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反派boss作死〕〔快穿剧情又崩了〕〔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勇者大魔王〕〔网游之至强剑士〕〔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我的动漫聊天群〕〔逆袭再现〕〔灿唐〕〔渣年记事〕〔愿无来生〕〔七零甜妻太撩人〕〔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三生梦千年〕〔都市狂兵〕〔六合奇闻录〕〔不灭天尊〕〔天价娇妻霸道宠〕〔穿越星际皇帝旅团〕〔舌尖上的神豪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文魁 六百零五章 无招胜有招
    “恭喜,恭喜,宗海,又得陛下赏赐。”

    “此乃陛下恩典,下官也是侥幸有那么些微功,恰被天子看在眼底。”

    “宗海,何必谦虚,这荫生入国子监,此非大臣不可得之的殊荣,其余非为国死节,不能得封。”

    “是啊,天子之恩,下官真不知如何报答才是。”

    “这哪里的话,宗海你这篇自陈表,才是感人肺腑,天子以你为表率,望大臣都能如你这般为国尽忠。”

    “那下官愿效马骨,为陛下求来千里马。”

    经筵后,文华殿上不少与林延潮相熟的官员,纷纷前来道贺。

    林延潮一一应答。

    千金马骨,说得是一个君王,欲求千里马,但等了三年却不可得。后有人给君王献了一个马骨,说是千里马。君王大怒说你欺君,那人说陛下你花五百两买个千里马的骨头,那何况活得的千里马。

    果真不久活得千里马就给君王买到的,还一连买了三匹。

    林延潮自比马骨,即表示谦虚,也是对皇帝吹捧了一番。不在人前,而在人后吹捧,这才算拍马屁有点道行了。

    众官员见林延潮,年纪轻轻受此封赏,丝毫也没有得志而骄,不由觉得此子器量甚大。

    曾省吾,王篆二人哼了一声就走了,假装没有看见。

    至于洪鸣先走下殿时,也是朝林延潮这深深看了一眼,气得胡子直翘。

    之后顾宪成,赵南星,卢义诚这般十几名同年,好友的官员,也是来与林延潮道贺。然后顾宪成相顾左右道:“宗海,今日得了天子赏赐,怎么地也要庆祝一二。”

    众年轻的官员听了,都是纷纷交好。

    林延潮笑着道:“你们这哪里是要来庆贺,实是要打我的秋风。”

    众官员一并大笑,顾宪成笑着道:“就是打宗海你的秋风又如何了?今日你可别想推脱,否则别怪我们不念旧情。”

    见顾宪成这不容拒绝的样子,林延潮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啪!

    瓷器摔在地上。

    洪鸣起将自陈表的抄本摔在一边。

    下面站着十数名吏员,文士,一个个都是神色惶恐。

    洪鸣起将这些文士一个个点了过去。

    “徐秀才,号称有名的讼师,也没有办法?”

    “还有你周书办,乃大兴县数一数二的刀笔吏,也是束手无策?”

    “还有你们,一个个都是自称文章满腹,到了今天,整整三日了,竟无一人拿出可以压过此自陈表的文章来,本官费重金请你们何用?”

    下面十余人都是闭口不说话,看着地上碎成好几片的永乐年官窑所产的瓷器。

    这洪鸣起今日从朝堂回来后,可谓是气得不轻。

    数人中一名文士上前道:“东翁,这三日来,我等可谓殚精竭虑,众人每日商量,连水都不敢多喝一口,都把功夫花在了揣摩如此写一篇盖过自陈表的文章。”

    听这文士说完,众人都是耷拉着脸,他们说得是真话啊,可真是用尽全力了。何止是喝水,连拉屎的功夫都用上了。

    “但昨日之后,我等一致以为,林中允此文别说是我等,就是东翁你再请几十人来,也是一样。”

    “是啊,东翁除非你再给我们半个月,不,一个月功夫,或许我们可以揣摩出一篇来,三日实在是太短了。”

    听到这里,洪鸣起忍不住道:“一个月?我一日都等不得,今日经筵之上,多少人在看我洪某人的笑话,哼,被一个后生小子压过,我洪某人如何甘心?”

    “东翁,奈何他可是林三元啊!”

    “三元及第又如何?难道就活该,我举人出身,被他看不起吗?”

    众人都是无语了:“东翁,林三元可没这么说。”

    “他没这么说,难道心里就没这么想吗?你们能确定他心底没这么想吗?”洪鸣起又道一句。

    这话逻辑缜密,实在无懈可击,在场之人都说不出话来。

    “既然你们不能确定,那么他心底就是这么想。”

    好吧,这等神逻辑,在场的人都是表示我服了。

    洪鸣起哼了一声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尔等若是再想不出来,我就将尔等通通辞幕。”

    “东翁!”众人都是惊道。

    “东翁,我有一策!”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之际,一人出面了。

    洪鸣起听了大喜,见了却是皱眉,此人姓余乃童生出身,平日替自己交际应酬是一把好手,但论文章他倒是没什么本事。

    但此刻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洪鸣起道:“你说来听听。”

    余童生却自信满满地道:“东翁,既然这自陈表,我们无法破,那我们就不要破。那林三元自顾说他的道理,我们也说我们的道理。”

    听了余童生这话,众师爷都是皱眉,心想这是什么馊主意啊。

    洪鸣起也是皱眉道:“什么叫自顾说我们的道理?”

    余童生笑着道:“东翁,打个不好听的比喻,街上两名泼妇对骂,彼此言语各不成道理,话不接话,但却是能彼此对骂上一两个时辰,这是什么道理?因为她们都认为辩到最后一句就是赢,故而肚子里有什么话说什么话。秀才满腹文章,自负辩才无双,但你要叫他与一个泼妇对骂,秀才能骂得过吗?”

    众书生听了都要羞死了心道,这是什么主意,泼妇骂街啊,这是传出去以后名声就没了。

    那知洪鸣起却是拍掌道:“说得好啊!此乃无招胜有招啊!”

    众人都是垂头,泼妇骂街就是无招胜有招?

    你他妈在逗我。

    余童生听了笑着道:“东翁高明,我就是这个意思,任你林三元文章写得好又如何?我们不与你讲道理,只管骂就是。”

    一旁师爷道:“东翁,此与脸面无益啊!”

    这话很直白,你这么干了就是不要脸了。

    洪鸣起瞬间皱起眉头。

    余童生道:“此言差矣,当今曾尚书,王侍郎都不喜状元公,经筵之上大家有目共睹,若是东翁能替他们出这一口气,那么必会得到两位大人的赏识。特别是王侍郎,乃吏部小天官,若是能讨好了他,将来东翁外放之事也是有着落了。”

    众幕僚听了这话,却觉得这位余童生实在不能小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倾世强宠:战神王〕〔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一线黑粉〕〔重生之都市狂仙〕〔前任遍仙界〕〔综漫之夺命之镰〕〔拯救喵殿下〕〔重生全能娇妻:老〕〔从斗破开始当咸鱼〕〔都市风云〕〔Boss,夫人又把人〕〔甜妻天天想逃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