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鬼才〕〔星御传说〕〔玉龙印〕〔人帝崛起〕〔九境化神〕〔原始族长〕〔火影商店〕〔活到游戏结束〕〔太古丹尊〕〔逆天凰妃:神帝,〕〔妃常逼婚:陛下已〕〔医女翻天:将军大〕〔农家小福女〕〔男神从签到开始〕〔美食攻略:王爷,〕〔太古真龙诀秦风林〕〔清湛蜜事〕〔女县令〕〔诸天最强大BOSS〕〔都市丹武奶爸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川不知处 序章·云川不知处(三)
    锁链剧烈地晃动起来,控制锁链的四人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光团输送的力度。

    完颜苍梧跌倒在地,锁链被拉的笔直,他趴在地上,一步步地爬向完颜苍杉的方向,所经过的地方,鲜血抹上一道道痕迹,眼泪无声地从他皱纹丛生的脸上滑落。

    眼泪朦胧了完颜苍梧的视线,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刚才出手的少年一蹦一跳地捡起了《观星遗策》,打开的书页还沾着完颜苍杉的血迹。

    他努力爬到完颜苍杉的身边,尽力伸出手去,触碰到对方的手,他感受到了后者的温度在渐渐降低。

    他伸出手抓了抓,却什么也抓不到。

    云川道,不会灭亡在我们手上的,再等我一下,弟弟,我很快就会去见你了。

    完颜苍梧的身体开始闪烁红色的光。穿过他身体的锁链,原本上面的深蓝色光团消失了,铁链像是被岩浆烧灼过一般,通体变得金红,然后一根根的崩碎。

    “燃烧生命,你疯了!”刺臣看到眼前的场景,眼神里露出藏不住的慌乱,他虽然年幼,但在外历练多年,他瞬间出现在了倒在一旁的篆愁老人旁边,他捞起篆愁老人,把对方放在自己的背上,对着一旁无所适从的四名随从大吼,“愣着干嘛,你们想被炸死吗!”

    旁边本来还呆坐在座位上的长老们四散而逃。

    刺臣没有了一开始的戏谑,他神色严肃,手臂指向靠着门口的房梁,一根钢索从他的手臂上暴射而出,钢爪牢牢地抓在房梁上,想借此逃出议事大厅。

    “这完颜部的兄弟,各个都是不要命的疯子!”

    “想走,留下遗策!”红色的光闪烁得越来越剧烈,完颜苍梧的眼睛也开始被红色所覆盖,他向刺臣逃跑的方向挥手,一道火焰直冲少年的后背。

    刺臣在空中扭头,看到飞来的火焰,从腰上掏出弩匣,就势发射,借着弩箭的后座力在空中勉强转动身子,火焰贴着少年的衣服飞过,衣服被烧出一个大洞,露出白皙的皮肤来,上面刻着数不清的伤疤。

    “老头,书还你,咱们江湖再见。”

    《观星遗策》以一道抛物线划过空中,落到四处着火的地毯上,被吞没在火焰之中。

    完颜苍梧再没有动作,他静静地站着,看着完颜苍杉的尸体,让炽烈的红光将他完全吞没。

    轰的一声巨响。

    议事大厅塌成一块块碎石,雪下得越来越大,碎石堆被大雪盖住,再也看不出痕迹。

    夏历三十五年,春,乍暖还寒之时。

    雍北,完颜部。

    初春的风吹过雍北的漠川草原,牧草从土壤里探出头来,不断疯长,漠川草原被染成一层层的绿色,上面点缀着几点或黑或白的羊群和野马群。

    一个少年在草原上纵马狂奔,随着少年哨声的忽高忽低,他座下的马不停地变换方向,跳跃飞驰,速度越来越快。

    “再快点!阿俊,再快点!”少年伏在马背上,一只手搂着马的脖子,在马的耳边高喊,“带我跑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少年的眼角有隐隐的泪痕,他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腰间的骨质小刀,少年的皮肤白皙中透着红润,不似草原上的寻常牧民。

    一阵不属于阿俊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少年听到了,没有回头,他的表情倔强,把头别向声音来源的另一边。

    “苍杉,还在生哥哥的气吗?”从后面赶上来的少年身材魁梧,皮肤被晒得黝黑,他的笑容爽朗,像是冰雪消融之后从天女山上流下的清泉,让人讨厌不起来。

    被叫做苍杉的少年没有说话,他拍了拍阿俊的脖子,阿俊的速度慢了下来。

    一黑一白的两匹马并排慢跑着,马背上的少年在高声交谈。

    “苍杉,我会再去爷爷那边为你说情的,爷爷只是不明白你的想法,我们会一起加入云川道的,我以完颜苍梧的名字起誓!”

    完颜苍杉终于把头扭了过来,他夹了夹马腹,示意阿俊停下来,完颜苍杉翻身下马,丢开手中的缰绳,阿俊慢慢靠向旁边的完颜苍梧。

    完颜苍杉顺势往草地上躺了下去,草长得很高,质地柔软,把他包裹了起来。完颜苍梧也跳下马,抚摸蹭过来的阿俊的鬃毛。“苍杉,你一生气,阿俊可受苦了,我都差点没追上你们呢!”

    “爷爷不会同意我加入的,当时我向他提出这个请求,他狠狠地骂了我一顿……”完颜苍杉的声音从青草中间传了出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爷爷发那么大的火,他明明都一把年纪了,居然还有力气这样骂我!”他的语气带着不忿。

    “哈哈哈哈,苍杉,你不要怪爷爷,他也是为了你好嘛。”完颜苍梧躺到了苍杉的旁边,他侧着头,视线穿过细密的牧草,看向苍杉。“毕竟,爷爷可是当年那场战争的亲历者。他也许并不希望更多人知道当时的事吧……”

    “那为什么你能知道,还能加入那个组织,我却不可以!”

    “……因为,我是下一任族长啊,爷爷说,这是完颜部的族长必须要背负的,是我们的宿命。”

    “那为什么父亲不知道,他不是族长吗?”完颜苍杉还是不服气。

    “父亲出走完颜部,一直是爷爷心里的痛,你可不要跟爷爷说这个,不然他会难过的,”完颜苍梧伸出手来,摸了摸完颜苍杉的头。“也许爷爷早就想到了父亲的性格,才没有告诉他当年全部的事情吧。”

    完颜苍杉从草地上坐起来,认真地看着完颜苍梧的脸,“哥哥,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向爷爷证明自己,我也可以承担完颜部的责任。”

    爷爷当时拒绝他的话又在耳边回响。“你真的知道这个组织意味着什么吗?你的请求,是出自完颜苍杉的口中,还是仅仅只是完颜苍梧的弟弟?”

    完颜苍杉在风中骑着阿俊在风里跑了很久,但是却没有找到答案。

    “哥哥会支持你的,苍杉,总有一天,你会做得比哥哥更好。”完颜苍梧看着面对远方羊群出神的完颜苍杉,在心里默默地说。

    第二天。

    “真的要去极北之地吗?去了那里,我也是保护不了你的。”完颜苍梧看着全副武装的苍杉,脸上写满了担心。

    “没关系的,爷爷不也同意了吗?一直以来都是让哥哥保护我,这一次,我想试着依靠自己的力量。”完颜苍杉按住脑袋四处乱晃的阿俊,表情坚定。

    完颜苍梧看着眼前的苍杉,觉得有些陌生,他还想再说什么,“可是……”

    “哥哥,不要再说啦,我不想只是“完颜苍梧的弟弟”,我想成为……我自己啊……”完颜苍杉止住了完颜苍梧的话头。

    他拍了拍马背,阿俊开始奔跑,完颜苍杉没有回头看被拉开的越来越远的完颜苍梧,他死死地握住手上的缰绳,手掌被磨出一道道血痕。

    在完颜苍梧正式接任完颜部族长的这一年,完颜苍杉出发去了雍州北部的茫茫雪原,那个被称之为极北之地的寂寥荒原。

    百年之前,云川道与天权教在极北之地第一次交锋。

    十年之后,完颜苍梧在族中的声望逐渐稳固,他提出举族迁徙冀西的计划,族内反对之声四起。

    雍州夜晚的天空像是一块漆黑的幕布,上面连星辰都少有,只有一轮如钩的月亮。月光倾泻而下,落到完颜苍梧的身上,他的身边躺着一只亮银酒壶,酒壶的盖子随意地打开着,壶里的朔风劲洒落一地。

    “哥哥,一个人喝闷酒,这可不像你的风格!”漆黑的夜色里看不清来者的脸庞,只能看到一个身影也学着完颜苍梧的样子,躺在了他的旁边。

    黑影拿起酒壶,猛灌了一口,“朔风劲,不愧是族长,这样的好酒随便浪费。”他的声音爽朗。

    完颜苍梧身体震了一下,他坐起来,“苍杉,你回来了!”

    “哥哥,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了,我在极北之地,发现了云川道的过去,还有,他们的一生之敌,天权教。”

    “什么意思?”完颜苍梧还没有从苍杉平安归来的喜悦中反应过来。

    “也许你对天权教这个词很陌生,但我相信你一定知道当年统一我们整个荒古族所有部落的朔北部。”完颜苍杉没有给对方太多的反应时间,径直说了下去。“那一年拓跋弘武如有天神相助一般,仅仅用一年时间就统一了朔方部,之后又向荒古余部大规模举兵,两年不到便统一了荒古。而站在拓跋弘武后面的力量,就是天权教。他们奉行“归元解禁”,主张回归自然,解放天性,而且他们还认为九州世界的至高法则便是弱肉强食,这是每个族群都摆脱不开的宿命。天权教的教徒们信仰战争,认为只有在战火中才能带来永恒的和谐。”

    “那当年那场席卷整个九州的战争……”完颜苍梧酒醒了大半。

    “嗯,但他们最后的失败,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云川道的干预……”

    “均衡之道,处乎万物之间……”完颜苍梧喃喃低语。

    “我猜,他们不久便会找上我们,找上爷爷一直保存的——《观星遗策》,那本书上藏着云川道的许多秘密。”

    “难怪爷爷在临终前嘱咐我携全族迁徙到更遥远的地方。”完颜苍梧恍然大悟,“看来,你比我知道的多了太多了。”

    “我会帮助你的,哥哥。”完颜苍杉看着完颜苍梧,他的瞳孔映出月光,像是黑夜里的星辰,“以云川道之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214989云舒谢闵行〕〔温暖的时光〕〔上门龙婿〕〔羽生沧海〕〔天师伏魔记〕〔魔破九天〕〔神女逆天:腹黑夫〕〔掌欲诸美〕〔庶女撩夫日常〕〔深宵酒馆〕〔绝世战神〕〔妃常分裂:魔君宠〕〔足坛第一后卫〕〔地球次元零食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