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际之全能进化〕〔汉世祖〕〔云起岚兮〕〔时光因你而甜〕〔幕后之眼〕〔至尊天命系统〕〔不和豪门大佬恋爱〕〔许你万丈柔光〕〔楚潇虞歌〕〔慕霆萧〕〔豪门虐爱霸道总裁〕〔倾城温暖只给你〕〔全球狂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傲娇是病得治〕〔活在遍地宝箱的世〕〔九剑真言〕〔我有一个庇护所〕〔河神崛起〕〔大宋燕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猎妖高校 第八十六章 衔尾蛇
    衔尾蛇是一种神奇的魔法生物。

    这是一种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没有鼻子,不需要呼吸、聆听,也没有移动能力的生灵。卵生、穴居,没有自然寿命的限制。

    从出生的时候,它就咬住了自己的尾巴,一边吞噬、一边成长、一边消亡——以此为生,并从此开始漫长、永无止境的循环。

    在现代巫师世界,这种魔法生物广泛存在于西非或者南美的雨林里、爱琴海岛的沙滩中、以及昆仑-唐古拉的山脚下。

    的衔尾蛇大约蚕丝粗细、身长不足一分;大的衔尾蛇也只有儿臂粗细,长不盈丈。没有尖牙、利爪,也不会缠绞厮杀,它们甚至不会任何攻击性的魔法。

    如果仅凭这些原因就认定衔尾蛇是一种脆弱的魔法生物,那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某些古老的祝福,所以在白丁们的眼中,这些魔法生物是不存在的——这避免了它们被无知所伤害;而在巫师们眼中,这些看上去异常‘弱’的生命也是值得敬畏的禁忌。

    传中,衔尾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宇宙开辟的那一刻。北欧古神洛基的次子耶梦加得是它们的远亲,西非半神艾度斐度是它们在雨林中的密友,还有阿兹特克的羽蛇神、婆罗门的舍沙蛇神,都在降临的化身之上,不同程度的借用了它们的形象。

    此外,强大的时空类魔法‘莫比乌斯环’,以及它的进阶版本‘克莱因瓶中界’,在抄录咒式的时候,都需要在墨水中搅拌足够的衔尾蛇的骨粉作为基础媒介。

    拥有如此显赫的背景及能力,以至于衔尾蛇的符号在当今的魔法世界已经蜕变成立一道独立的魔纹,代表‘充满净化力量’的符号,被众多炼金术师在作品中广泛使用。

    大炼金师托马斯·布朗就曾在给好友的信中写道:

    “……第一天应该决定了最后一天,就如蛇的尾巴应该回到自己的嘴巴一样……他们都应该在诞生的同时完结……这真是一个异常的巧合……”

    就读于阿尔法学院的大二生麦克·金·瑟普拉诺并没有拜读过托马斯·布朗先生的众多著作——这位阿尔法学院的双子星之一并不擅长炼金术方面的魔法——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在创办祥祺会的时候借鉴衔尾蛇的某些要素。

    不死、循环、无限大。

    不论哪一点,对这位野心勃勃的年轻巫师来都充满了诱惑。

    虽然出身阿尔法学院,但这位胖巫师却对其他学院的理念大为推崇。

    他赞扬九有学院不论出身的考评方式,欣赏星空学院实践为本的学习理念,相信亚特拉斯学院的宗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信仰。

    瑟普拉诺的信仰就是规则。

    他相信,如果一切事情都按照规则处理,那么世界就完美了。

    所以他走路时,每步都是九十二厘米,不多不少;吃饭时,每口饭都要嚼九次,然后再咽下去;每天都在上午十一点半如厕,每次都蹲在同一个坑,然后洗完手总会甩三下再用纸巾擦干净。

    每天晚上十二点,他准时入睡,然后早上五点半准点起床,在阿尔法古堡中溜达一圈,站在那些絮絮叨叨的老头子们的画像下沉思一个钟头。

    还有最重要的,他不杀生——不论是虫虿、野兽、亦或是妖魔,在瑟普拉诺的眼里,都是一样的,都是值得尊敬的生命。

    这一点,不仅没有引起其他巫师们的反感,反而意外收获了众多拥趸的尊重。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妖魔与巫师之间恶劣的关系由来已久。任何对妖魔姑息的行为都会被众人鄙夷。只有瑟普拉诺,凭借他出众的人格魅力,在第一大学这座象牙塔中赢得了这份特权。

    此刻,在祥祺会的休息室里,社团的十多位核心成员或站或坐,环绕在瑟普拉诺的周围,静静聆听胖巫师的唠叨。

    与瑟普拉诺一样,这些年轻巫师的身上也都纹着一条衔尾蛇。只不过有的人纹在脖子上,有的人纹在大臂处,还有的人纹在指根处。

    唯一相同的,是这些纹饰身上都拥有真正的衔尾蛇拥有不具备的鲜艳的色彩。

    “……弗里德曼最大的错误就是傲慢。”

    “傲慢令人眼盲。”

    “他月下贵族式的傲慢令他放弃了与鱼人交易的丰厚利润,因为他觉得那些带着腥臭的铜子不应该出现在阿尔法城堡里。”

    “还有他卡伦家族式的傲慢,让他在手下被几个年轻人羞辱之后失去理智……任何一个聪明人都不会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而我们的爵士大人,在一个坑里已经跌倒三次了。”

    会议室里响起一片赞同的轻笑声。

    有一个声音在这片笑声中显得格外刺耳——这个声音没有丝毫压抑与礼貌,反而显得有些张狂。

    瑟普拉诺不由转过头,看向那个声音所在的地方。

    是一个年轻人。

    当然,以一个大二学生的身份来,他并没有什么立场管其他巫师叫‘年轻人’。但作为祥祺会的创建者,以及唯一的核心,他有足够的资格俯瞰其他同届、或者更高年纪的手下。

    “安德鲁!”胖巫师抬起手臂,张开粗短的手指,招了招,示意道:“安德鲁·泰勒…笑得那么开心,有什么心得想要跟大家一起分享吗?”

    休息室里立刻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垂下眼皮,默默打量着自己的鼻尖,似乎想在上面发现一个新世界。

    安德鲁却似乎没有注意到这点。

    “真是失礼了,先生!”他夸张的张开双臂,笑道:“虽然不知道那头吸血鬼跌了哪几跤……但听到卡伦家族那些伪君子们倒霉,总是让我遏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确实有些失礼。”瑟普拉诺眯着眼,打量着安德鲁脖颈间那条鲜艳的衔尾蛇,微微颔首:“……你是上个月刚刚加入祥祺会的吧……我记得你还为会里捐赠了一百枚玉币的会费。”

    着,胖巫师的目光在泰勒家少爷手指间的魔法戒指上滑过,脸色愈发温和了。

    “这是我的荣幸,先生。”安德鲁·泰勒费力的弯下腰,脸上露出遏制不住的笑容:“能够成为一位‘衔尾蛇’是我的荣幸。”

    衔尾蛇,就是祥祺会成员的统一标志。

    因为这道相同的纹身,衔尾蛇已经逐渐成为‘祥祺会’在第一大学的代名词。有些巫师趋之若鹜,有的巫师避之不及。但只要不涉及恶性事件,第一大学向来不插手学生们之间这种活跃的互动。

    所以在第一大学求学的年轻巫师们,总会加入某些社团来寻求庇护——许多年轻人也总以加入某个标准很高的‘圈子’为荣。

    毕竟这是可以长远受益的资本。

    “很好。”瑟普拉诺脸上露出赞许的笑容:“我忽然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也许交给你来做是个不错的选择。”

    安德鲁惊讶的站直了身子。

    虽然能够得到瑟普拉诺的重视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但这种突如其来的幸运总让他有种虚幻的感觉。

    瑟普拉诺没有让泰勒家的少爷胡思乱想太久。

    “今年校猎会的新生猎赛……你有没有兴趣参加?”胖巫师换了个姿势,在靠椅上坐的更舒服了一点,然后补充道:“如果我没猜错,也许你有机会在新生赛上把卡伦家族新入学的那个子揍一顿……我想,这有助于你保持愉快的心情。”

    着,他抬起头,幽深的眼神紧紧钉在对面那头狼人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娱乐圈模范家庭〕〔湛蓝史诗〕〔岚颜知己〕〔崇祯窃听系统〕〔反派的正义之路〕〔殿下,王妃又醉了〕〔倾世强宠: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