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剑帝〕〔大美时代〕〔绝代狂兵〕〔慕林〕〔步步为局〕〔兵王之王〕〔超维入侵〕〔万界疯人院〕〔妖行九州〕〔追凶神探〕〔无聊的剑仙〕〔我要做阎罗〕〔漫威之英雄时代〕〔谢家小婉〕〔穿越财富人生〕〔武术巨星〕〔医妃读心术〕〔笙入我心〕〔都市至尊狂兵〕〔恋战新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猎妖高校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三号凉亭与飞苑
    做早课的场地名叫飞苑,它并不在九有学府之中,而是位于第一大学的公共区域。

    与前往其他公共区域的方式相同。从西华苑出发,沿着紧贴学府围墙修筑的隐秘长廊前行,最后在三号凉亭拐出,便可以抵达目的地。

    飞苑的环境与绿谷极其相似,脚下是柔软的草地,四周环绕着一望无际的竹林。

    只不过与地形狭长的绿谷相比,这里的地势更为开阔平坦,站在其中颇有种一望无垠的感觉。如果绿谷是一处狭的谷地,那么这里就是一个迷你的盆地。

    飞苑并不是指这里豢养了许多飞禽类魔法生物,也不意味着这里是第一大学的飞地——严格意义上讲,第一大学所有公共区域在某种程度上来,都属于飞地,

    飞苑的本意是‘废园’。据这里原本是学校一处废弃的猎场,经过多次改造后,变成了适合学生晨练或者做早课的场地,因此被众多学生称为‘废园’,意思是废弃的猎园。

    因为叫‘废园’的人多了,不知什么时候起,‘第一大学’便将这里定义成了‘飞苑’。

    第一次听这个典故的时候,郑清着实被吓了一跳。

    原本在他看来,第一大学的活化程度大约可以理解为某种意义上的人工智能,应该属于一种比较机械的智能。但给‘飞苑’起名字这件事明显超出了普通机械思维的方式。能够规避忌讳、选择更优雅的双关语,这意味着第一大学的智慧远超他的想象。

    他曾经一度担忧第一大学这种强大的智能会带来灾难,就像保护伞公司的火焰女皇,或者终结者们的缔造者天网。但经过各种神奇的魔法洗礼后,他又觉得自己属于杞人忧天。

    且不论天外那些神秘莫测、号称‘神灵’的存在,单单巫师世界的死敌妖魔便可以毁灭这个世界无数次。与之相比,第一大学的些许智能顿时让人感到不够看。

    更何况,普通巫师上面还有注册巫师,注册巫师上面还有大巫师,大巫师上面还有更加神秘的存在。

    天塌下来,终有高个子挡着,那些灾难距离郑清实在遥远。

    因为飞苑的面积广大、视野开阔,平日学校有什么户外庆典活动或者规模猎队竞赛,也常常选择这里作为举办地。为此学校还特意在四周的山丘间修筑了连绵的看台与座椅。

    在郑清看来,这里就是一个特大号的操场。

    出了三号凉亭,在竹林里走不远,就是飞苑的主场了。

    站在山坡向远处望去,脚下的绿毯徐徐铺开,间或点缀了几株低矮灌木。

    草坪上做早课的身影,除了诸多第一大学的学子之外,还有那些可爱迷人的宠物们。

    天上飞的各种燕雀鸽鹄,地上跑的各种猫、狗、蟾蜍,蛇、鼠、玉兔,如此等等,种类繁杂,数量众多。

    郑清刚站在山坡上不久,一个蓝白相间的毛团便嗷嗷叫着,一溜烟跑了过来。

    是波塞冬。

    郑清一把抱起这个撒欢儿的家伙,摸着它毛茸茸的身子,心底的些许郁闷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做完早课后,看着绕着自己裤腿打转的波塞冬,郑清心底忽然浮现出一个疑问。

    “为什么它们早上能来这里?”郑清大着舌头问道:“我记得学校禁止这些东西四处乱跑。”

    他正趴在草地上,与波塞冬比赛谁的舌头能够伸得更长。

    “实际上它们什么时候都能来,”萧笑一脸无语的看着蠢呼呼的同伴,哼道:“但是你只有早上才出现在这里。”

    郑清闻言,立刻收起了舌头,顿感抱歉的看向狐狸。

    “而且,学校并不禁止动物们在校园里溜达。只不过因为有诸如临钟湖的鱼人、学府后院的墓地这些危险区域,所以‘第一大学’对智慧不足的生物活动范围会有一定限制。”

    “又是‘第一大学’,”郑清吐槽着,他敏锐的察觉到萧笑言语间的重点:“也就是,智慧充足就能随意在校园里溜达?”

    “某些对危险非常敏锐的生物也有这种特权,”萧笑补充道:“即使它们的智慧不达标。”

    “波塞冬非常聪敏的!”郑清揉着手下的毛团,非常高兴的问道:“那今天晚上我要去临钟湖巡逻,能带这个东西吗?”

    波塞冬满意的甩了甩尾巴,不知道是对郑清夸奖它聪明高兴,还是对晚上能够跟着主人去大湖溜达感到欣喜。

    “你问我?”萧笑耷拉着眼皮,一副你逗我的模样:“我又不是‘第一大学’,怎么知道评估动物智慧的方法是什么……当然,你也可以去找校工委办公室那个值班员或者你们巡逻队的带队老师,他们应该有特殊方法。”

    “哦,我可怜的波塞冬。”郑清掐着狐狸的两条前腿根部,把它举起来,凑到面前,掂了掂,叹道:“不知道你看见鱼人会不会吓的尿裤子。”

    波塞冬粉红色的舌头耷拉在嘴角,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它似乎并不太喜欢郑清这个举动,所以蜷着四肢,烦躁的晃晃脑袋,试图在这种状态下寻找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你家狐狸没有穿裤子,自然不会尿裤子。”萧笑在一旁毫不留情的吐槽道:“另外,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给母狐狸起波塞冬这么个名字……难道是传中的反差萌?”

    “母狐狸!”郑清举着狐狸,目瞪口呆:“我一直以为它是公的。”

    “哇嗷!”波塞冬甩动大尾巴,抽了郑清一下。

    “无知。”萧笑嗤之以鼻。

    郑清皱着眉头,盯着面前蓝白皮毛的狐狸,冥思苦想,始终想不起来自己当初为何给它起了这么男性化的名字。

    好像与性别无关,他最终肯定了,应该就是因为它身上这层状似波浪的皮毛。

    狐狸丝毫不关心自己名字是否与性别相匹配。

    它终于挣脱了郑清的魔爪,顺着年轻巫师的胳膊爬到了他的肩头,然后伸出粉红色的舌头安慰般的舔了舔他的耳垂。

    郑清偏了偏脑袋,没有在意。

    因为他发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一只深蓝色的纸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娱乐圈模范家庭〕〔湛蓝史诗〕〔岚颜知己〕〔崇祯窃听系统〕〔反派的正义之路〕〔殿下,王妃又醉了〕〔倾世强宠: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