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剑帝〕〔大美时代〕〔绝代狂兵〕〔慕林〕〔步步为局〕〔兵王之王〕〔超维入侵〕〔万界疯人院〕〔妖行九州〕〔追凶神探〕〔无聊的剑仙〕〔我要做阎罗〕〔漫威之英雄时代〕〔谢家小婉〕〔穿越财富人生〕〔武术巨星〕〔医妃读心术〕〔笙入我心〕〔都市至尊狂兵〕〔恋战新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猎妖高校 第二百九十六章 选择
    人的一生,总在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选择。

    比如选择早上什么时候起床、早餐吃什么,上午处理多少工作、下午茶要不要点,晚上加班到什么时候,睡前打几把游戏,等等。

    各种各样的选择无处不在,充斥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以至于有些人甚至将‘选择的自由’定义为自由的真谛。

    然而,对于郑清来,在他十八年的生命中,似乎并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出身书香门第,当他在这个世界睁开眼的一刹那,未来可见的时间里,长辈们已经为他选择好了一切——几岁开蒙,什么时候学诗,练习大字选谁的帖子,每天几点睡觉,等等。

    倘若没有那阴魂不散的头疾,没有那位圆脸和气的吴先生,恐怕现在郑清应该身处一所正常的大学,坐在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室,看着课桌上厚厚的讲义,听教授讲那些他深知出了校门便毫无用处的道理。

    但时间线在他八岁那年分了个叉。

    仿佛有一只大手从时间长河外探了进来,硬生生将一艘笔直前行的舟拐进了另一条航道。

    原本家里为他安排的生活从那时起便出现了某些奇妙的变化。

    比如他多了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先生,书店里养了一只能够人立而行、开橱柜偷鱼干儿的黄花狸;再比如十二岁生日的时候他去了一个神奇的集市,见到了三个脑袋的哈士奇、躺在澡盆里吐泡泡的美人鱼。

    当这些变化不断累积、不断沉淀之后,最终发生了质的飞跃——几个月前,他在梦里参加了一次巫师大学的招生考试,而且以很高的分数进入了这所神奇的大学。

    正当他懵懂之际,家人又一次帮他做了决定:由于有教育局出具的资格认证,家里人很痛快的将他送去了这所号称本硕博连读,教育部认证的高等学校。

    “从来都是别人帮我做决定,也许今天该我自己做个决定了……”

    郑清捧着手中的那朵红焰,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水坑。

    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倒影着一张模糊的面孔,五官不够清晰,唯有一颗通红的右眼,纤毫毕现,在波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辉。

    像极了‘四象法阵’外面那些妖魔的眼睛。

    也像极了他在大明坊,隔着‘奥斯特的守护’看到的那头猪妖的眼睛。

    想到这里,郑清的情绪愈发低落了。

    因为他记起了许多曾经下意识忽略的细节。

    比如在大明坊的时候,临街两侧许多巫师都撑起了‘奥斯特的守护’,但唯有郑清呆着的地方被猪妖发现了,一头撞了过去;再比如,入学专机上,当他在空乘的休息室与那个名叫尼基塔的女妖面对面时,对方疯狂的眼神与低声的呢喃;还有不久前,临钟湖夜巡的时候,那头河童妖不早不晚,偏在他路过的时候跳了出去。

    如果一次经历可以解释为运气不佳,两次经历可以一句流年不利,那么三次、四次、五次之后,即便郑清再迟钝,也终于注意到了这些奇怪的地方。

    他微微眯起右眼,将那有些刺眼的红色遮了起来。

    之前在校医院检查的时候,无论是治疗师,还是学院的教授们,都让他放宽心,不要担心‘一点点淤血’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更不要在意学院里那些毫无根据的风言风语。

    郑清自然从善如流,一直没将右眼的淤血当回事——那时,他对自己的身份信心十足。从到大,吃馒头喝米粥长大,他难道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品种’吗?

    但是现在,看着眼缝里那丝红色,郑清心底忽然少了几分底气。

    他有些不敢确认自己的身份了。

    如果妖魔们始终能够准确追逐到他的气息,那么只有两种可能性:他是一只比较特殊的妖魔,或者他是妖魔们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的‘唐僧肉’——两个结果如此糟糕,以至于一时间郑清不知道自己更偏向于哪种结果。

    但他最终有了一件稍微可以确定的事情,那就是外面那群虎视眈眈、妖焰汹汹的家伙,极大可能是他引过来的。

    郑清举着手心的那朵红焰,仰着头,用力向右眼按去。伴随着眼眶轻微酥麻的感觉,手心中那股温润活跃的感觉逐渐消失了。虽然没有照镜子,但郑清知道,那朵红焰应该重新被他塞进眼睛里去了。

    “唔!”

    他闷哼一声,捂着头,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剧烈的头痛突如其来,仿佛有人拿着凿子,在用一个大铁锤从外面用力凿着他的脑壳;又像是有个气球,藏在他的脑壳里,忽然胀气了。

    在郑清印象中,从八岁开始,他似乎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这样严重的头痛了。

    耳边隐约传来伙伴们激烈的低声争论。或战、或走、或留,无论哪一个选择,都充满了风险,却又有各自的优势。每个人都在坚持自己的意见,每个人的意见都是正确的。

    郑清捂着眼睛,慢慢坐起身来。

    头痛来得快,去的也快,凿了凿他的脑壳,反而让他的大脑更清醒了几分。

    理智——或者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的影子经验——告诉他,留在猎队里,依靠其他人不断‘挡灾’,才是他在这片猎场上最终生存下去的最佳方案。

    反正也没人知道是他引来了那些妖魔,没人会因此责怪他的。

    除了他自己。

    这也是‘感情’告诉他的另外一件事:继续呆在猎队里,是不对的。

    没有道理让其他人因为你的缘故身处险境。

    也不能因为自己,而把其他人推向死亡的深渊。

    想到被那头白色的狼妖王一口吞进肚子里的蓝雀,想到被那头巨大的金刚巨猿一把塞进嘴里的萧笑,郑清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几百下似的。

    他把手伸进腰间的灰布袋里,摸出一沓符纸。

    既然已经知道那些东西都是冲自己来的。

    那么,事情自然变得简单多了。

    “原来选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他低声笑着,给自己腿上绑了两只甲马符,然后又绑了两只,再绑了两只——直到符箓没有办法继续叠加为止。

    “等一下跑起来,肯定会很拉风的。”

    郑清心底闪过这个念头,却又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没有人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就算再拉风,也是锦衣夜行,有点遗憾呐。

    他翻开手中的法书,用略带遗憾的声音轻声颂了三道短咒:

    “尚寐无吪!”

    “尚寐无觉!”

    “尚寐无聪!”

    无形的波动从法书上荡起,眨眼便笼罩了整个法阵。

    噗通、噗通、噗通。

    身子倒地的声音次第响起。

    郑清眯着右眼,转过身,看向陷入沉睡的伙伴们,咂咂嘴——“啊,其实最后一条咒语应该省下来的。原本打算叮嘱你们几句……但是‘尚寐无聪’下,睡觉听不见话啊!”

    “失算了,失算了。”

    郑清摇摇头,最终放弃了留个纸条,而是给自己加了一个‘蜉蝣之羽’后,径直走出四象法阵的笼罩范围。

    围拢的妖群顿时骚动起来,却被迫在各自头领的强力约束下瞪着猩红的眼睛,涎水满地。

    “想吃我是吗?!”

    郑清哈哈笑了两声,扯着嗓子喊道:

    “想吃就来!”

    “我在天边等着你们……追不上的,不要怪我没有请客啊!”

    罢,他的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就已经突破了妖群的第一道防线,仿佛一道青烟似的,一溜烟向着地平线所在的方向狂飙而去。

    原地的妖群们愣了几秒钟,然后在头领们恼羞成怒的吼叫中轰然掉头,撒开丫子疯狂缀了上去。

    从天空远远看去,绿油油的画布上,前面是一个红色的点儿,后面是一道漆黑的,仿佛沙暴一样的兽潮,逐他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娱乐圈模范家庭〕〔湛蓝史诗〕〔岚颜知己〕〔崇祯窃听系统〕〔反派的正义之路〕〔殿下,王妃又醉了〕〔倾世强宠: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