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药王〕〔我看到了你的死亡〕〔将军,孤本红妆〕〔九零农媳有点甜〕〔网游大相师〕〔仙道长青〕〔厉少又来撒糖了〕〔穿越之千丝万缕〕〔东晋北府一丘八〕〔次元法典〕〔婚字当头〕〔士女成凰〕〔无尽的遗落〕〔娇媛〕〔掌欢〕〔空间女的田园生活〕〔都市无上仙王〕〔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最强手机系统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公主想嫁我 第1343章 烟雨江南 7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仁武帝见完牛知州,再回内厅时,经过竹林里,听到林间沙沙作响,他微拧眉,信步过去。

    一过去便看到宁芷和李翩鸿在林子里对招。

    二人一黄一蓝,身姿轻盈,剑招灵巧,在竹林之中你来我往,此时一阵微风吹来,竹叶随之飘动。

    此情此景,十分熟悉,勾起了他无数回忆。他的眸光,不由自主的随着李翩鸿身影而动。

    二人拆了数招停下来,李翩鸿认输:“以往还能跟你打个平手,如今是远远不及了!”

    宁芷笑了:“女皇承让了!”

    待要说话,发现皇帝来了。

    李翩鸿看到皇帝,收起了剑,脸上笑容浅淡。

    皇帝亦隐隐感觉到她的冷淡,他道:“芷儿,朕跟女皇说几句话,你先下去。”

    宁芷立即道:“是……”

    她看了眼李翩鸿,微露笑容,拿着剑退下了。

    皇帝看了眼李翩鸿那两个男宠,她转头对守在不远处的杜鹃与水仙:“你们也下去吧!”

    杜鹃和水仙皆不喜仁武帝,但女皇之命自然要听,依言退下。

    郁郁竹林之中,二人四目相对,皇帝再不像刚才那般紧绷着,脸色缓了缓。

    “昨日你救了长乐,朕还没好好谢过你。”

    “举手之劳。”她淡淡回应。

    皇帝知道刚才他待她有些过分,这会儿她大概也生气了。

    “当年……朕也应该谢谢你。”其实要说谢哪一件,他也不知该如何说?大概太多件了,压在他心底亦太久太深,如今要诉之于口,其实有几分艰难。

    “……”李翩鸿其实是极洒脱之人,哪怕当年她爱得深,爱得一厢情愿,但她也看得开。更别说如今,物是人非。突然听到他说这么一句,莫名心里哽的慌。

    “你我早已互不相欠……”

    互不相欠吗?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欠了她许多。刚才,他不该那么待她的。

    “朕刚才多有失礼,女皇不要见怪……”皇帝有些艰难的说。

    李翩鸿一怔,万万没想到他会道歉。她不由笑了,然后道:“我素有前科,你有所怀疑也是难免的……”

    皇帝定定看着她,她似乎一点都没变,说话行事既有女子的娇美,又有男子的洒脱。

    一时间他心头滚烫,心里涌出许多话想说,都哽在喉间,不知从哪一句说起?也不知哪一句是可以说的!

    “这些年,你过的好吧?”他缓缓问。

    皇帝的眼神有些热烈,李翩鸿记忆里,他从不曾如此看过她,亦从来不曾关心过她!

    他们之间都不像和芷儿,和冬雪,多年不见,再见亦是朋友。

    她与他曾经,仿佛是朋友,但又不是。他们之间,永远伴随着怀疑,算计,防备,国仇家恨。

    如今多年不见,她竟听到他问她一句,你过的好吧?

    她心头五味杂陈,不由回道:“自然是好的……”

    “你也好吧!”

    他好吗?

    他亦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得好?失去了兮儿,让他无数夜里惶惑,愧疚,甚至是孤寂!

    兮儿说对了,他太寂寞了,以往还可以跟兮儿说说,如今却有些无所适从。

    他更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她!

    他曾想过,再见她的情形!很可能是两国难以和平,不得不开战?又或者他和她皆垂垂老矣,所有恩怨皆放下,他若是能放下担子,便去寻一寻她,跟她说几句话,告诉她当年她留信离别时,他曾想过去追她,告诉她他亦是喜欢她的!

    如今她促不及防的出现,他当真没有想好如何面对她!

    “想来你应该极好。”没等他回答,李翩鸿又道,“你女儿这般可爱,老天爷待你当真是极好。”

    “嗯,确实是……”想到长乐,他心中一片柔软。

    他手束在身后,站在她身侧,他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似熟悉似陌生。

    “就以刚才皇上那模样,我还以为,你心里还厌恨于我。”她这人肆意行事,也不管旁人要或者不要,只自己做与不做,确实不讨人喜欢。

    当年她一厢情愿做了许多,也许他并不喜欢。

    “朕从来不曾厌恨过你……”皇帝立即道,她竟有如此想法?

    觉得他恨她?他怎么可能厌恨她?

    此时林间沙沙作响,风好像大了,天也暗了,仿佛要下雨。

    “皇上,风大了……”杜鹃过来,手中拿了件披风,“属下为您披上披风……”

    李翩鸿淡淡一笑,杜鹃神色温柔,看李翩鸿时眼中仿佛满满爱意,为她披上披风。

    仁武帝本来满腔的情绪,跟她分辩分辩,为何她会以为他厌恨她!

    这个杜鹃一出现,这般为她披上披风时,动作流畅自然,这种事仿佛已经做了千百遍。一时间,那熟悉的恼怒涌出来,心想他居然还问她这些年好不好?

    显然她好的很嘛,有美男这般悉心相伴。

    他的脸色立即沉下来,李翩鸿是心细之人,立即看出他的不悦,暗想他可能不悦杜鹃上前打扰了他们说话。

    “你下去吧!”她对杜鹃道。

    “皇上,这天好像变了,说不定一会儿下雨,不如进去说话吧!”杜鹃对女皇说话,自然是极为温柔关切的。

    仁武帝其实不是没想过,她身边或许早有一人倾心待她,一心一意的关切她。但此时见此情景,他竟没办法淡然处之,那恼怒酸涩涌上来,他手中若有剑,便先要斩断那男子的手!

    但他是谁,他早学会喜怒不形于色,心中虽然恼怒极了却极力忍耐。

    李翩鸿看天,的确像是要变天了。

    “皇上,不如我们进去说话吧!”

    “……”皇帝生生忍住,口气冷淡之极,“也好。”

    说完,走在了前面。

    李翩鸿看皇帝突然如此,有些莫名,只好跟上去。

    二人回到花厅,杜鹃和水仙也跟了上来。

    皇帝拧眉,已经是十分不悦了。

    李翩鸿对两朵花道:“你们退下……”

    “是。”杜鹃和水仙不太情愿的退下,但离的并不远,让女皇仍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

    “你这两男宠倒是极忠心。”皇帝的口气终于忍不住流露出一丝酸涩。

    男宠?

    李翩鸿淡淡一笑,并不分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娱乐圈模范家庭〕〔重生八十年代创豪〕〔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毒舌君少:女人,〕〔Boss,夫人又把人〕〔崇祯窃听系统〕〔最强小民工〕〔重生之都市狂仙〕〔湛蓝史诗〕〔八零甜妻开挂了〕〔傻妹穿越追玉堂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