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捡到一个太子妃〕〔厉少又来撒糖了〕〔快穿之虐哭那个渣〕〔龙武战神〕〔命运道标〕〔道爷不好惹〕〔琳琅的理想人生〕〔骑士武装系统〕〔都市至尊狂兵〕〔从观众席走向娱乐〕〔疯子眼中所谓的江〕〔今天也有麻烦精找〕〔我的体内有座龙墓〕〔研磨时光〕〔最强天道令〕〔全职奶爸的文娱生〕〔奋斗在八零〕〔系统之最强仙门〕〔生而为王〕〔三国之董卓之婿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文魁 第七十二章 恩公
    林延潮因自己没有早拜入对方门下,有几分懊恼,不由出神。

    “你在想什么?”居士口气里有几分严厉。

    林延潮当下表露出十分艰难的样子,道:“听先生这么一讲,学生在想,尚书如此深奥,学生要多久,才能融会贯通。”

    其实居士讲得很好,林延潮差不多是听懂了,但尚书很难倒是真的,和四书相较果真上了一个档次。

    居士笑着道:“原来你是想这个,儒家十三经里尚书并非最难,最难是易经,尚书在于通古。古人治学先学易经,次五经,取先难后易之道,而我们先四书再五经,循序渐进,已是来得容易多了。”

    林延潮问道:“那弟子是不是除了尚书,五经也要学一点。”

    “那也未必,有人治学取其广,有人专其精,有人认为立身处事只要读透一本论语就够了,其余都不必了。老师曾与我说过,但凡一个人只要做到论语里面一两句话,就可以称为贤士了。”

    林延潮听后想到一个梗,顿时麒麟臂发作,忍不住又抬杠道:“那老师,你说只要做到论语里两句就能成为贤士,弟子已经做到两句了。”

    居士笑了笑道:“那我倒是要向你请教了,你是做到哪两句了?”

    林延潮嘿嘿一笑道:“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林延潮实很想看见对方一口老血喷出来的样子,但居士闻言只是一愣,薄薄地责道:“你这弟子,不学有术。”

    然后居士将听了将书一掩道:“你既已是听不下去,我再讲也是无益,下面你记得五日来一趟就好了,回去将尚书五十九篇都背下就好了,唯有读透了才能作文章。”

    林延潮当下答允。

    如此林延潮就定下五日去林府学习尚书的时间,其余还是多留在书院里。

    讲郎林燎三日讲一次诗经,山长林垠也是三日讲一次春秋,研习两经的书院弟子,无论外舍,内舍,上舍都去旁听,不去也是无妨。其他时间,书院也是放任弟子,自己读书,连朔望课也是取消了,让弟子们安心准备季课。

    这课程一下子松了下来,令林延潮乍然有种从高三,进入大学的感觉。

    不过不去上课,不等于课业少了,五经之中的尚书,果真很难,不仅难过千字文等蒙学课程,难过程朱集注,还难过四书。

    平日的讲书,也不讲了,现在书院的课程,就悠闲了许多。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去,尚书五十九篇,近三万字,他费了足足五天,每日费五个时辰才背下。

    四书读起来至少还琅琅上口,但尚书读起来多数篇章来说诘屈聱牙,不愧是五经之中,成书最早的经义,林延潮只有先粗略了解经义后,才能将书背下,如此速度无疑就慢了许多。

    而除了读尚书外,林延潮也会跑去旁听林垠,林燎讲课,虽不治这两经,但听一听也是必要的。

    这一日早起,林延潮准备去朱子阁听林垠讲春秋,快到朱子阁时,突然有一人喊道:“这不是恩公吗?”

    林延潮脚步一顿,但见迎面一名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少年,一脸喜色的看着自己。

    林延潮初时有些脸盲,后想起恩公二字,这才突然记起,这不是当初自己和侯忠书,张豪远在闽水畔救起的少年吗?似乎是通贤龚家的人啊。

    林延潮笑着道:“原来是你啊!不过恩公两个字,不敢当,你叫我延潮好了,你也是在书院吗?”

    那少年一脸高兴地道:“是啊,我在内舍,先前没通姓名,我叫龚子楠,既是恩公不喜欢我叫你恩公,那我就以兄长之礼侍之吧!”

    恩公不喜欢我叫你恩公?林延潮感觉有点醉,心想这文字水平怎么进的书院。

    林延潮见龚子楠也比自己还小了一两岁,也是笑了笑道:“我也不过痴长几岁,既然如此就随你。”

    龚子楠连连点头道:“兄长是才入书院吗?以往都没见过。”

    “是的。”

    “我比兄长早来半年吧,能在这里遇到真是太好了。”龚子楠说着十分欢喜。

    林延潮却微微有些不平衡,自己比龚子楠大了两岁,但对方已在内舍求学了。因为书院就外舍,内舍,上舍,既然外舍没见过他,就只有在内舍了。

    科举除了讲究勤学,也讲究天赋,既有不到二十岁的状元,也有百岁赴考的老童生。若是将考科举的浮躁都抛去,这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正应了那句话,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子楠,耗些什么,再不走就迟了,误了山长的课了。”一旁数名比林延潮,龚子楠年长一些的少年言道。

    “我马上就来,我遇到一个故人。”龚子楠呵呵地笑着道。

    “那快一些。”

    “……也不知怎么想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那闲功夫与外舍弟子聊天……”

    对方声音很低,但风是往林延潮方向吹的,有些话还是断断续续飘到林延潮的耳底。

    龚子楠看了朱子阁一眼道:“哎呀来不及,林兄,我去听课了,中午用饭时,我们再边吃边聊。”

    “好的。”

    在朱子阁听完课,龚子楠拉林延潮一并到内舍上舍的食堂吃饭。

    林延潮边吃边朝龚子楠打探了一些内舍的情况。龚子楠很明显是个从小被父母呵护很好的少年,年纪又小,没什么心机,与林延潮坐在一起巴拉巴拉地讲了起来。

    “内舍也不会比外舍好多少,只是山长会亲自教书,这也没什么,我觉得林讲郎平日说得也不错,另外每月中课生给三钱银子,这点钱还不够我在家一日开销,唯一不错就是内舍,上舍都修了食堂吧,终于不用像在二梅书屋读书那样,捧着饭吃了。”

    林延潮心道,原来在小孩子眼底,内舍唯一比下舍好的地方,就是有食堂。

    “那外舍进入内舍难不难?”

    “难也不难。”

    “怎么说?”

    “若是有才华,那么书院是不会埋没的,我就是在进入书院的第二次季课里,考了外舍第二进入了内舍。一般书院只会从外舍选第一名或第二名进入,但上一次季课,书院才从外舍取了两个弟子,这一次很可能只能取一人。”

    “这样啊,也就是说外舍第二进入内舍还不十分妥当。”

    龚子楠笑着道:“那也不一定,兄长你若是真有才华,书院也会取你的,当然还有一个例外,就是内舍或者上舍,弟子有孝期在身,则需离开书院,待孝期满后,才能进入书院。”

    林延潮想起书院弟子规,当官遇到孝期,都要丁优在家,学生读书就更不用讲了。当下林延潮点点头道:“确实是有这个规矩。”

    “那中舍,上舍有什么弟子比较出众的?”

    “有啊,你看此人叫林泉,乃是当朝工部尚书林燫的孙子。”说完龚子楠将指去,林延潮连忙拉了下来,但见一瘦小的少年已是察觉,转眼看向林延潮这边。

    见林延潮朝他微微一笑,他神态冷淡,继续默默的吃饭,看他挑剔的样子,显然对食堂的饭菜不甚满意。

    “子楠,别这样。”

    龚子楠嘿嘿地笑了笑道:“我姐和我娘,都说我缺心眼,你们别介意。”

    林延潮哈哈一笑道:“别这么说,我是很愿意与龚贤弟你交朋友的。”

    “那太好了。多谢兄长看得起我,”龚子楠道,“这书院里的人,整日只知读书,人情味很淡,年纪多也比我长,来这里一年了,也交不到朋友,我都闷得想回家了。”

    林延潮又问道:“这林泉,还有中舍,上舍里的人,不是和你年纪一般大,为何不与他交朋友呢?”

    “此人倨傲得很,仗着自己是林家的嫡系子弟,他爹是工部尚书又如何,我大伯还是国子监祭酒呢。”

    林延潮恍然原来南京国子监祭酒龚用卿,就是龚子楠的大伯。此外龚用卿还是嘉靖五年的状元,整个闽中学子仰望的人物啊。

    龚子楠道出后,连忙低声道:“我娘平日不让我随便和别人说的,延潮兄,你要替我守秘啊!”

    “放心,那这林泉学业如何?”林延潮点点头。

    “进了外舍不过三个月就升入内舍,在内舍不过三个月,就升入上舍了。”

    林延潮听有点牙齿发疼,这林泉,龚子楠比自己年纪都小一两岁,但都已是进入上舍,内舍了。自己比起这些天才来,已是晚了一步啊。

    林延潮又与龚子楠问了些中舍,外舍的规矩,两人这才离开了,走时,龚子楠一直让林延潮多去内舍看他。

    林延潮回答:“不会太久,下个月我考上内舍,大家再一起读书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圣武星辰〕〔无妄仙尘〕〔仙三代的日常生活〕〔兵王之王〕〔我只是个匠人〕〔我能看到倒计时〕〔冥青锋〕〔心眺〕〔灵异仙魔录〕〔倾世强宠:战神王〕〔英雄联盟至高王座〕〔全国首富〕〔炼神龙帝
  sitemap