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公主想嫁我 第592章 风云变色(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静平又告诉他,元真已经猜到,他的师父们是从洋湖走水路离开的。

    宁毅听此话,脸色再度一变。

    “你可能不知道,漕运如今由季家掌管,季家的掌家季霆是我大皇兄的心腹。他既然已经发现了你师父他们是走水路南下,很快就能找到他们的。”静平说。

    “也不一定。”宁毅道,“从东安南下第二个港口便是莞州,此时师父他们已经到了莞州。我在莞州安排了人接应,他们会转陆路西行,而且并不会走官道。”

    “再说了,师父他们是乔装而行的,大皇子未必找得到。”

    “小九哥哥安排的很周密,这样我就放心了。”静平说。

    “还是你提醒我的,再说大皇子如今跟太子关系如此微妙,法光寺的法会又是太子在负责,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只会让太子授人以柄,我自然要更加慎重。”宁毅道。

    静平想,父皇和母后器重宁子玖是有道理的,他办事素来都妥贴而周密。

    “你师父他们这次西行,目的地应该是西蜀的都城天府吧?”

    “应该是的。李翩鸿特意来东安接我师父,最后是要跟师父他们汇合的。”

    静平听到叹息一声。

    “怎么了,琰琰?”

    “小九哥哥,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当年天下初定,西蜀趁乱夺了方丘,后来你父亲出兵,费了不少劲才将方丘夺回来。”

    “是。”

    “可见西蜀是一个极有野心的国家,西蜀偏居一隅,地势大多为高原山脉,土地贫瘠。西蜀的皇帝李泽又是一个有野心有抱负的皇帝,试问怎么会甘心一直被大安所压制呢?”

    这些宁毅早就知道,他说:“我曾跟叔叔谈过西蜀局势,跟琰琰你是一样的看法。”

    “李翩鸿聪明绝顶,虽是女子却是豪爽大气之人,而且小小年纪已经周游四国,更是学了一口地道的大安话。她在方丘住过,绝不仅仅是游玩。她来大安,更不仅仅是接你师父回去。”

    宁毅听着神色一凛。

    “阮青云等人,若是真的落到她手中,不知是福是祸,我们这次将她放走,更不知是福是祸。也许有一日,她会是你我大敌!”静平道。

    “……”

    宁毅听静平这么一说,不免也心中警惕。

    “不过人已经走了,不必多想。她总归是你小师妹,不好为难她。”静平说着,一双美眸瞅着他。

    宁毅心中叹息,他想我这个小师妹是白捡的,其实冤的很,还平白让琰琰在意吃醋。

    元真心情复杂的回到西苑,容玉贞已经让玲珑等收拾好陵安郡主的衣物,让她跟元真一起下山。

    元真将容非叫来:“这几日你多照应西苑,照顾你姐姐。”

    “大皇子放心。”容非立即道,“我定会照顾好愠儿和姐姐。”

    元真这才带着陵安郡主一块下山了。

    元愠仍在泡药浴,冬雪说至少要泡上三个时辰。但冬雪的法子是有用的,药浴上午就开始泡了,一开始泡疹子全发出来,等中午之后,那些疹子看着就没那么可怕了。

    容非去看姐姐,却见容玉贞憔悴不少。

    “非儿,你来做什么?愠儿的天花病症容易传染,你不要进来。”容玉贞道。

    “我素来身体好,不用怕这些。”容非安慰姐姐,“冬雪不是说愠儿能治好吗?姐姐你要放宽心才是,不能愠儿到时好了,你又病倒。”

    “我心中有数。”容玉贞神色有些恍惚。

    容非想进去看看元愠,容玉贞不许。

    “你还是不要进去,这里面药味太浓,你如今又要抄经书礼佛,实在不方便。”

    容非觉得姐姐说的有理。打算走了,却突然听到屋内似乎有打斗之声。

    他和姐姐互视一眼,容玉贞心中一慌,二人忙进去。

    一进去,一股浓浓的药味袭来,却见玲珑和冬雪竟在里面打架。

    “怎么回事?”容非一招过去,隔开了冬雪和玲珑。

    “公子,抓住她,不要让她跑了。”玲珑着急的说。

    容非心想冬雪绝不至于会害愠儿,但事情紧急,看冬雪要出去,他立即拦在门口:“冬雪,说清楚再走。”

    冬雪脸色难看,却一言不发。

    容玉贞顾不得许多,到里屋抱儿子。

    “非儿,拦住她!”容玉贞突然大叫一声。

    容非以为愠儿病重,不免瞪着冬雪:“冬雪,你对大皇孙做了什么?”

    冬雪十分冷静:“我只是给大皇孙治病,没做什么?”

    “没做什么,你跑什么?”容非道。

    他话刚说完,玲珑眼中露出杀机,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朝冬雪刺过去。

    冬雪反应快的避过,而容非再握住玲珑的手,一施力玲珑手中的匕首掉落,他甩开玲珑:“先问清楚怎么回事再说!”

    “非儿,点住她的穴,不要让她出去。”容玉贞抱着元愠出来了。

    容非心中疑惑,冬雪知道再不走,可能走不了。抓住空档推开容非要出门,但她武功并非强向,远不是容非对手,容非下一招扣住她的肩膀,点住了她的穴道。

    “姐姐,是不是愠儿怎么了?”容非忙过去。

    他过去一看,人都惊住了。

    容玉贞用一块薄布包住元愠,元愠仍闭眼晕睡着,但他的头发全部银白。

    “……”容非心中慌乱,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

    “怎么会这样?”容玉贞慌的很,“冬雪,你给愠儿用的是什么药?为什么他的头发会变成银色!”

    冬雪被点住穴道,她站着不动:“大皇妃,我用的药是给大皇孙治天花的药,我也不知道他的头发怎么会变成银色?”

    容非却已经知道怎么回事!

    元真的生母是红衣圣女,那是银发族人!大皇子虽然是黑发黑眼,但他身体里流着一半银发族人的血,所以愠儿的头发是银色也不奇怪。

    “姐姐,看看愠儿的眼睛。”

    容玉贞还没明白过来,元愠还在睡着,她小心的有掀开儿子的眼皮,果然看到儿子的眼睛也变成了银色。

    “……”怎么会这样?

    “非儿,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回事?”容玉贞惊慌的看着弟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名门俏医妃〕〔无限之至尊巫师〕〔重生全能娇妻:老〕〔网王之冰封王座〕〔情到深处是沧桑〕〔重生暖婚之总裁蜜〕〔随记小则〕〔顾晚霍西州〕〔武炼巅峰〕〔尝我一往情深〕〔世纪第一婚宠:慕〕〔幽谷仙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