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炮灰女配有〕〔我的1982〕〔最强医仙混都市〕〔升级从主播开始〕〔饲养全人类〕〔三界红包群〕〔像风一样的〕〔六零彪悍人生〕〔开局我是弃子〕〔进击的赘婿〕〔玄门妖王〕〔偷心俏冷妃〕〔狂妃凶猛还傲娇〕〔娇妃甜宠〕〔乡村超级医圣〕〔地球最后一条龙〕〔甜心特工:腹黑Bo〕〔忘尘不忘卿〕〔洛阳倒计时〕〔村民苏果果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猎妖高校 第七十一章 胖子想搞个大新闻
    在例会开始之前,郑清还遇到了另外一件糟心的事情。

    他原本打算同伊莲娜一起进教室,在朋友们面前刷刷存在感——为此,他甚至已经做好迎接其他人起哄与聒噪的准备。

    但当他在教学楼外遇到辛胖子的时候,不得不临时放弃了这个打算。

    从周六早上出门到现在,这个死胖子一消失就是两天。

    毫无音讯。

    就连食堂里的周末烧烤大优惠都没能让他露个面。

    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事情。

    再加上今天恰逢农历九月十四,属于月圆前后,学校的风声有点紧张。以至于萧大博士都开始忧心忡忡的猜测,胖子会不会被这几天爬出坟墓的某只长毛僵尸给打了野食。

    所以,当郑清看到那个在教学楼外徘徊的肥胖身影之后,不得不放弃与伊莲娜一同走进教室的打算。

    “你站在教学楼外面干嘛,不知道马上要开例会吗?”年轻的公费生气咻咻的拍着胖子宽厚的肩膀,大声嚷嚷着:“还有,你这几天去哪里……卧槽!”

    辛胖子一回头,把郑清吓了一跳。

    原本白白胖胖的伙子,仅仅过了两天,就仿佛换了个人似的,脸色惨白,神态萎靡、眼睛里布满血丝,眼眶周围还有一圈可疑的青黑色。

    “你是勾搭了一只吸血鬼吗?!”年轻公费生诧异的看着面前的胖子,嘴里冒出一连串的问题:“眼睛周围是什么情况?是不是被人给揍了?要不要召集我们骑士团的人?”

    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自从变了一次猫之后,郑清发现自己的好奇心愈来愈旺盛。

    当然,精神状态应该还是正常的。

    “只是这两天没有休息,不要紧的。”胖子语气虚弱的解释道。

    “你这是打算修仙么?”郑清瞅着满脸疲惫的胖子,没好气的问道:“不要转移话题……这几天你去哪里了?”

    “就在学校呆着……你知道,我们的学校很大的。”辛胖子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避重就轻的回答道:“刚刚你旁边的是伊莲娜吗?哦,对哦,你们今天下午有约会……”

    “这就不劳您操心了。”郑清哼了一声,从灰布袋里摸出两张清心符,拍在胖子的前后心,警告道:“两天没有人影……你最好有个充足的理由!如果今晚你还没有出现,我们已经打算例会后向老姚汇报了。403宿舍这两天刚刚通过一条新的舍规,任何成员长期出门,都必须提前汇报并提交报告……”

    “什么时候的规矩,我怎么不知道?”一个诧异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

    是萧笑的声音。

    郑清没有搭理他,甚至连头都没转,假装自己没有听见。

    “你这两天去哪里了?我们差点给老姚写信!”萧大博士对胖子的态度与郑清一模一样。

    辛胖子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疲惫的笑容。

    “我只是想写一篇有深度的稿子。”他解释道:“所以去贝塔镇北区呆了两天……那里是戏法师聚居地,我想也许能从普通巫师忽视的角落发现点什么。”

    “那你发现什么了吗?”萧笑非常感兴趣的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然后又抽出毛笔,舔了舔。

    “很惨。”辛胖子的兴致陡然下降,语气也低沉了许多:“他们的生活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惨……最令人绝望的,他们没有希望……毫无希望。一个社会如果丧失了希望,与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比如?”萧笑显然不满意这种浮皮潦草的描述,他挥舞着毛笔,提示道:“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案例或者事实让你觉得他们很……嗯,很绝望?”

    郑清心的盯着那根毛笔,唯恐被沾了博士口水的墨汁溅到。

    “他们囿于‘巫师一员’的身份,不能随意离开这个岛子。但这里适合他们的工作只有那么多……每天累死累活赚点嚼用,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扩散的沉默黑潮吞没……看不到成为‘真正巫师一员’的那么一天。”

    “尤其是,他们还生活在第一大学旁边,生活在整个巫师世界法力最高超的一群人旁边。甚至不需要刻意去关注,他们平日所见所闻总能看到许多不可思议的魔法。”

    “看到,但是触摸不到……仿佛镜中花水中月,这是令人绝望的虚幻。”

    辛胖子挥舞着胳膊,语气显得有点激动:“知道我为什么两天没有睡觉吗?因为指导我去北区的老生提醒,如果我在北区睡着了,也许醒来后身上会丢掉什么零件……那些绝望的戏法师们认为可以凭借我们身上的某些零件来弥补他们缺陷!!这不是荒谬这是什么?如果不是绝望到了极点,有谁会相信这种毫无道理的谣言!”

    “事实上,这不算毫无根据的谣言。”萧笑不赞同的摇着头:“许多巫师——我是指类似阿尔法学院那些注重血脉与传承的巫师们——身上的某些器官的确蕴含着巨大的魔法能量。比如狼人的牙,吸血鬼的心脏,还有某些稀有血脉的眼睛。只不过那些戏法师把这种特例扩大化了而已。”

    “为了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希望,而拼命挣扎的他们,就是我笔下的主人公。”辛胖子一脸严肃的总结道。

    “不要总想搞个大新闻。”郑清有些不安的摇着头:“贝塔镇虽然还在岛上,但属于外围区域……学校不可能完全保障你在外面的安全。”

    “难道学校能完全保障我们在里面的安全吗?”辛胖子反问道。

    郑清顿时哑口无言。

    “那你站在教学楼门口干嘛。”郑清试着换一个话题,来驱散场间沉闷的气氛:“如果想写篇好稿子,你应该去图书馆……或者,马上要开例会了,你应该趴在课桌上写。”

    “今天是周日,其他班级也应该来教学楼开例会。”辛胖子的眼神又重新焕发了光彩,语气也积极了一点:“我想试试能不能在这里等到九有学院学生会主席或者九有学院社团联合会的负责人……我记得他们应该都有针对帮扶戏法师的慈善项目,想做一个简单的采访。”

    “雷哲吗?”萧笑又舔了舔自己的毛笔,一边在笔记本上飞快的写着,一边摇摇头:“雷哲与其他社团的负责人在办公楼那边开会呢……猎月的安排已经确认了,今年校猎会主办学院是九有学院,所以他们有一大堆事情需要与其他几个学院的头头脑脑们协商。”

    “我也是社团负责人,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郑清不满的扬起眉毛。

    “你?”萧笑斜乜着看了他一眼:“一个连猎队都没有的社团,又有什么需要协调注意的事项呢?”

    年轻的公费生再一次哑口无言。

    “如果你继续舔那根毛笔,你的舌头就要彻底变成黑色了。”郑清最终放弃为自己找回公义,而是把矛头转向萧大博士,悻悻然的抨击了一句。

    萧笑耸耸肩,又舔了舔自己的毛笔头。

    ……

    ……

    已经知道等待毫无结果,辛胖子自然不会傻乎乎站在楼外继续吹冷风。

    他跺着脚,跟在两位同学的身后,骂骂咧咧的向教室走去。

    当三位年轻巫师来到东601教室的时候,天文08-1班的大部分学生已经都来了。

    教室里并不吵闹,许多人都忙着低头补抄自己一周的生活报告,以应付老姚稍晚时候的点名——这种毫无意义的垃圾文字每个人都要写,而且竟然还在教授期末考评中占了10%的比例。

    但坐在教室第一排中央的几位女生——如蒋玉、刘菲菲、李萌——并不在此行列。

    不论是教授们的作业,还是各种课外活动报告,亦或是令人厌恶的每周生活报告,她们似乎总有充足的时间来完成。

    郑清不止一次听见其他男生私下讨论,这些女生是不是使用了诸如‘时间转换器’之类的违禁物。

    这种恶意的揣测不无道理。

    除非她们把课余时间都用来完成学校布置的各项任务中,否则时间肯定是不够用的。

    三个男生推门进来的声音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

    一些人只是抬头扫了一眼,便立刻重新低下头,继续补抄自己的作业。而有一位正闲得发慌的祖宗则兴高采烈的冲几个男生挥着手。

    “嘿!过来!你们几个混蛋,过来一下!”

    李萌趴在课桌上,努力探出身子,声嚷嚷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万界大盗〕〔娱乐圈模范家庭〕〔重生之都市狂仙〕〔崇祯窃听系统〕〔湛蓝史诗〕〔倾世强宠:战神王〕〔岚颜知己〕〔顾晚霍西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