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警察日志〕〔刁蛮甜妻不好宠〕〔快穿:报告宿主任〕〔重生之修仙归来〕〔绝世毒尊〕〔总裁大人超给力〕〔灵药大仙尊〕〔晚明商旅〕〔某齐神的次元〕〔钑龙〕〔回忆与异能〕〔五神天尊〕〔盛世第一娇〕〔不死武皇〕〔异能少女重生:帝〕〔我在异界当神壕〕〔王者之路〕〔二嫁司少闪婚妻顾〕〔至尊小神农〕〔重生之财气冲天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猎妖高校 第一百零四章 猎辞
    第一排三位巫师的落座,昭示着校猎会开幕式正式开启。

    蓝天上那团变幻的白云,随着一阵轻风,眨眼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

    猎场中央,原本翻滚、激荡着的雾气也渐渐平静下来,不论是那条蛰伏的虬龙,亦或是那些重新孵化出的鱼,都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浓雾深处,不见了踪影。

    四周观众席间虽然还偶有低语声,但也很快被场间逐渐庄重的气氛所感染,慢慢沉寂下来。

    只有猎场尽头那数十根立柱上迎风招展的旗帜,还在猎猎作响。

    九有学院是今年校猎会的承办学院。

    所以,作为学院的院长,姚教授自然承担起了主持开幕式的重任。

    “老姚今天穿的袍子也太鲜艳了吧。”郑清咕哝着,把手中的望远镜旋的更远了一些。

    镜头里,是一张蜡黄色的、表情严肃的面孔。

    老姚今天并没有穿平日里那套黑色的长袍,而是披了一件宽大、华丽的大红色礼袍。袍面上布满了金银丝线勾出的符箓;领口、袖口处还有一些闪亮的玉石扣饰;袍角则用黑色的线条收敛出镶边,给人一种华丽但不浮躁、显眼却又庄重的感觉。

    “那是九有学院院长的法袍,”萧笑细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如果你在图书馆里翻看一下学校历届大醮,就能认出来这套衣服……”

    “大醮?”郑清抓着手里的黄铜望远镜,心底感到有几分荒谬。

    醮,就是祭礼。

    大醮,顾名思义,就是很盛大的祭礼仪式。

    这原本是道士们祈福庆贺的科仪术语,却在一所巫师大学里被巫师们在‘学校运动会’上郑重其事的使用,总给人一种魔幻的感觉。

    不论年轻的公费生心底如何吐槽,主席台上的仪式始终在中规中矩的进行着。

    只不过,这里终究是一所巫师大学。

    姚教授也没有像道士们一样建坛祭祀、诵经拜忏,也没有踏罡步斗、掐诀念咒。

    他在一口金黄色的铜盆里净了手,用白色的毛巾擦干净,然后掂了三炷香,迎空拜了三拜。

    那三根细长的线香仿佛被丢进烈火中一样,在他三拜之后便烧成了一蓬细灰。

    教授没有收拢那些细灰。

    而是任凭它们随风飘逝,消散在偌大的猎场中。

    “他拜的谁?”郑清挑起眉毛,转头看向萧笑:“我从来不知道巫师还需要烧香祭拜……”

    “你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而且它们都不是那么有道理的。”博士把他的望远镜架起来,一手抱着笔记本,飞快的做着记录,一边把一个眼睛凑到望远镜上,仔细观察主席台上的动静,同时还能分心跟郑清聊天。

    这让年轻的公费生大为钦佩。

    “所以,他到底在拜什么?”郑清锲而不舍的追问着。

    “也许是天地,也许是自然,也许只是历史……很多人都讨论过这个问题,但官方一直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如果你当了九有学院的院长,可以把其中的道理讲给我。”萧笑耸耸肩,含糊的回答着,同时他的手下运笔如飞,一刻也没有停。

    郑清失望的转过头,重新把眼珠子塞进望远镜里。

    礼台上。

    姚教授的手中不知何时捧起了一本厚重的法书。

    木质的封皮、厚重的书页,嵌刻在书脊与封面上的五色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即便隔了老远,郑清也能清晰的看到那本法书在翻动间翻腾出的七色毫光。

    “雾草……”郑清喃喃着,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目不转睛的盯着捧书人。

    教授左手捧着法书,站在礼台上。

    表情严肃,神态端庄。

    那双神气的眼睛目光灼灼,环顾四方,轻而易举的吸引了猎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

    然后他轻轻抬起右手,在法书上空虚虚的按了按。

    郑清忽然觉得心肺仿佛受到了某种神秘的压制,缩成了一团,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感受。

    随着姚教授抬手虚按的动作,整片猎场顿时笼罩在一股气机之下,原本还有些许躁动的气氛彻底沉寂下来。

    旁边靠在椅子上打鼾的辛胖子与张季信,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一个激灵坐起身,睁着迷糊的眼神,茫然四顾。

    不远处,神觉灵敏的李萌更是已经把脑袋藏在了蒋玉的怀里,战栗不已。

    姚教授翻开了法书的第一页。

    “猎辞!”

    温和的声音在猎场上空回荡。

    声音不大,也没有通过喇叭花传递,却轻而易举让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郑清虽然没有听过这两个字,但在那响彻全场的回荡声中,他轻松理解了这两个字的含义,以及意义——这是猎会前的祝祷与祭歌。

    猎场中央原本浓厚的雾气仿佛一瞬间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开始疯狂的翻滚、动荡。忽而聚在一起,忽而又重新扩散开来,就像抽风一样。

    年轻的公费生并没有在意这些‘活物’一样的雾气抽风时的表现。

    他的注意力已经不由自主的被雾气下的景象所吸引。

    就像不久前那只化鹏前的鲲鱼搅乱了浓雾里的秩序一样,此番雾气动荡间,原本隐藏在雾气下面的画面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

    一望无际的大沙漠,狂飙的风暴;

    一望无垠的大湖,还有飘荡在湖面腐烂的木头;

    成群结队的昆虫,遮天蔽日,密密麻麻;

    还有一片青葱的草地,百花盛开,万木争春。

    各种矛盾的画面仿佛走马灯一样在浓雾中若隐若现,前一秒还是漫天黄沙、荒芜的戈壁;下一刻就是青葱的草坪、茂盛的林地;再一转眼,就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沼泽水乡。

    年轻的公费生紧紧攥着望远镜,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着雾气下的景象。

    如果不是周围那些震惊的声音、那些倒抽冷气的声音,他简直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片蜃景。

    “注意点……感觉你快把眼珠子戳破了。”萧笑拽了拽郑清的望远镜,好意的提醒道。

    “这……是真的?!”郑清艰难的转开视线,声音有些嘶哑。

    “真真假假,很快你就知道了。”萧笑指了指主席台:“老姚的猎辞还没念呢……不要错过重头戏。”

    郑清立刻把望远镜重新转向教授。

    很快,他就发现这个举动是完全不必要的。

    姚教授按着那本法书,清晰的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回响:

    “土反其宅!”

    “水归其壑!”

    “昆虫毋作!”

    “草木归其泽!”

    狂风顿起,从四面八方扑了下来,撕扯着那片浓厚的雾气。

    迷雾翻卷着,四下散开,露出了一片遥远、渺,却又异常浩大的世界。

    本篇‘猎辞’借用的是《礼记》里的‘蜡(腊)辞’……平时我化用都不解释的,但是今天这个,蛐蛐在下非常不要脸的照抄,还给改了个名字←_←所以备注一下,免得被嘲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崇祯窃听系统〕〔一线黑粉〕〔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湛蓝史诗〕〔Boss,夫人又把人〕〔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劈天斩神〕〔秦时明月之天明崛〕〔反派的正义之路〕〔从超神学院开始征〕〔试婚100天:帝少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