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狂少〕〔官场新生代〕〔余生有你,甜又暖〕〔许你两世相顾〕〔侯门贵女〕〔星晨乱〕〔幸孕嫡女:邪王,〕〔都市之我真的无敌〕〔我是狗策划〕〔圣明境〕〔和校花荒岛求生的〕〔六渡之逆斩苍穹〕〔神启〕〔明末阴雄〕〔狮子的獠牙〕〔铜胎掐丝珐琅锻造〕〔神医狂妻:国师大〕〔手术直播间〕〔全球制造〕〔亲爱的,你最美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公主想嫁我 第1022章 醉酒之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为次日是静平正式的生辰,宁毅仍想为静平小小过一下生辰。

    他让下属去莞州城内买些食材回来,让冬雪来做。

    又郑重请了太子和平王世子,加上宁芷和李翩鸿。

    摆的小宴就在应水阁的小亭里。

    下午夏雨和春情她们在院子里捏孔明灯,宁芷和李翩鸿看着好玩,便跟着一起捏灯。

    不一会儿景和帝的赏赐到了,皆是一些奇珍异宝,不少都是各地送上来的贡品。

    静平命夏雨去安置后,跟她们一起扎孔明灯。

    她和李翩鸿闲聊,李翩鸿不仅聪明,还读了不少书。与她谈什么,都能说过一人。

    难怪母后也看中了李翩鸿,她的确是不一般的。

    只是她未必喜欢三哥呀!

    等到傍晚,元绥,元佑二人也来了。

    看院子里这么多孔明灯,觉得新奇,就凑过去看。

    这孔明灯被她们捏的各种模样,十分可爱。

    “晚一点我们就一起放孔明灯,今天嫂嫂的生辰,一起放孔明灯,一定可以心想事成的。”宁芷说。

    “我们西蜀人也喜欢放孔明灯。”李翩鸿道,“每天中秋,百姓就会到澜江放孔明灯,愿风调雨顺,百姓能安居乐业。”

    “可见许多事情,到哪儿都是一样的。”静平道。

    李翩鸿笑了笑。

    冬雪的晚膳也备好了,他们便坐过去一起用膳,宁毅准备了桂花酿,此时喝桂花酿最为合适。

    莞州内有不少桂花树,处处飘着桂香,喝上一杯桂花酿,十分应景。

    他们喝着酒,吃着菜,后来又开始行酒令。

    行完酒令,宁芷说要放孔明灯。

    他们一起到了院中,点起了孔明灯。

    宁芷先双手合十,许起愿来。

    静平如今也相信冥冥中有注定,更相信上有天神,皆在俯视芸芸众生。

    她也双手合十,心里暗暗默念:“老天爷,信女自知不该太贪心,可是子玖前世凄苦,这一世不幸娶信女为妻,请老天爷怜惜他,赐他与信女一个孩儿。”

    宁毅转头看静平,她闭眼祈求时,他也暗暗请求,请求上苍让琰琰能平平安安,赐他们一个孩儿,以解她的心事。

    元绥看了眼宁芷,也跟着许愿。

    冬雪亦在一旁暗暗许愿,除了希望公主一切平安外,她最渴求的便是让太子的腿能好起来。

    李翩鸿看其他人,似乎都在许愿,只有太子,一双眼眸清清冷冷,面带笑容。

    她其实也不是不相信天命的人,她能活到今日极为不易,她信的是自己,信不管任何事情,都是自己挣开的,何来天命!

    虽这么想,她亦十双手合起来,暗暗许愿。

    这夜大家兴致都极好,桂花酿又极香,便一直吃酒到深夜。

    静平看元佑吃了不少酒,有些不放心他,便让宁毅送他回去。

    元绥也喝得不少,他似乎醉的不轻,跟宁芷低声说了几句话由随从扶着走了。

    太子喝的似乎有些多,宁毅送他到寝宫时,他几乎快要睡觉,阿吉便伺候他睡去了。

    从太子那儿出来,他抬头看到上弦月挂在天上,行宫内安安静静的。他一路沿着应水湖走,突然看到几个宫女匆匆忙忙从池边而过。

    他抓住一个宫女问话:“在行宫之中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那宫女一脸慌张,看到宁毅,仍有些惊魂未定。

    “参、参见驸马爷,是,奴婢知错了?”那宫女道。

    “你们在找什么?”

    “婉、婉妃娘娘丢了一只猫,奴婢们在找猫。”那奴婢回答。

    宁毅微拧眉,然后道:“那你找吧,不要闹的动劲太大,惊动皇上和太后。”

    “是,奴婢遵命!”那宫女这才走了。

    宁毅敏锐的感觉有些不对劲,此时阵阵凉风吹来,他喝了不少酒,此时酒劲有些上头。

    他缓缓往前走,应水湖旁修了一大片的人工假山,他缓缓过去时,远远看到假山旁有人影。

    “谁?”

    他施展轻功一跃跳过去,纠住那人的胳膊。让他一转身过来,却见是元绥。

    他很诧异:“平王世子,你不是回去休息吗?怎么在这儿?”

    “我刚喝的太醉了,有些想吐,所以靠在假山边休息一下。”元绥说着拧拧眉心,声音还带着几分醉意。

    “如今入秋了,夜露浓重,世子还是回寝宫休息,别着了凉。”宁毅她道。

    “是,皇姐夫。”元绥点头让侍从扶着自己走。

    宁毅又看向那假山,不知是不是自己看错,那边似乎有影子晃动。

    不过湖面微风徐徐,湖边的柳树沙沙作响,林子里还有蝉叫,他仔细看过去,并没有人影。

    “你刚才在这儿,有看到假山里有人影吗?”

    “没注意看,应该没有吧!我刚到这儿,靠在这边休息。”元绥道。

    宁毅看元绥双颊酡红,想到刚才他亦喝了不少,他并不是酒性极好之人,这般看是醉的不轻。他道:“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也好,多谢皇姐夫。”元绥回答。

    宁毅又看了那假山一眼,那边黑漆漆的,挨着就是应水湖,应该藏不了人。

    这么想,他扶元绥回去休息。

    等他回到应水阁,已经深夜了。静平喝着不少酒,吃了醒酒茶,沐浴完歪在榻上准备要睡了。

    他一回去,香娘端来茶水给他吃,他吃过茶,想到琰琰爱洁,便去简单冲洗后,才回屋内睡

    他上床后,静平挨过来到他怀里。

    “怎么这么晚回来?”

    “我回来时遇到平王世子,我怕他夜里着凉,送了送他。”宁毅道。

    静平听着睁开眼:“阿绥?”

    “是,怎么了?”

    “没什么。”喝了酒让她头有些晕晕的,她没多想,这一会儿只想睡觉了。

    但是脸颊湿湿的痒痒的,她睁开眼,宁子玖在褪她的衣裳,唇在她的颈侧亲吻着。

    “小九哥哥……”

    “琰琰……”

    宁毅吐出的气息还很炽热,带着浓浓的酒气,他亲上她嚼着她的舌根时,那股子酒味冲进了她的唇内,醺的她头晕晕的,她好像更醉了。

    她无力的攀着丈夫,只觉得好热呀,而男人将她身上的布料一一除去,紧接着侵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名门俏医妃〕〔仙若空岚〕〔我成为七个白月光〕〔残颜旧梦何时休〕〔我的老公不正经〕〔终极特种兵王〕〔漫威里的世界穿梭〕〔张龙周晴〕〔重混人生〕〔一家之主之农家女〕〔末世最强系统〕〔无敌,从仙尊奶爸〕〔首席大师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