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药王〕〔我看到了你的死亡〕〔将军,孤本红妆〕〔九零农媳有点甜〕〔网游大相师〕〔仙道长青〕〔厉少又来撒糖了〕〔穿越之千丝万缕〕〔东晋北府一丘八〕〔次元法典〕〔婚字当头〕〔士女成凰〕〔无尽的遗落〕〔娇媛〕〔掌欢〕〔空间女的田园生活〕〔都市无上仙王〕〔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最强手机系统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公主想嫁我 第624章 宁子玖周旋(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容非也不会想到,父亲和兄长所犯的罪会那么重,他更没有想到,皇上是铁了心要彻底整治容家,每一项罪名都足以让容家全家被治死罪。

    一开始父亲还觉得皇上会念着容家曾经的功劳对他惘开一面,所以让他派系的大臣为他周旋。

    谁知道那些为容家周旋的大臣,还没做什么,竟一个个给神机营控制了。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皇上是真的要重办容家,根本没打算留情。

    他本来把希望寄托在容非身上,容非还在南山上,他在皇上身边当差,皇上多少会顾念情份吧!

    结果是没有!

    完全没有!

    法会当日,容非就被送回了容家,跟容家人一起被囚禁。

    那时容南山就绝望了,他知道大皇子也被禁锢中,玉贞和正儿还在神机营生死未卜。

    皇上真的这么翻脸无情,不给容家一点机会了吗?

    他想见皇上!

    容非一回来,他让容非传信给宁毅,他要见皇上。

    容非回到府里,看到父亲,短短的数日,父亲仿佛老了十余岁,原本还是青色的头发,竟已经开始发白。

    他看到母亲眼睛红肿,以泪洗面,大嫂惶惑无助,他五岁的侄儿容枫在自己怀里无助的问,父亲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当宁毅来容家时,他利用自己和宁子玖的交情,衣他传信,说父亲想求见皇上。

    宁子玖无奈的看他:“淑离,皇上现在不会想见容家任何一个人。”

    “……”容非心往下沉。

    宁子玖没忍心告诉容非,皇上马上要清算容家。

    结果第二天,清算就开始了。

    容南山这么多年,依附的自然很多,但是政敌却不少。

    仅柳仕元,闻到风声后,就打定主意要把容家往泥里踩。

    当初容非跟柳仕元的孙女柳媛有婚约,结果柳媛被摆了一道,柳家在容正和容非兄弟半胁迫下解除了婚约。

    后来元瑞失势,柳仕元敏锐的察觉到,元瑞失势跟大皇子有关

    自然对大皇子和容家恨之入骨。

    这次大皇子失势,皇上铁了心要惩治容家,他们自然要痛打落水狗。

    参容家的折子一直不断,连容非都没放过。

    参容非的,无非是他行为不检,贪恋男风,私养男宠,甚至以前品月坊都被拿出来说,当初宁毅查封品月坊的时候,就说品月坊有西蜀的细作。

    如今被拿出来说,甚至把品月坊说成是容南山跟西蜀交换情报之所,而品月坊的背后老板就是容非。

    从这一刻看,容家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连容非都不能幸免。

    当大理寺卿方显荣,刑部尚书白飞槐,神机营指挥使宁毅带着大队的人进容家,宣布皇上圣旨时,容南山当场晕倒了。

    方显荣立即将容家上上下下全部收监,宁毅负责抄家。

    容家上下哭声一片,只有容非很镇定,他扶着母亲,牵着侄儿容枫,配合着大理寺的收押。

    宁毅远远看着他,看到容非落此境地,他心中极不好过。

    容家上上下下全部下狱了!

    对于容家上下而言,他们早过惯了锦衣玉食,大理寺的牢房又脏又臭,好在方显荣念着那一点点的同僚情谊,让他和容非、枫儿在一个牢房,妻子贺氏及儿媳在一处。其他下人集体收押。

    容南山知道自己完了,他这条命是肯定保不住了!

    “非儿,你再想想办法?爹是没出路了,可是枫儿是你大哥的独子,我们容家的最后一点血脉。我看你跟宁子玖还有交情,你要尽力保住枫儿。”容南山对儿子说。

    容非何尝不想,容枫才五岁,还什么都不懂,他不应该承担容家的罪责。

    “爹,我会想法子,天无绝人之路。”容非道。

    容南山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他知道到了这一步,自己是死路一条。

    但他的命,若是换来保住儿子和孙子的命,他是愿意的。

    他在狱中,写了一封认罪陈情书,承认了自己的种种罪责,言辞极为恳切。陈情书中还回忆了当年自己初入仕时,跟着景和帝的种种光景!

    容南山是跟着景和帝的旧臣,早就先帝时期就坚定的站在景和帝一边,助他登上帝位。若论功劳,绝对是有的。

    这封陈情书,由方显荣在次日放在景和帝的案前。

    景和帝看了这封陈情书,冷笑了一声。

    “这老贼,的确曾有功于大安。”

    方显荣跟容南山同朝为官数年,他性情刚正不阿,跟容南山素来不和。

    这次容家被抄家,他却没有像其他大臣一样痛打落水狗,甚至收监容南山一家时,给了容南山最后的尊严,不让他跟一般牢犯关在一起,审理案情也是力求不偏不倚。

    这次容南山的陈情书,他先看了。

    他知道,这是容南山放下最后的尊严,为容氏一族求得最后一丝生机,他没有犹豫,将这封陈情书放到皇上案前。

    “臣觉得,容大人贪污受贿,结党营私,私通西蜀,贩售兵器等皆是不可饶恕的大罪。但容大人曾有功于朝庭,也是真。”方显荣道。

    “爱卿,从容家被抄到今日,你是唯一为容家求情的,朕记得你和容南山素来不和?”景和帝看向方显荣。

    “皇上,臣的确不耻容南山所为。但臣也觉得,刑不上大夫啊,皇上!”方显荣低声道。

    景和帝神色微黯,他看方显荣也是头发灰白,方显荣也是两朝旧臣,当年助他称帝的功臣之一。

    这些旧臣,都曾有功于大安,景和帝自认仁厚,当年跟他出生入死的臣子,他都尽量优待。

    若他当真不给容南山一点余地,是否会让其他旧臣心寒?

    可是想到容南山种种作为,他又觉得不能轻待。

    “爱卿说的对,刑不上大夫。但容南山所犯之罪,绝非大夫所为,实在难以饶恕。你要依法审理,不得容情。”

    方显荣看皇上的神色,心神一凛然后说:“臣遵旨。”

    容南山的陈情书石沉大海,他没有等到景和帝的召见,也没有等到方显荣的回应,他在狱中越来越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娱乐圈模范家庭〕〔重生八十年代创豪〕〔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毒舌君少:女人,〕〔Boss,夫人又把人〕〔崇祯窃听系统〕〔最强小民工〕〔重生之都市狂仙〕〔湛蓝史诗〕〔八零甜妻开挂了〕〔傻妹穿越追玉堂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