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界巨擘系统〕〔最强业余足球选手〕〔重生之美利坚反恐〕〔不良人之天下莫敌〕〔龙珠之反派系统〕〔日娱之缘起〕〔恶魔猎人的奇妙冒〕〔都市绝品神医〕〔西游之金乌大圣〕〔抗战之超级武器库〕〔重生之丹武至尊〕〔天道制霸计划〕〔重生医武剑尊〕〔极品贤婿〕〔娘子要翻天啊〕〔君子与鬼〕〔出生在庵堂里的女〕〔相府千金世子妃〕〔女仙曹不易〕〔三哥的拳头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三百四十九章 邪心毕露
    双方皆不愿先开口,屋中气氛渐行冷寒。om

    过得一会,随薛鹏翼而来的艳媚女子忍不住了,昂起圆润有肉的下巴,尖锐地道:“宣冷幽,你一向是冷酷到不近人情,也有那个本事将自己当成个冷心凶兽,但这里是薛家,少摆你宣家大小姐的威风。用你的话说,你现在已经晚了一柱香时间给出答案,我们可忙得很,没时间和你闲聊。”又阴阴说了几句,极尽嘲讽。

    宣冷幽没有回头,冷冷回道:“薛凤羽,比起你大哥,你真该叫薛麻雀才对。不回答就是回答的道理都不懂?”

    薛鹏翼拉开小妹,笑道:“冷幽,行家就不要说外行话,既然是交易,自然就要白纸黑字。别怪薛大哥较真,给出你的答案。”

    宣冷幽回道:“薛鹏翼,既然是交易就该有来有往,你开价我还价,天公地道。你想要幽秀,可以,就当是买下这尊‘药神’的花费。除此之外,我不接受任何交易条件。”

    薛凤羽怪声道:“大哥,我就说你想错了,冷心凶兽是什么人物?哪会为一个死了九成九的男人上你的床,活着的人才有利用价值嘛。宣冷幽,你今天没有嚣张的本钱,要么答应我大哥的条件,要么背着人滚出去。请吧!”

    宣冷幽斜了她一眼,离椅起身。

    米寒烟只当她是要带人走,心下大急,娇叫:“臭鸟毛,你也不照照自己的德行,你配得上幽姐么?除去幽秀,我陪你三月!”

    宣冷幽并不意外小姐妹会这么说,只是将她拉后,根本不担心眼前人会同意。

    果然,薛鹏翼面露轻蔑,道:“米寒烟,你真将自己将盘菜?不知天高地厚,对你客气是因为要给冷幽面子,你那身体还不如你的歌喉来得有价值。”

    米寒烟一字一句地道:“臭鸟毛,我知道那些用尽心力歌舞、试图获得人们认可的可怜女人们在你眼里和那些想玩就玩、想扔就扔的娼妓没什么区别,但我不一样,米家没什么了不起,但我生父是李星河,这个名字你该听说过吧?!”

    狄冲霄正全力压制体内小火球,闻言心神稍分,心道原来寒烟的生父竟是在大华与宣氏、周氏、薛氏齐名的李氏族人,难怪她宁死不愿说了。

    薛鹏翼镇静如故。以他的性格、手段与实力,自然是早已查清米寒烟的身份来历。

    薛凤羽傲然道:“那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烂女人偷偷生下的野种,还不如娼妓。她们很有教养的,你出钱她卖身,绝不会在日后带着一个不知是和哪个男人生的野种来叫爹爹分家产。米寒烟,野种只能配杂种!”

    米寒烟能说出生平最讨厌的“李星河”三字,心下已是打算豁出一切的,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沉寂已久的自怨自艾之心暴然爆发,想拼命又自知绝不是两人身后的高大护卫对手,伤心之下拼命忍泪。可难里忍得住,哽咽声中泪水顺颊而下。

    狄冲霄心内无比难过,也无限愤怒,薛家有女不教,个个该打。要知他和宣冷幽想尽一切办法才让米寒烟的忧郁心结消散不少,结果几番辛苦让一顿毒舌就给勾销了。

    宣冷幽一向视米寒烟如亲妹妹,不禁眼射寒芒,强大气势迫得薛凤羽咽下吐到嘴边的后续恶毒话,冷声道:“有女如此,就知道薛家为何直到今天仍是被大华灭神宗族视若乡下土财主,耻于来往。既然给你面子你不要,就别怪我宣冷幽不客气。今天人与魂器我都要带走,还分文不付。薛麻雀,听说你一直想脱光衣服跳到官万年床上当个有教养的娼妓,只可惜人家不要。不用否认,官万年与冲霄情若兄弟,无话不说,你那点破事早不是隐秘。薛鹏翼,除去我,官家的官双妍,任家灵宗传人任婷秀,百花家的双生姐妹皆可算是狄家媳妇;南宫家与官家早晚是姻亲;宣家迟早是要落在人福手上,他一向只听我的话。你若觉着薛家消亡也没什么,就说个不字,我即刻带人走。给你一柱香时间考虑!”

    薛凤羽听得一长串惹不起的名头,气焰顿消,缩到长兄身后。薛鹏翼是有备而来哪里会怕,微笑自若。

    狄冲霄隐觉不对,强行分出一点神光探察,果然发现疗治室外隐有不少灭神师,尽管皆是些强启货醒的下等货色,但绝不是宣冷幽可以应付的。霎那间,狄冲霄想通薛鹏翼为什么要给宣冷幽一天时间:绝不是故作大方,是需要时间将薛家苦心培养出的精锐人手尽可能地集中到此地,他至始自终都没打算要和宣冷幽进行交易,是想和曾经的射国田家一般来硬的!

    宣冷幽此时也察觉到不妥,惊疑之下带着米寒烟与薛鹏翼拉开距离。

    薛鹏翼叹道:“冷幽,你不该将事做绝的。你那神魂专擅心灵传测的事已经不算秘密,我身边的这位,是薛家重金礼聘的营卫教习之一,意念神系,神魂专擅虚情伪装,正与你那神魂互为克星。遗憾地是,你不过是凝神九品,有他在,你绝无法感知到我真正的心意。现在不必要伪装了,相信你也该听到我想做什么了吧?”

    满含极度恶意的暴戾邪欲心声从心间流过,一如曾经遇到过的田中丰,宣冷幽心中猛然闪现灵光,喝道:“薛鹏翼,没想到薛家居然与天之御中邪教有来往,呸!那些冤死的女人是不是有薛家在为邪教暗中牵线并提供消息!?人间败类!”

    薛鹏翼万万没想到宣冷幽居然能凭空推出不可能猜到的事实,对先前的举动心生悔意。与邪教暗中来往一事非同小可,薛鹏翼眼中终现杀机,拍手赞道:“是又怎么样?如今的世道,薛家就是和十魔会有交情也没人好说什么。而且你也没机会出去乱说了,清三江,我们之间的交易应该算是完成了吧?为示诚意,人现在就可以交给你。”

    一名中年护卫除下帽子,身板壮实,宽脸短须。他上前一步,道:“宣冷幽小姐,不用慌,敝人不是四血部,归属于负责消息搜索核查的暗索部,受命前来飞雁山寻找一些异株灵草才改装登上了薛君的游船。这回真是意外之得,若非曾亲手将左贺、林靖竹、宫木三人上呈的文卷汇总,敝人也认不出宣小姐在江中捞起的死人就是教主想要之人。宣冷幽,薛君是应我所请才答应替狄冲霄治疗,而不是为你,请不要弄错这点。”

    宣冷幽这才明白薛鹏翼为什么要很是大方地多给自己一天时间,也想通为什么要天天锁着疗治室大门,一切都是为了一旦人真能活就好和天之御中谈价钱。愤慨之下,宣冷幽拉着米寒烟退到“药神”前方,手蕴神光刺向药神魂器,心中宁可狄冲霄就此死去,也绝不愿他成为邪教专门用来祸害女人的邪人傀儡。

    薛鹏翼哪会让她如意,脚点地面启动禁制。

    “药神”按主人指示为自己附加了一灵光护盾,将威力并不是很强的刺击挡下。

    薛鹏翼得意笑笑,向前挥了挥手。

    薛家护卫们会意,分出数人向两女扑了过去。皆是修神者,对付疏于修行的宣冷幽并不足够可牵制有余,生擒米寒烟更是易如反掌。

    与一众强者比起来,宣冷幽无论实力还是所会神技皆是弱到可怜,但身上多得就是姐妹们与狄冲霄赠送的上品魂器。米寒烟实力更弱,可情况与宣冷幽相类,手中的小巧风雷灭神弩就是狄冲霄专为她护身而雕琢的,王兽品兽料。

    宣家护卫们大意轻敌,未及靠近就冒着烟倒向地面。隐伏灭神师们见状将薛家姐妹护住。

    薛鹏翼叹道:“冷幽你终于犯了回错误,你那风雷弩威势不俗,该在那时射我的。”

    宣冷幽冷声道:“是你将手下想象得太无能。而且人命就是人命,你将自己的命看得比天高,但在我眼里,你不比乞丐贵重多少。”

    “冷幽,你的脾气可真让人头痛,我会用灵食替你改改的。上,绝不许伤了她。冷幽,只要有了你,薛家就可以全盘掌控幽秀,也就不用再被宣家压着了。米寒烟,不用骂,薛家不是好路数,宣家也一样,没少在背后捅薛家刀子。”薛鹏翼凶相毕露。

    灭神师进袭,宣冷幽不一会就手忙脚乱。若非薛家护卫不敢弄伤她,早就像米寒烟般被活捉了。

    狄冲霄听着打斗声,心内如焚,想破箱援手,可体内炎灵化作的小火球尽管在七极神光压迫下缩成一个小点,依旧犹如一颗小太阳般持续散发炎热神光,实难肯定它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消失。忍了十余数,狄冲霄再一次默察体内神光状况,得出结论:此时若选择救人,势必要前功尽弃,白受一天煎熬;不仅如此,在小火球的全力反击下,后果甚至会严重到像施无隐般身化火球;可若不救人,宣冷幽绝无法再撑下去。

    面对两难之局,狄冲霄依着内心的炽烈守护心念,毫不犹豫地放弃对小火球的压制!

    在众人无比惊诧的目光中,“活死人”狄冲霄破箱而出,从内击毁“药神”的灵光护盾,顺手拉开宣冷幽,替她硬顶来人一拳,以汲灵神护盾化去临身神技,疾伸左手扣住对方喉骨,神光蕴入,粉碎护体神光,生生将一名修神境灭神师喉骨扼断。不等众人回过神来,狄冲霄于心手凝蕴数十神光弹,掷向众卫环绕的薛鹏翼。

    银色神光弹有若智慧生灵,或斜绕、或钻行、或互震变向,大半自守御空隙中穿过。

    一个垂死人也能将低等神技操纵到如此随心所欲的境界,立时令屋中灭神师们心生羞惭,更是惊急,可想回援已是晚了,最近的一个也有两步之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娱乐圈模范家庭〕〔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毒舌君少:女人,〕〔重生之都市狂仙〕〔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Boss,夫人又把人〕〔八零甜妻开挂了〕〔一线黑粉〕〔最强小民工〕〔湛蓝史诗〕〔名门俏医妃〕〔顾晚霍西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