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雪薇楚炎〕〔时空位面穿越〕〔诸天之人皇〕〔乡村透视仙医〕〔妖孽狂医〕〔美漫之道门修士〕〔影后和大总裁官宣〕〔娇宠嫩妻:闪婚老〕〔肥婆种田:山里相〕〔最强大唐〕〔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重生八零:福妻有〕〔概率操控系统〕〔名门盛宠:权少极〕〔大靠山〕〔权力代言人〕〔暖婚似火〕〔天降福女:我家王〕〔破局〕〔娇妻似火:总裁,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文魁 第三百二十八章 评卷
    殿试之后,林延潮乘着夜色离开了皇极殿。

    此刻天色已晚,一名小太监提着一灯笼,来到林延潮面前。

    “会元郎天黑,让小人给你照路。“

    林延潮拱手道:“这位公公不敢,在下自己来就好了。“

    那太监见林延潮如此客气,丝毫没有读书人看不起太监的毛病,笑着道:“会元郎客气了,小人能为会元郎引路乃是小人的荣幸呢。“

    林延潮笑了笑道:“公公才是客气呢,既是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当下这太监提林延潮一路带出宫门,两人一面走一面聊天。林延潮知对方乃是在乾清宫侍驾的小太监名叫高淮。

    从对方知自己是会元,而还给自己深夜领路来看,无疑是一个有眼力价的人。

    林延潮顺着他的指引走出了皇城回到了家中,囫囵睡了一觉。

    待到次日,林世璧和卢义诚都是来林延潮屋内。

    殿试考完,眼下二人都等着三日后的授官,浑身上下那股喜意,是怎么挡,也挡不住的。

    林世璧提议在殿试后的恩荣宴前,咱们要先拜访京城里同乡的高官。

    林世璧是世家子弟,官场上的规矩是三人里懂得最多的。同乡高官身为前辈,会指点你一番以后官场上的明的暗的规矩,绕开不必要麻烦,让你在官场上路更顺一些。

    林延潮三人商议后,决定去刑部侍郎陈瑞府邸拜会。

    林延潮当初会试时,是找陈瑞印结作保,眼下马上要成进士了,找陈瑞感激一番也是理所当然。

    陈瑞见了三人当下十分高兴,对于林延潮更是惊喜,他没有料到,自己这位小同乡,居然得中会元,这是解元,会元连魁,双元啊!

    当下陈瑞在府邸设宴款待林延潮三人,在宴席上陈瑞竟与林延潮论起交情来。

    陈瑞是长乐人,与陈一愚,陈振龙,陈行贵同乡同姓,故而朕过宗。林延潮与陈一愚是同案,陈行贵是同学,陈振龙是好友。两边一论彼此就不是外人,陈瑞待林延潮关系好的,如同世代交往的世交一样。

    说完交情,席间陈瑞自是不免问林延潮殿试发挥如何?能考几名?

    林延潮谦虚道,尽力而为,实不敢说第几名吧。

    从陈瑞府上出来,林世璧道:“这陈侍郎,风闻马上就要升任两广总督,前途锦绣啊,没料到对你倒是青眼有加。“

    卢义诚羡慕地道:“是啊,方才宴席上,这陈秋官与我们二人都是淡淡的,唯独和宗海你主动攀交情。“

    林世璧叹着道:“谁叫他是会元呢?真世态炎凉,宗海兄你必须要做东,抚慰下我等。“

    “没门!”林延潮果断道。

    三人正在路上,却正巧碰见刘庭兰,黄克缵,温显等人。

    闽地与漳泉两地的士子,在省内乡试时斗得厉害,但到了全国的会试上,却是放下争执,一致对外。

    六人都是贡士,马上做官了,眼下考完,于是决定一并去鲤鱼胡同酒家喝酒。

    鲤鱼胡同就在会试贡院的边上,会试之后,大多数士子失意还乡,但中了贡士的都留在原处。

    林延潮至酒家一路上来也是碰见了不少同榜。

    在殿试时,众人都知林延潮乃是会元,从酒楼用席开始,这些同榜们都是争相从各桌来与林延潮见礼。

    这些人都是大明的精英,林延潮也没觉得自己是会元,就高人一等,于是就叫掌柜加席,请这些同年来一并喝酒。

    席间众人高谈阔论,少不了谈到昨日殿试。

    刘庭兰打探道:“宗海兄,听闻你昨日殿试用至第二支烛时,方才交卷,有人说你殿试不顺,可是真的?“

    林延潮大方承认道:“确实殿试之上,第一道题我想了许久,不过最后总算来得及。“

    众人一听却都是心想,林延潮这一次殿试有些悬了啊。

    黄克缵安慰道:“宗海兄乃是会魁,就算一时不足,最后的名次也不会太差。““

    黄克缵说完,有个本来就有些妒忌林延潮的黄姓士子却笑着道:“看来宗海兄,殿试棋差一招,恐怕三元及第是不成了。我本以为宗海兄才高八斗,这番殿试能超过商文毅公,成为我大明科举第一人,没料到最后功亏一篑啊,可惜可惜。“

    这话一出,众人都听出满满的酸味,林延潮丝毫也没有在意,只是平和地笑着道:“未必,兄台,别言之过早哦。“

    众人听出林延潮的话里透出一股自信。

    那黄姓士子假笑道:“会元郎,方才失言,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

    酒席散了,林延潮回到福州会馆。陈济川,展明给林延潮端来醒酒茶。

    展明一脸担心地道:“老爷,今日我去坊间,京城好几个赌坊博状元,眼下张姓最高,萧姓次之,而林姓才第三。“

    林延潮知这是民间这赌博手法,他们赌状元谁属,是猜姓氏,而不是猜人名。

    张姓最高自是张懋修,张敬修,张泰征了,而萧姓则是萧良友了,另外萧良友还有个弟弟萧良誉,也是中了贡士。

    至于林姓就自己一人。

    “老爷你心底有没有个数啊?“

    见展明,陈济川一脸忐忑,林延潮道:“好吧,我就与你们透个底,这一次殿试筛卷,我若能进前十,状元必归于我!“

    说完林延潮看着陈济川,展进的神色,笑着问:“怎么你们不信?”

    “信!”二人异口同声道。

    此刻文华殿内殿试的改卷早已开始,受卷官在监临官监督下,将试卷开箱,置于案桌之上。

    张居正,张四维,申时行等十位读卷官各坐在案后。监临官从将试卷取了一束试卷,按照官位高低,从张居正开始一人一卷的放下去。

    分尽后,监临官再取一束,一直到三百零二卷都分发完毕为至,如此平均每位读卷官,一人三十卷。

    阅卷时先看本人之卷,标识高下,再轮阅别人之卷,这称为转桌,一张卷子转桌,过十名读卷官之目,方算毕业。而每名读卷官,阅卷之时,按照成绩分五等,标记分别为圈,尖,点,直,叉,注上批语后,再各自盖上标有官衔的戳印。

    殿试中为了防止考官徇私,成绩相差悬殊,故而殿试阅卷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圈不见点,尖不见直。

    这句话什么意思?

    就是每份卷子阅卷的第一位读卷官,如果用的是圈(第一等),那么后面的九位读卷官,都不能用点(第三等)。

    如果第一位读卷官,用的是直(第四等),后阅者都不能用尖(第二等)。万一一份卷子上,出现一圈,一叉,那么两位读卷官要有一人,被吊起来打(处分)。

    所以殿试上第一位读卷官,对于卷子的评断,至关重要。

    此刻文华殿内阅卷正在继续着,如顾宪成,萧良有,张懋修的卷子,第一时间都已是被勾了圈,按照圈不见点的规矩,他们的文章将在一等二等之间。最后圈最多的十名考生的卷子,将呈给天子。天子亲览后,再从中定下前十名的名次。

    现在林延潮的卷子,正在工部尚书曾省吾的手上。

    曾省吾,字三省,名字很好理解,每日三省吾身。此人乃是湖广钟祥县人,嘉靖三十五年进士。曾省吾曾平定四川土司叛乱有功,属于张居正器重干练能臣,他的文章也好,与王世贞相互看彼此不顺眼,但王世贞却不能不陈赞他的文采。

    此刻曾省吾拿到林延潮的文章,不看内容,先看其有无越制,纰漏之处。

    殿试策问有标准格式,文章开头启用‘臣对臣闻’,收尾用‘臣草茅新进,罔识忌讳,干冒宸严,不胜战栗陨越之至。臣谨对’。

    文章禁止涂改,段落起首必空二字,文章通篇必须用四六骈文写,最少千字,如果能言之有物,写的最多当然越好。

    曾省吾见林延潮文章格式没有一丝错处,加之字迹工整,虽算不得考生里一流好字,但一读之下,却令人十分舒心,凭着直觉过去,此文已是在‘圈,尖,点’这三等之内了。

    不过曾省吾并非草草下决定的人,作为卷子第一位读卷官,没有前面几位官员的参考,曾省吾自是要再三慎重。

    于是曾省吾读林延潮第一道题。

    嗯?刚柔并用,用内圣外王来破题,这倒是一个别出新意的思路。

    待看到卷子上,写到‘圣人非皆王者,王者却必圣人’时,曾省吾不由一笑。如果有人能读懂曾省吾的笑意,他心底的潜台词是第一篇文章就着巴结宰辅,此人也太急不可待了。

    曾省吾是张居正同乡,也受他提携之恩,算得张居正铁杆同党,考生这么写文章,他自是百分百赞成的。不过在上位者的眼底,考生如此写,难免就有几分‘跪舔’,对考生人格难免看低一分。

    接着看完第二篇策问之后,此刻曾省吾露出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口里几乎可以装下一个鸭蛋。

    他心头瞬间仿佛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他心道这考生搞什么,在大家没有拍马屁的地方,他拍出了马屁。而在大家都在拍马屁的地方,他却没有拍马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倾世强宠:战神王〕〔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一线黑粉〕〔重生之都市狂仙〕〔前任遍仙界〕〔综漫之夺命之镰〕〔拯救喵殿下〕〔重生全能娇妻:老〕〔从斗破开始当咸鱼〕〔都市风云〕〔Boss,夫人又把人〕〔甜妻天天想逃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