉思,终认定司恒宇没在骗人,除去司方定,司家一脉不论好坏,行为举止,确如龙神威与龙华芳般透露着皇族才有的气势神彩。

    司恒宇见狄冲霄神色就知他想岔了,便将司家来历从头说出。

    原来司家本不姓司,姓腊脱鲁司,是大华南边南威洋上崇文国的皇族。崇文地处无边海洋中,国境由万余大小岛屿组成,除去海兽环绕,基本上没多少6地凶兽,因此相当安宁,民风纯朴和善,崇文厌武,这也就意味着并不具备多少灭神宗族借以护国。三百年余前,因着兽袭莫名减少的关系,以世间霸权为目的灭神大战迭起,各小国当其冲,崇文也被波及,皇朝一朝覆灭。

    司家先祖仁善可风,深得国民爱戴,皇都破灭前夕,万千城民在残存的灭神师统御下齐心合力杀出一条血路救出绝望等死的司家人,其后四处飘泊,最终被大华收留,这才有了栖身之地,改姓司。司家先祖因着心内恨意,一改崇文家风,人人玩命修行,在其后的灭神大战中出尽死力,子弟牺牲惨重,灭神大战后,终凭功绩为子孙后代赢来一席之地,绵延至今。每一代司家家主都将复国做为至高使命。

    狄冲霄用心静听,暗道难怪司恒宇对权力既无比热衷又保持距离,原来是心底有障碍,高高在上的皇族不想听命于人,可又需要借用各方的势力才能积蓄属于自己的势力。

    再听几句,狄冲霄忽地警醒,悟出司恒宇如此照实说出族中隐密,既是解释双方误会关键所在,也是想将自己拖进泥潭里。左思右想,权衡利弊,狄冲霄终是明白到底在权谋上逊了一筹,被司恒宇算了一着,要想解开极炎魔身上的谜团,就必然要知道司家往事,也就只能选择听下去,绝无法回避。

    司恒宇带着缅怀祖先的心情说完往事,惆怅轻语:“复国说着容易,百年弹指一瞬,崇文国早已烟消云散,后续的皇朝也是几经更换,直到现在的万岛七族,可根子里世人皆知是坚国在背后操纵一切,你要是想打万岛七族的主意,就要做好和坚国死战的准备,否则今天复国,明天就会灭国。”

    狄冲霄微皱眉头,道:“司伯伯,不是我说丧气话,太平时节根本没机会。时势造英雄,也造皇朝,曾经的魔灭之战该是最好机会。遗憾的是,司家与大华已是荣损一体,灭神大战中没法抽出人手复国。如今大战不兴又有光明宗压着,想乱也是没法大乱。”

    “确实,只有大乱才有空隙可乘。各人各门道,其中详情就算伯伯肯说,贤侄也不敢听,都是省点口水的好。只有一条,司家祖先极是感激大华在最危难之时伸出援手,明令后代子孙即便复国也要以大华利益为重,所以当年的魔灭大战就算能抽出人手也不会抽。”司恒宇赞许点头,对面小子的想法与大儿子不谋而合,是个难得大才。

    厉醉枫赞道:“姑父,司家祖先有情有义,难怪能获得国人爱戴。”

    “到底是女孩子,祖先的隐意,你身边的恶教习定是听出来了。问问他吧。”司恒宇莞尔一笑。

    经过前面的暗战,狄冲霄明白在司恒宇面前绝不能表现的太聪明,否则必会惹起忌恨与疑猜;更不能太笨,否则他定会认为你不够格对等交谈,另择方法套话。心念电转,狄冲霄决定中规中据,道:“醉枫,比起四方称臣,还是有个靠山更安全些,起码别人想欺负你的时候,也要思量一下自己的拳头够不够硬。况且大华对依附小国一向是真心维护,天威就是例子。”

    司恒宇道:“正是如此。小枫,帝皇不通权术如何能平衡各方势力?不同的是,帝皇权术是阳谋为主,所以尽管司家极是缺钱,也不屑于与玉香门之流产生瓜葛。他日复国,更不会允许国中有魔邪欺凌国民。有民有地方有国,失地犹可恕,残民不可饶。可惜逆子不明白这一道理,这也是伯伯平日不管他花天酒地,却极是怒他与玉香门往来的原因。”

    这一番话,真情流露,显是埋在心底已久,现在说出,不仅是想聊作泄,也是要给狄冲霄一个言无不尽的印象,利于接下来的真正话题。

    狄冲霄知机回道:“我身为总巡,一向只问魔邪与凶兽,其余事是地方城主府的事,万事自有法度。”

    厉醉枫哪会明白姑父与狄冲霄之间在玩什么暗战,恨恨痛骂二表哥真是不争气,这要是真被抓了,姑父姑妈的脸往哪里放?

    司恒宇见狄冲霄不追究,脸上多了三分笑意,道:“贤侄大度,令伯伯替逆子无地自容。那日在飞雁山上空无意现贤侄追捕玉香门,本想下去帮把手,却怕被官家误会伯伯想抢后辈功劳,又心想以官家丫头与贤侄的实力取胜不难,便一路跟了下去,若有危险便加以救护,直到夜麒麟出现。此人是四圣会会主,心狠手毒,实力远在伯伯之上,当时乱了分寸,只能抱着救一个是一个的念想使出激将法,逼他同意伯伯一起接招。事后想来,实在是有欠思虑,不过更没想到贤侄会突袭夜麒麟,为什么?”

    话题终于进入正题。

    厉醉枫并不清楚撤离之后的事,闻言向狄冲霄靠了靠,凝神静听。

    司恒宇一番话是七情上面,令狄冲霄纵是明知他当时是想借刀杀人,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说法非常合理,心中暗思:司恒宇这么说既是婉转道歉,也是摊牌,一旦回复不慎,今天的谈话就会到此为止。狄冲霄将头埋入水中,借着与厉醉枫嬉闹拖时间。

    司恒宇并不逼迫,由得他拖,静等回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新婚秘爱:沈先生〕〔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撩妻100式:霍少的〕〔我可以无限升级〕〔网王之冰封王座〕〔唐案之盛世暮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