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公主想嫁我 第709章 留有遗信(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静平和宁毅看了此信脸色大变。

    宁荣曾经也是大安的大将,气节极高,他杀梅氏一族决不简单,为何要如此认罪?

    “……”

    怎么可能?父亲为什么要写这样的认罪书?为什么要自尽?

    “公主,这毒是放了乌头和蛇血等五种毒虫而制的五毒粉。五毒粉,毒性极强,是西南那边的不少巫医研制的。。”冬雪道。

    “这种毒,在东安城常见吗?”静平问道。

    “不常见!”冬雪摇头,“但是这种毒见血封喉,药石无医。”

    “二伯父怎么会有这种药?”宁岗忍着泪意,低声问道。

    是的,宁荣怎么会有这种毒药呢?

    “……”静平觉得此事十分不寻常,可是这些信皆是宁荣亲笔所写,不像是假的。

    宁毅很安静,他握着手中的信,心绪复杂。

    静平想,章氏管家还是极有章法的,至少府中出了这么大的事,刚才进来时府中风平浪静。

    “高进,封住宁府,不许任何人出入,也不许任何人传出宁侯已死的消息。”

    老太太已经哭的神智皆失,人已经恍惚。

    陈氏更是伤心过度,毫无反应。

    章氏怀有身孕,如今有主事的只有静平了。

    她一开口,在场的奴才自然也是人人听从。

    “赖管家,这几日你要紧盯府中上下,谁要是敢私下议论,乱嚼舌根,已经乱棍打死。”静平道。

    “是,公主。”赖管家立即去办事。

    “祖母,夜已深了,您的身体要紧。婶婶怀有身孕,也不宜太过劳累。岚儿,你送祖母和你母亲先回房休息。”静平道。

    “是,嫂嫂。”宁岚福福身,“祖母,让岚儿陪你们回房休息吧!”

    “我想守着奋德,也许他一会儿就能醒了呢?”

    老太太早年连失几子,剩下的两个儿子,宁华常年在边关,宁荣守在她身恻,对她是极孝顺的。

    这个儿子一死,她恨不得陪着儿子死去。

    “祖母,我会在此陪关父亲,您先去休息吧!”宁毅淡淡的道。

    “祖母,您的身体如今也是极要紧的,二伯父也不想你因为太过伤心,而伤了身体呀!”宁岚带着轻微的哭腔说。

    “母亲,我和岚儿先陪你回房休息。”章氏也道。

    老太太看孙儿神色安静的吓人,再看离世的儿子,又是阵阵的伤心痛楚。

    老太太看孙儿的神色,又看大家都在看着自己,脸上露出担心之色。

    她只好道:“好,那我回院中休息。”

    宁岚陪着老太太和章氏离开思齐院。

    “母亲也去休息吧,今天夜里我在此守着父亲。”宁毅对陈氏说。

    “子玖,让我陪着你父亲。”陈氏道,“其实都怪我,你走了之后,他神色就有些不对,我那时就应该察觉不对。”

    “我若是当时警惕,也不会让你父亲饮毒自尽。”

    “母亲,此事与你无关,父亲若是有了求死之心,阻止了一时也阻止不了一世。”宁毅说。

    陈氏怔了怔,难道丈夫真的是有必死之心吗?

    因为梅氏?

    他当真对梅我如此深情?那我与他这么多年夫妻,又算什么?

    陈氏心中伤心,看到死去的丈夫,又觉得难过,眼泪哗哗而落。

    “母亲,不要思虑太多,如今府中事多,母亲要保重好身体。父亲已逝,你是子玖的亲娘,定要保重身体。”静平劝道。

    陈氏落着眼泪,听到公主说的话,不由点了点头。

    静平叫来陈氏的丫环和嬷嬷,送陈氏回院中休息。

    静平最担心的是宁毅,她怕他会钻牛角尖,心中难过。

    而宁毅,脸色灰败,在房中走来走去,似乎在沉思。

    “小九哥哥……”

    “琰琰,你去休息吧!你今夜本来就没有睡,现在夜里寒凉,千万不要沾了寒气,我在此为父亲守夜。”宁毅道

    “我在此陪你。”静平道。

    宁毅摇头:“你放心,我现在没事,让春情送你回去休息。冬雪留在此里,我想让她检查我父亲的遗体。”宁毅道。

    静平本来担心他,一听他这么说,他还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说明他十分清醒,一时间心里既是心疼又稍稍放心了。

    “小九哥哥,此事事关重大,不可瞒着我父皇,你心中可明白?”静平道。

    宁毅神色动了动,明白了琰琰的意思,他点点头:“嗯,我心中有数。”

    静平对宁毅办事是十分放心的,即使是最悲痛的时候,他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那我先回静沁阁。”静平道。

    “嗯。”宁毅捏了一下她的手,“你去睡觉,今夜我会守夜,明日天不亮便会进宫,不要等我了。”

    静平点点头。

    等静平回后,宁毅让冬雪检查父亲的身体,自己则细细的将书柜等地都检查了个遍。

    之后,他让冬雪也回去休息,又叫来高进,立即快马加鞭送信给季家,再叫来自己的下属,将蒋东扬叫过来。

    蒋东扬深夜来了侯府,宁毅见他,跟他说了一会儿他,他就走了。

    等一切安排妥当,宁毅又回到书房,他坐在父亲身旁,眸光深黯,脸色灰败,许久许久一动未动。

    等天快亮时,他连衣服都未换,进宫去了。

    此时景和帝宿在坤宁宫中,宁毅就在坤宁宫求见。

    景和帝一听宁毅求见,不由皱眉。

    这几日,宁子玖要求见他,他都不曾召见。

    梅氏一案,已经捅开了,他不可能一味护着宁家,自然不便见宁子玖。

    可是今日子玖不等上朝就来见自己,难道有紧急要事?

    景和帝这么想,穿上了朝服后便召见宁毅。

    宁毅进来,连朝服未换,头发也有几分凌乱,眼角有青色。

    不论是哪个臣子,哪里敢如此面目来见天子!

    景和帝微微拧眉,他记得这是宁子玖头一回如此。

    “子玖,你天不亮来见朕,有何要事?”

    “皇上,我父亲有一封信给皇上,请皇上过目。”宁毅道。

    宁奋德写信向自己求情?他应该知道,当年梅氏一案,个中的隐情是绝不能诉诛于口的。

    宁奋德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这点聪明,应该是有的。

    “请皇上过目!”宁毅见皇上不开口,又说了一声。

    “李全德,拿过来。”景和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名门俏医妃〕〔无限之至尊巫师〕〔重生全能娇妻:老〕〔网王之冰封王座〕〔情到深处是沧桑〕〔重生暖婚之总裁蜜〕〔随记小则〕〔顾晚霍西州〕〔武炼巅峰〕〔尝我一往情深〕〔世纪第一婚宠:慕〕〔幽谷仙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