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剑帝〕〔大美时代〕〔绝代狂兵〕〔慕林〕〔步步为局〕〔兵王之王〕〔超维入侵〕〔万界疯人院〕〔妖行九州〕〔追凶神探〕〔无聊的剑仙〕〔我要做阎罗〕〔漫威之英雄时代〕〔谢家小婉〕〔穿越财富人生〕〔武术巨星〕〔医妃读心术〕〔笙入我心〕〔都市至尊狂兵〕〔恋战新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死武皇 第68章、狂杀
    “鹤老儿,现今柳家主负创,正巧可以弥补林辰修为上的差距,这点很公平吧?”碧海沉声问。

    “竟是生死战约,那便有始有终,我们柳府还不至于没有这点魄力!”柳鹤面色森沉,对柳天明道:“天明,可别丢了柳府的颜面与声誉!”

    “是!~~”

    柳天明应道,箭在弦上,骑虎难下,只得应战。

    “柳天明,若非是你,我父亲岂会惨死,这一战,我必诛你狗命,血祭我父亲在天英灵,祭我林府之魂!”林辰恨然道,言语中带着冰冷至极的气息。

    “彼此彼此!你这邪子残杀我儿,今日我必让你血债血偿!”柳天明冷狞道,单手负剑,浑身是血,面色虚白。

    杀!~

    林辰瞳孔扩张,爆射出凌冽杀机,风驰电擎般,狂驰而来。剑气纵横,势若霹雳,好似将前方一线空间气流撕裂开来,凶凌至极。

    “漫天剑雨!”

    柳天明挥剑掠斩,满片凌冽剑气,如同狂风骤雨之势,朝着正驰聘而来的林辰,疯狂而愤怒的激射过去,空间气流好似都被这狂暴剑气给击透的千仓百孔。

    狂脉!

    林辰九脉狂动,气血沸腾,浑身如烈火燃烧,赤红的眼瞳中竟是那凶猛狂性。战气狂飙,挥剑纵横,斩破重重剑气。

    嘭!嘭!~

    一片片剑气,击碎于空,林辰如同猛虎出洞般,满腔怒火,强悍勇猛,凶悍无匹,一路横冲直撞,飞沙走石,所向披靡,剑动四方。

    嗖!~

    于身化作一记长虹,爆步破空而来,掀起凌冽劲流,林辰紧持赤炎剑,燃起夺耀剑光,愤怒至极的杀向柳天明。

    柳天明满色惊骇,惶恐不已,想不到林辰的伤势不仅恢复极快,战斗状态更是比先前越发强盛,剑锋强横,霸道至极。

    斩!~

    剑斩雷霆,霸道裂空,柳天明仓皇提剑抵挡。

    铛!~~

    金铁交鸣,剑气激荡八方,尘土如潮肆虐,飞石扫荡一空。明显身负重创,状况不济的柳天明,正面交锋明显处在下风。

    “呃!”

    柳天明闷叫一声,延绵劲道强震,让他气血翻腾,周身上的伤口,血液流失得更快,不堪负重,被林辰这一剑给逼得后退数丈。

    “额?”

    柳鹤深眉锁眼,就算烂船也有三根钉,只是没想到,柳天明竟然会弱得如此离谱。以眼下形势分析看来,林辰几乎稳操胜卷。

    可惜了,有碧海从旁监视,虎视眈眈,柳鹤想要暗中动手脚的话,那就是找死行为。

    “杀了他!为家主报仇!”

    “不能这么便宜,应该将这卑鄙无耻小人碎尸万段!”

    “杀!杀!杀!~”

    ······

    林府上下,满腔怒火,杀气凛然。

    反之!

    柳杨等众,像是刚打了败仗般,面如死灰,萎靡不振。

    “是你!是你害死了最爱我的父亲!是你害死了我在这世间唯一的至亲!你该死!”林辰爆目切齿,杀机狂盛。

    咻!~

    剑气驰娉,人影如剑,赤虹贯空,击穿一切,凌冽无匹,无坚不摧。

    柳天明暴戾恣睢,杀子之仇,何尝不是对林辰恨之入骨,怒迎而上:“你残杀我儿,毁我心血,何尝不是罪该万死!”

    杀!杀!~

    两人皆是杀气凶盛,怒火冲天,剑气如虹,如同两道闪电霹雳,横空交叉而过,彼此不避不让,带着至凌锋芒,扬空激碰在一起。

    嘭!~~

    剑气轰鸣,以两人为中心产生恐怖的剑气爆炸,横裂八方,席卷的尘土,顷刻间模糊了视野。

    可仅仅僵持几分,便见漫漫尘土中,柳天明再度被震出,踉跄步退。越发不济的身体状况,让得柳天明难是林辰敌手。

    相反,林辰则是越战越猛,越战越凶。

    猛地!

    一道凶悍残影,带着凌冽剑芒,如同飞舟破浪之势,撕破激扬的尘土,破空而来,压根不给柳天明任何喘息的机会。

    “残阳如血!”

    剑光夺耀,势如皓日,剑气奔腾,带着满片斑驳刺眼的凶凌剑气,如同锯子般切割开空间气流,遥空劈向柳天明。

    柳天明脸色惊变,不及喘息,便见林辰怒剑斩来。便强忍着伤势带来的痛楚,御动几分真元,迎空挥剑挡去。

    铿锵!~

    剑锋激碰,林辰手中的赤炎剑,厚沉如山,霸道至极,一剑下来,便是延绵强劲,疯狂不休的咆哮冲击下去。

    柳天明单手握剑,撑着赤炎剑,如负重石,不堪负重,下盘显得发软无力,两股颤颤,双腿下弯,终于跪了下来。

    跪了!

    堂堂柳府家主,竟被林辰逼到这地步,无疑狠狠践辱柳府的尊严。林远等众看得是大快人心,直呼叫绝,喝彩一片。

    “废物!”柳鹤面色阴沉,恼怒至极。

    “小辰的成长真是惊人,假以时日,必是一飞冲天,势不可挡。可惜小辰心中沾了些邪性,得这事告一段落之后,老夫得好好敲打他一番,免得心性溃乱,迷失魔道。”碧海暗暗自语,心中又是称赞,又是担忧。

    此刻!

    柳天明一手撑剑,苦苦而愤怒的抵挡着林辰的剑势压迫,双目赤红,狰狞道:“废物!就算你杀了我,也挽回不了你父亲的性命!一命抵一命,值了!”

    “你这杀千刀的畜生,给我滚!”林辰暴怒,剑势强力压迫下,一记神风腿重扫而出,迎着柳天明那狰狞嚣张的面孔,拦面横击过去。

    “呃!”

    柳天明面色惊怔,眼前一黑。

    “嘭!”得一声!

    宛如重锤般的脚足,狠狠踹在柳天明的面孔上,整张脸都似乎横凹下去,鼻嘴鲜血喷洒,头冒金星,遭受剧烈震荡,意识陷入短暂空白。

    “啊!~”

    只得一声惨叫,鲜血溅空,柳天明纸鸢似地跌宕翻飞,接连翻滚了几圈,踉跄冲落在地,就连手中的长剑,也被击落在旁。

    “你该死!”

    林辰凶狂无比,大步奔雷,步步荡尘,愤怒至极的横空而来。

    柳天明狼狈翻身而起,不及他反应,林辰那霸道愤怒一剑,已经斩空而来。可剑已脱手,情急惊恐之下,只得扬出肉掌。

    “炎山掌!”

    重掌激震,浩炎奔腾,凝聚如山,席卷涌向林辰。

    “破!~”

    林辰怒喝一声,带着满腔的怒火,强烈的恨意,凌冽挥动赤炎剑,如同惊虹破空之势,雷霆万钧之威,带着不可揣测的力量,霹雳般撕斩下来,连线空间几乎切出一条可见性的痕迹。

    咻!~

    剑虹破炎,无坚不摧,撕裂一切。浩沉流炎,却不敌霸剑之利,扬长撕裂下来,劈开重重浩炎,直捣黄龙。

    噗嗤!~

    鲜血长喷,只闻一声凄厉惨叫,一只血淋淋的右臂,被狠狠劈裂下来。

    断臂!

    又断一臂!

    “啊!~混账!~畜生!~给我去死!~”柳天明痛怒叫吼,整个身形犹如紧绷的弹簧,突然一松,猛地扑射向林辰。

    面对柳天明的垂死反抗,林辰负剑傲立,整张脸平静得犹如一潭死水。尤其是那双冷桀的眼眸,如猎鹰一般,好似要将人给撕裂。

    咻!~~

    拔剑术,一剑挥霍出交织如网般的凌厉剑气,寸寸割裂皮肤,寒意彻骨。柳天明还未扑身过去,便被那网状般的剑气笼罩,强行止住势头,身上一纵纵深之入骨的血口,血淋淋的龟裂开来,体无完肤,遍体鳞伤,血肉模糊。

    噗通!~

    柳天明双膝跪地,浑身是血,伤痕累累,双臂尽断,显得绝望无助。虽然痛苦万分,但那双充满愤怒与恨意的赤瞳,依旧是愤愤不甘的怒视着林辰,布满血污的面孔,尽显狰狞。

    “家主!~”

    柳杨等众,欲前又止,悲愤无奈。

    “这就是命啊···”柳鹤亦是深痛无奈,谁叫碧海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心知柳天明在劫难逃,却将所有的恨意,化为刻骨仇恨,死死盯视着林辰。

    “哈哈!~”

    柳天明却是疯狂大笑,凶狞叫吼:“你杀啊!你杀了我啊!又能如何?你还能挽救你的父亲吗?我就算死在你的手里,你也一辈子逃不掉痛苦的阴影!”

    “够了!~”

    林辰爆吼一声,爆发出凌冽杀机,将仇恨与愤怒,化为至凌杀意,疯狂而愤怒的挥舞着赤炎剑,一道道炽焰剑气,如同暴雨倾注般,凶狠招呼在柳天明的身上。

    咻!咻!~

    一剑又一剑,血肉横飞,柳天明如同箭靶般,完全丧失反抗之力。痛苦而愤怒的嘶吼着,赤瞳迸直,浑身抽搐,任由着那肆虐的凌厉剑气,一寸寸撕下他的血肉,削掉他的骸骨,当真是千刀万剐,不堪入目。

    杀!杀!杀!~

    林辰凶狂挥舞着长剑,像是屠夫般,残忍宰割着猎物。

    众人望着那如同疯魔般的林辰,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望而生畏,胆战心寒。

    “已经结束了!”

    突然一道威沉沉的声音,如同雷鸣般荡彻入林辰的脑海。

    林辰脑海一震,狂性终得渐渐休止,渐渐清醒过来,气喘吁吁,余恨不尽。可见眼前,除了满地恶心,面目全非的碎肉,哪还有柳天明的身影,死得剩一团残渣,让人作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娱乐圈模范家庭〕〔湛蓝史诗〕〔岚颜知己〕〔崇祯窃听系统〕〔反派的正义之路〕〔殿下,王妃又醉了〕〔倾世强宠: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