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幸亏爱上你〕〔重生之御医〕〔都市最强赘婿〕〔六十年代小美好〕〔上门狂婿〕〔重生太子妃:鬼王〕〔穿越古代成贤妻〕〔冰冷少帅荒唐妻〕〔谁的青春不怯场〕〔鲜嫩小娇妻:老公〕〔神女宠夫:师尊你〕〔全球诸天在线〕〔灰烬之燃〕〔极品小神棍〕〔楚臣〕〔独步九天〕〔亮剑之最强系统〕〔都市最强仙尊〕〔重生于火红年代〕〔画棠清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神罪之门
    盯着那弱者多看一眼都有可能身毁魂灭的黑色晶门,暗星女皇一怔后心生惊意,在头上移种一株蒲英飞花,飞空而起,就近细看黑色晶门上的精致花纹。细辨之下,暗星女皇惊意更增,花纹果然是育花族独有的锦花文字,以人世之语来说就是神罪两字。

    暗星女皇看向神主,再行移种怒神灵花。大长辫就此变做火红之色,神光随之急增。

    世间只有一族人明了育花族才有的繁难华丽花字,而那一族早在数万年前就被由温和而狂怒的育花一族给绝灭了。

    神主回看暗星,道:“倒是没有神预到你也会在炎魔岛上,不过本神主现在得到无敌神光,来历身份已不再重要。小花皇,不用如此气怒,我与那些早已死去的人不同,育花族也没有任何魔罪,是该升入神界的善真。若非如此,我之先祖岂会冷视双方死战,若是我之先祖加入死战,即便强如育花一族也没可能只以三成死伤就得到胜利。”

    暗星女皇不理他,自花袋中取出一截花巢细茎,以灵光化为细剑,娇啸就斩。夺神光、返阴阳、化混沌,是育花兽用以针对灭神师的最强灵器。

    神主手中幻现暗魂之心,以魔器相迎。魔魂威发,将花巢细茎而成的细剑震碎。神主随手出拳,将暗星女皇震落台地。

    太古魔魂曾于育花一族时代的寄魂现世,被育花一族尊为花神,圣花花巢就是它种育而出,在对花巢的了解与化用上没有育花兽能强过它。破毁一截断茎,易如反掌。

    寒宁馨急扶住暗星女皇,将附在她身上的黑暗神光收于体内。

    狄冲霄道:“暗星姐,少见你这么怒急。”

    暗星女皇恨气道:“绝姓神族。没想到这一族竟有人活着。”

    狄冲霄一怔道:“绝姓神族?我倒是猜错了。凡事做绝,神主所行所为确是相合。死仇在前,难怪暗星姐急怒了。”

    暗星女皇道:“与此无关,既然他一族有人活了下来,我一族最是念恩,岂会赶尽杀绝。天上的不是一般的时空之门,是神罪之门。老祖曾与你说过,将我一族从避劫空界召唤到现世的人类为的是要得到传说中的太古兽神之力,将对手杀绝。在绝姓神族眼里,只有自身一族方是真正的神裔,有责任对伪神对人世赐下神罚、洗尽魔罪。我族先祖初时受到蒙蔽,协助他们雕琢神罪之门,其后双方死斗,绝姓神族死绝,先祖们就将接近成功的神罪之门尽数毁去。没想到神主先祖手中存有遗漏。小弟弟,绝不能让他打开门。若先祖所说无误,门内连接的都是飘流在无尽混沌中的荒野绝域,从门里出来的只会是强到无人可挡的太古兽群。”

    狄冲霄道:“我倒是想,但以极炎魔的性子,他绝不会让别人破坏魔愿。原来神罪之门是用来针对别支神族的时空之门,听暗星姐这么一说,我反倒不怎么担心了。暗星姐,最初的神罪之门不就是出了差错,将育花一族召唤到了人世么?神罪之门到底能有什么用,不好说。就算是也没什么。人世自古以来就多得是无法抵敌的强猛兽群,可我们人并没有绝灭,尽管活得艰难,但从没有屈服过,更从不曾断绝过的生死离别中得到了无上神光。”

    暗星女皇道:“你倒是乐观,可别忘了,若神主真是绝姓神族后人,他一族在神罪之门上花去的时间就不是几百几千年,是几万年。你觉着像初次般出错的可能会有多大?以目今天下的格局,你觉着神罪之门还只会是针对别支神族?一直隐而不为,究竟原因只能是他们力有不逮,灭神境与太古魔魂,他们都是没有。”

    狄冲霄道:“话是有理,可魔魂是有了但不完整,灭神境也是有了却是个银皮铅骨的假货,不出错的可能会有多大?嗯,如此一来,有些事就能想通了,八神寻魔之所以总是会在关键时刻莫名出岔子,必是本该死绝的绝姓神族后人在暗中搞鬼,只有让事情脱离八神掌控,他们才有可能得到太古魔魂。嗯,神主好像没有打开门的意思。”

    众人上望,发觉神主只是将门束缚在身边,确是没有打开门的意思。又过一会,穿越天窗而过的神光柱由细敛而消散。神主将十二座神罪门自左至右排列在身前,双手各蕴神光,对着左侧第一门上的盘花灵纹隔空缓缓拖抹,每当有一截花枝变黑,花枝所在门域就是随之变黑。一门变,其余十一门随着变。

    台上强者没人是傻子,见状就知神主正在借用魔魂控制古怪晶门。

    狄冲霄心下一想,猜到神主这么做必是因着先祖曾经有过的失败经历,只要能完全控制神罪之门,就能对穿门而出的凶兽加以束缚,大大减少被凶兽反噬的危险。狄冲霄再想,终是明白神主执意太古魔魂的另一原由,也只有曾经的欲望主宰才能借着种种欲望诱引那些太古凶兽,其后再用不纯粹的魔皇意蚀压服束缚就会是事半功倍。

    狄冲霄借着宣冷幽将所猜传于身边众人知道。

    光明四季对时空之门并不陌生,听得传来心音立知神罪之门的底细,岂肯坐看冷血魔邪成功,同心合力,飞跃上攻。

    神主神光目下尽在蚀染神罪之门上,无法旁分,否则便会是前功尽弃,因而只要能接近,休说光明四季,便是北山镇此等灵神也能加以重创。

    毁灭黑炎幻现,化为一重屏障,将光明四季尽皆震返。秋成急以神魂聚合毁身黑炎,意欲化为灵果破散,却是劳而无功。春和三人也是一般,纵然一时不惧黑炎焚身,可使尽办法也是无法摆脱,时间一长,便会是身化火球。观者无不心寒,这便是极炎魔真正威发,强如光明四季也是无有抵御之力。

    施无隐闪现在光明四季身侧,一脚一个,将四人远远踢飞。冰灵袭身,将毁灭黑炎冰封。光明四季趁机破冰而出,远离停立。黑炎焚毁冰封,随之淡散。水晶凝轻步行来,立在施无隐身侧。单凭施无隐一人绝非极炎魔的对手。

    极炎魔最知施无隐与自己不对付,无事也要寻事,便是不理他。

    靠着魔王才逃过一劫,春和摇头苦笑。夏烈高喝:“左丘大哥,神主愿许时没说我们不可以扰乱他,也没说不能攻杀他。是不是?”

    极炎魔道:“是。所以本魔只是给你们一点小小教训。”

    夏烈无语以对。

    圣多情行来,将春和四个拉走,道:“你们几个心急什么,就不会等他完成再杀人?”

    冬肃道:“那时就晚了,四命换一命。只可惜魔王到底是魔王。我们差得太多。”

    周遭人听得肃然起敬。

    面对极炎魔的极神意缚,光明四季都不行,台上人就没几个行的,极其少数几个行的,或是万事冷漠,如御神羽美;或是兴致缺缺懒得动,如任水心;或是满心好奇反到盼着神主成功,如施无隐。施无隐先前伸手救人只是生平最为恶嫌极炎魔,凡事都要和他作对罢了,绝非是死而复生后就由魔王变善人了。

    一时间,火神台上静悄悄,只余吹过海风的鸣啸。

    半个时辰后,神主终将十二门上半部分尽皆化作了黑色,神光耗损极剧,不时有黑色汗珠滴落。

    寒宁馨忽道:“神主的左眼永夜正在消散。”

    狄冲霄正在细看落地的黑色汗水,听她这么一说心上便有了答案,道:“是了,他得到的魔皇灵源是无源之水,纵有魔魂替代魔皇成为灵光之源也是难以持久,尤其是以全力行事。他的七极灵合快要到极限了,一旦消散,短时间内就无法重回只具外形的虚假灭神境。此事以神主的见识该有所知才对,以他的心性也绝不会如我般以命去赌一线可能。我明白了,我知道罪祖是以什么说动了神主,分沾到这一足以绝灭人世的涛天罪恶。”

    寒宁馨道:“什么?”

    狄冲霄道:“无尽灵光。看下去就知道了。没想到竟然有人真相信罪祖,真不知该说他是胆大,还是自大。”

    “我看该是神主太过相信他看到的那些个所谓的天命神预了。他这回定会是输个净光。”寒宁馨耸耸香肩,继续上观。

    “这不就是自大喽。”狄冲霄垂头思索罪祖到底想要做什么。

    又过一会,神主将神罪之门暗蚀到了六成,却是左眼回还正常模样,再非永夜暗瞳。

    神罪之门岂是寻常灵器,暗蚀减弱立时反扑,回还为对半。

    神主闭起左眼,看向端坐不动的罪祖,心中暗思新的神预果然无差,虽是得了魔皇灵源,但少了她的七极无尽,永夜灭神的无敌状态便是最多一个时辰,若不是狄冲霄将他那古怪灵物转给了重生的魔魂,会是一个最好的灵补,眼下就只有看看罪祖有没有说大话了。

    心思既定,神主对着罪祖招了招手。

    神主相请就是同意曾经秘会做出的约定,罪祖起身,飞至空中。因着是神主自愿让人接近,极炎魔便是不理。

    及至罪祖来到身侧,神主道:“罪祖,伤魂果你已种育而出,为何还要更多的魔狱血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新婚秘爱:沈先生〕〔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为你所致〕〔墨引流觞〕〔顾太太的豪门日常〕〔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